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事之後,憲誠還賴在毓晨身上磨蹭,直搞到插在裡頭的小毓晨都軟了,憲誠才肯起身。
重獲自由的毓晨立刻急著穿衣服,憲誠拉住他的手,說:「先別急著穿衣服啊,我家別墅還有半露天的溫泉池,一起去洗吧。」

 

毓晨真的很想離開這裡,但在憲誠的勢力下,哪能不低頭?

憲誠拿了條毛巾圍住下半身,也丟了一條給毓晨,搖了搖床頭的鈴噹,候在門外的侍者隨即進入房間裡。

「我們要去泡澡,去準備一下。」憲誠吩咐侍者。

侍者稱是而出。

「走吧。」

憲誠領著只圍著一條毛巾的毓晨步出房間。兩人走下樓梯,往別墅後方移動。走廊後頭出現的是一個木門,兩個黑衣侍者候在門口,見到憲誠,便打開了門。

木門外映入毓晨眼簾的是對岸綿延的青翠山巒以及底下奔流的河水,實在是美不勝收。毓晨跟著憲誠走到屋外,一個就地挖鑿,風格簡約的溫泉池,就出現在前方。

憲誠輕鬆自然地解開浴巾,也不管一旁的侍者,直接光著屁股走入池中。毓晨根本無法在陌生人面前寬衣解帶,只能怔怔地站在池畔,不知該如何避開侍者的目光。

憲誠轉過身來,發現毓晨沒下池,便說:「怎麼不一起下來呢?」
毓晨沒說話,只是用眼神看了看服侍一旁的兩個侍者。
憲誠笑著說:「哎呀,都大男人了,何必怕別人看?」
「我……。」毓晨囁嚅著。
「好吧,他們從小看我看到大,所以我才覺得在他們面前裸體不要緊。」憲誠對侍者揮了揮手,說:「你們先下去吧。」

侍者們向少爺鞠躬後,就進門去了。

「沒人了,你下來吧。」

毓晨總算可以褪去浴巾,緩緩走入浴池。

憲誠將身體挪往毓晨,將手搭在他的肩頭,說:「這是專屬的私人溫泉,很不錯吧。」

毓晨微微點了點頭。

水面下憲誠的手還是不安份,找到毓晨的手,抓起手腕,就往他的下體方向拉過去。毓晨發現自己碰到一根硬硬的肉柱,不用說也知道是憲誠又勃起了。

看似弱不禁風的美男子憲誠,竟有根風吹就硬的屌,毓晨覺得真是太低估這位學長了。

憲誠將臉往毓晨方向貼,就在他的耳畔說:「想在這裡再一次嗎?」
毓晨早就沒了性愛的慾望,連忙說:「啊…學長,我有點累了……。」
「哈哈」,憲誠的笑聲聽起來很乾,不過他並未強迫毓晨,而是說:「那就饒了你一次吧。」

冷熱適中的溫泉從竹子狀的管道中汩汩流出,半露天的溫泉池蒸汽氤氳,下方奔流的河水發出轟轟聲響,並交織著零星的午後鳥鳴,沐浴其中,還真讓人覺得輕鬆愜意。

(只是……。)

一想到身邊的人是憲誠,毓晨的閑情逸致瞬間消失了。

憲誠拿起一旁的沐浴綿,用溫泉水仔細搓洗著身體,那是種不放過身上任何一吋肌膚的仔細,有這樣的溫泉,加上後天的努力擦洗,也難怪憲誠的皮膚這麼的白皙透亮。反觀毓晨洗澡就很隨性,在家簡單洗一洗、沖一沖,洗澡時間很少超過十分鐘。

憲誠仔細擦洗完雙手後,看著一旁發呆的毓晨,便對他說:「要互相擦背嗎?」

根本不等毓晨答覆,憲誠拉起毓晨的手,要他將身子移往溫泉池中,自己則在毓晨身後,用沐浴綿擦洗毓晨的背部。

憲誠幫毓晨的手法既輕柔又老練,有如走到SPA館一樣,讓毓晨覺得通體舒暢無比。

「舒服嗎?」憲誠輕聲問毓晨。

毓晨閉著雙眼,點了點頭。

只是,擦著擦著憲誠把速度越放越慢,最後停了下來。

毓晨睜開眼睛,看著前方,他不敢問憲誠停下來的原因,只是靜待憲誠的反應。過了一會兒,憲誠按了溫泉池畔的電鈴,一個侍者走了進來,憲誠從池裡起身附在侍者耳邊說了幾句,侍者點點頭,就出去了。

「不好意思,顧著幫你擦背,卻忘了正事。」

毓晨不知道憲誠的「正事」是什麼,不過讓憲誠擦背之後,自己總得禮尚往來一下,便對憲誠說:「學長,換我幫你擦背好嗎?」

讓毓晨幫自己擦背,對憲誠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當下立刻移動到毓晨前方,毓晨則拿起一旁的沐浴綿,現學現賣地替憲誠擦起背來。

「你要慢慢擦,不要用蠻力,也不要不用力,用指尖的巧勁,一小塊、一小塊皮膚擦,像彈鋼琴一樣。」

毓晨想不到,連擦背都有這麼多技巧。

在憲誠的教導下,毓晨總算抓到擦背的竅門,憲誠說:「嗯,不錯、不錯,有進步了。果然是聰慧的毓晨啊。」
毓晨有些害羞地說:「是學長不嫌棄。」

這時,浴池畔的視訊對講機響了,接通後傳來的是某侍者的聲音:「少爺,207回來了。」
「好,叫他在溫泉門外等我。」

對話完畢,憲誠回過頭來對毓晨說:「不好意思,我先去交代個要緊的事,你繼續泡喔。」

憲誠倏然起身,連毛巾都不圍,裸身走向一旁侍者出入的小門。

毓晨不敢正眼往小門方向看,只能偷偷用眼角餘光窺視著。

小門打開,裡頭有些幽暗,但毓晨認出站在黑暗裡的高大身影,就是接他來別墅的司機,看樣子是憲誠叫他去找秉逸。這麼說來,這個司機應該是來回報整個交涉的始末。

(唉,秉逸都答應了,還有什麼好交頭接耳的呢?)

憲誠與司機講了許久後才轉身走回溫泉池畔,毓晨看著憲誠,一臉嚴肅,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

毓晨還沒猜到,反而是憲誠自己先開口說:「管秉逸這小子,竟然又反悔了。」憲誠蹲在池畔,冷冷地笑著,對毓晨說:「不過,你已經是我的人了,秉逸同不同意都沒關係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