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晨落寞地回到家裡,一開門就看到阿煒在客廳裡。雞婆的阿煒看到毓晨臉色不好看,便問:「怎麼啦,又跟你的阿娜答吵架了嗎?」
「你少胡說八道了。」
「還是你那個來了,所以人不舒服?」
「蘇世煒,你可以正經一點嗎?」
 

阿煒賤賤地笑了。

毓晨坐了下來,什麼也不想做。

阿煒識相地沒再多說話,繼續玩手機。過了一會兒,阿煒開口對毓晨說:「對了,今天有人來找你。」
「誰啊?」
「是個二、三十歲的男人,正經八百地穿著西裝,他只問說馬毓晨在不在,我說不在他留了張紙條就走了。」
「那紙條呢?」
「在電視櫃上。」
毓晨走了過去,拿起折上的紙條,一邊打開,一邊問阿煒:
「蘇世煒,你該不會偷看吧?」
「我可沒偷看喔,我雞婆歸雞婆,也是有人格的好嗎?」

(你有人格?肯定在開玩笑吧?)

不過紙條看來倒是折的好好,不像曾經被打開的樣子。

紙條上工整地用鋼筆寫著:「您好,我是巫公館的侍者,編號20022。我們家少爺託我來找您,但不巧您不在,我只好留下紙條,託您的朋友轉交給您。
如果您看到紙條,可以打到巫公館,請總機把電話轉給我就可以了。」

紙條的最後寫著憲誠家的電話號碼。 

紙條的內容看起來不像騙人的,只是毓晨覺得奇怪:「憲誠學長怎麼會突然派人來找我呢?」

於是毓晨回到房間,拿出手機撥打了這隻電話,巫家的總機接通後,就將電話轉給這位編號20022的侍者。

侍者在電話裡沒透露太多訊息,只說憲誠很想念毓晨,想請他到府一聚。

毓晨也沒什麼理由不去,便答應了。

侍者請毓晨不要掛斷電話,他直接轉內線請示憲誠。

半分鐘後,侍者的聲音出現在電話那頭,對毓晨說:「少爺說今天下午或晚上都有空,不知道您什麼時候可以來呢?」

毓晨心想,反正今天都沒事,悶在家裡也是悶著,還要應付討厭的阿煒,就答覆侍者說:「我整天都有空。」
「好,那我現在開車去接您。」

這下換毓晨苦惱了,突然約好要去憲誠家,該穿什麼衣服呢?打開衣櫃,都是一些青少年穿的服飾,比較正經的那套正好洗了,剩下的還真不知道該穿哪件。只是都跟憲誠學長約了,也不能又變掛,毓晨只得挑了幾件稍微不花花綠綠的衣服穿上。

過沒多久,毓晨的電話響了,是侍者打來的。侍者說車子已經在樓下了。毓晨背上包包出門,阿煒還在客廳裡玩手機,看到毓晨,說:「剛回來又要出去啊?」
「臨時有事。」
「去哪啊?」
毓晨不太想跟阿煒說要去憲誠家,但時間緊迫,也懶得找理由搪塞他,便回答道:「去憲誠學長家。」
「哇塞,去豪宅耶,我也要去。」
「人家又沒邀你。」
「那他邀了誰?」
「只有我吧。」
「你也太強了吧?什麼時候勾搭上學長的?」
「我跟他沒怎樣好嗎?」
「那他幹嘛找你去他家?」
「我怎麼知道。好啦,我沒空跟你多說,人家車子在樓下等我了。」
「下次你要跟他說,讓我一起去啦~」
「我再問他。走了。」

毓晨出門,三步併作兩步跑下樓梯,一台高級的黑頭車就停在公寓門口,侍者穿著筆挺的黑西裝,戴著墨鏡,一臉嚴肅在車門旁等候著。

「您好。」侍者替毓晨打開門,請他坐在後座。

憲誠家的豪宅離學校並不遠,毓晨也知道路,但侍者卻沒有開那條路,反而把車開往另一個方向。毓晨看著路旁的景物越來越陌生,心裡越來越覺得奇怪,便鼓起勇氣問侍者說:「請問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我們要去山上的別墅,少爺在那裡等您。」侍者對毓晨說。

(山上的別墅啊……。)

毓晨又問侍者說:「那別墅會很遠嗎?」
「離市區並不遠,大約半小時的車程就到了。您如果想要回家,我會再把您送回來的。」

侍者的話聽起來不像騙人,毓晨不安的情緒倒也紓緩了一些。

車越往山裡開,路旁的人煙就越稀少,毓晨不禁好奇,憲誠家的別墅到底是在怎樣的地方呢?

車子忽然轉了一個大彎,之後是一條長長的下坡路,前方一座由河流切穿而成的河谷映入毓晨眼簾。

(好美的地方。)

有條橋跨越河谷,對岸矗立著一幢三層樓的建築物,看樣子那兒就是憲誠家的別墅了。

車子開過了橋,橋頭有一個崗哨,裡頭的保全看到毓晨所坐的車,隨即做出一個標準的敬禮,並將護欄升上,讓車子通過。

車子緩緩開到建築物前面停下,侍者開門請毓晨下車。

巫家別墅的規模比城裡豪宅小了許多,就只有一幢三層樓的主要建築物,外圍則種了許多花草樹木。

不過進到別墅裡頭,卻是別有洞天,挑高的客廳,牆面掛滿了各式油畫,底下還擺了許多材質不同的雕塑品,簡直像是進了美術館一樣。

侍者請毓晨在客廳稍候,快速跑上樓,應該是去報告憲誠吧。不一會兒,侍者下樓來,微笑著請毓晨上樓。

毓晨跟著侍者上了樓梯,走到三樓,憲誠的房間就在樓梯口轉彎處。侍者小聲敲了敲門。

「怎麼了?」有個聲音從裡頭傳了出來,聽起來是憲誠的聲音。
「馬先生到了。」
「請他進來。」

侍者開了門,請毓晨進去。

憲誠的房間又呈現與樓下客廳不同的風貌,走白淨的簡約風格,牆角的大型書架擺滿了許多書,牆上掛了幾幅字畫,但在房間另一邊沙發組旁的牆上,卻貼滿了明星海報。

憲誠穿著一襲寬鬆的藍色絲質衣服坐在書桌前,他起身歡迎毓晨,對毓晨說:「學弟,好久不見,歡迎歡迎。」

憲誠的房間窗戶敞開著,河谷裡的秋風從窗戶吹入,滿室清涼。秋風也吹動憲誠身上的衣物,那薄如蟬翼的寬鬆衣袍隨風飄動,可以明顯看到憲誠在衣物底下的身體。憲誠除了衣袍以外,裡頭只穿了一件深色的緊身三角褲。

(這種暴露衣服,我才不敢穿呢。)

「來沙發這裡坐吧。」憲誠招呼毓晨。

憲誠和毓晨坐到沙發上,侍者立刻端來水果和茶水,放在桌上,看到水果,毓晨才想到其實午餐根本沒吃,肚子正咕嚕咕嚕地叫著呢。

憲誠靠在沙發上,翹起腿,對毓晨說:「旅途辛苦,水果和茶水隨便用喔。」

「你們先出去吧,沒有我的吩咐不要隨便進來。」憲誠命令侍者們離開房間,原本在房間的三個侍者,魚貫地離開房間。

憲誠那寬鬆的袍子,就在他兩腿交叉處打開,露出內褲所包覆的那一大包東西,完全沒遮掩就展現在毓晨面前,害得毓晨眼睛不斷看著那裡。

毓晨小小的舉動,竟然被憲誠察覺了。

「學弟,這樣不行喔,怎麼可以亂看學長那裏?」
「啊…學長,對不起。」
「哈哈哈」,憲誠大笑起來,說:「我那裡這麼好看,你不看我也覺得奇怪。」

毓晨第一次看憲誠這樣大笑,這次見面,憲誠好像少了點拘謹和嚴肅。

這樣的憲誠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毓晨自己也不太清楚。

毓晨害羞地低下頭,肚子又更餓了。

「學長,不好意思,我午餐還沒吃,現在覺得有點餓,這附近有什麼東西可以買來吃的嗎?」
「哈哈哈,學弟你好可愛喔~這裡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深山,怎麼可能有店家呢?不過,來我家,你千萬不需要擔心。」

憲誠搖了搖床邊的鈴鐺,守在門外的侍者立刻進到房間裡,說:「少爺有什麼事呢?」
憲誠對侍者說:「吩咐廚房給學弟做份牛排吧,五分熟,不要醬。再給我們來兩杯果汁和焦糖布丁。」
「是的。」侍者領了命令,就出去了。

憲誠對毓晨說:「牛排處理需要一段時間,你先吃點水果,暫時填個肚子吧。」

毓晨看著桌上客氣不敢拿,憲誠拿起一個大蘋果,遞到毓晨面前。毓晨當然就恭敬不如從命,接過蘋果,咬了一大口。

這蘋果又脆又甜又多汁,好吃極了,毓晨忍不住又多吃了幾口。

「很好吃吧,這可是日本新潟低溫空運來的蘋果呢。」
「嗯,非常好吃。」
「你今天心情一定很差吧?」

憲誠突兀的問題,讓毓晨覺得有些古怪。

(學長為什麼知道我心情不好?)

「我沒有心情不好啊……。」
「是這樣嗎,你今天上午不是跟子維結束曖昧了嗎,現在怎麼會覺得心情好呢?」

(什麼!?學長怎麼會知道我跟子維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