「我有事情想跟你說,我們可以到外面談談嗎?」子維問毓晨。
 

親眼看見了一切,毓晨的心早已經碎了,還需要做什麼解釋呢?他不想聽子維解釋,因為這只是徒增痛苦
。於是毓晨對子維說:「不用了,不需要再解釋什麼。我想好好安靜讀書,請你回去吧。」

「啊……。」子維想不到毓晨竟然拒絕聽他的解釋,張著嘴不知如何是好。

「真的,請你回去吧。」毓晨又說了一次。

子維落寞地轉身走了,在他身後的毓晨,已哭成了淚人兒。

忽然有人拍了拍毓晨的肩膀,問道:「你怎麼哭了?」

毓晨連忙用手擦去臉上的涕淚,轉過頭去。

原來說話的人是秉逸。

「你怎麼從後面過來?」
「我到公園繞了一圈透透氣,就從後門回來。啊…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為什麼哭了?」
「沒事啦,就突然想到難過的事。」
「難過的事…難道是子維的事嗎?」毓晨根本瞞不住秉逸。

毓晨只能點頭。

秉逸說:「我不是放你自由了嗎?你可以好好去愛他了。」

毓晨看著秉逸澄明的眼眸,眼淚又止不住落了下來。

「別哭、別哭……。」秉逸連忙從口袋裡拿出面紙,遞給毓晨。

毓晨拭去淚水,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深吸了一口氣,對秉逸說:「秉逸…你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毓晨的話,讓秉逸聽得滿臉疑惑。

「我想好好和你在一起。」

秉逸無言以對,默默地坐回位置上,將視線從毓晨身上移開。

毓晨知道需要給秉逸一些思考的空間,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兩個人就這麼沈默不語。

中午時分,圖書館裡的人紛紛外出去覓食。經過一早上的折騰,毓晨肚子也餓得咕嚕咕嚕叫,只是秉逸沒動作,毓晨也不敢多說話。

才這麼想著沒多久,秉逸倏然起身,開始收拾東西,並對毓晨說:「我得走了,下午到晚上都要顧攤子。」

毓晨仰起頭,看著秉逸,說:「你回去了,那我呢?」
「你可以去附近吃個飯,再回來讀書啊。」

毓晨拉著秉逸的衣角,說:「不要,我跟你一起回去。」
「好吧,那我們一起走吧。」

兩個人收好東西,一起走向圖書館出口,在經過子維座位附近時,毓晨還是不由得轉頭看了一下,子維和女孩的東西都還在上頭,他們可能一起去吃飯了吧。

毓晨在心裡說:「崔子維,你也自由了,祝你幸福,我一定也會幸福的。」

想到這裡,毓晨心裡卻又覺得一陣落寞。

(哈哈哈!幸福???馬毓晨,像你這樣變來變去的男人,秉逸還會要你嗎?)

秉逸出了圖書館就往他家的方向走,毓晨靜靜跟在後頭,兩個人一句話也沒說。

走了一段路後,下一個路口轉彎就是秉逸家的攤子了,秉逸回頭跟毓晨說:「我回去囉,再見。」
「等一下!」
「怎麼了,你要去我家吃嗎?聽崔子維說你不是很愛我家的口味。」
「不是……。」

秉逸一臉疑惑地看著毓晨。

「你還能再次接受我這個糟糕的人嗎?」毓晨說。
「接受?你不是要去愛崔子維了嗎?」
「我想了很久,我覺得我想愛你。」

秉逸的表情從疑惑轉成不屑。

「原來愛情可以說變就變喔?你只是把我當成備胎吧?」
「不是……。」
「那我到底是什麼?」
「你是我的唯一……。」
「哈哈哈,在一個多小時之前才變成唯一的吧?」

秉逸的話就像利刃般插入毓晨的心裡,雖然萬分痛苦,卻又真真實實。

「你說的沒錯…不過我決定了,我以後只愛你一個。」
「如果崔子維回心轉意呢?你該不會又要變掛,去投懷送抱吧?」

毓晨堅決地搖頭,說:「不會,我的心裡只有你一個!」

秉逸沈默了,他看著毓晨,眼神不再銳利。

「你讓我想一想吧。」
「嗯……。」
「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顧自己。」

秉逸拍了拍毓晨的肩膀,掉頭走了。

毓晨獨自一人站在人來人往的街角,拼命抑制即將滑落的淚水。

(馬毓晨,別再哭了,自己造的孽,就自己承擔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