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完溫泉,憲誠硬是把毓晨留下來吃晚餐。憲誠家的晚餐依舊極為豐盛,但毓晨卻食之無味。好不容易熬過晚餐時間,才等到憲誠要司機開車過來的指令。不久,車來了,兩個人上車。
 

夜晚的山路上車輛稀少,外頭路燈發出黯淡的光線,指引毓晨回家的道路。身旁的憲誠一直找話題想和毓晨聊天,但毓晨卻無心於閒聊,兩個人只能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離開深山區域,毓晨的手機一連震動了好幾下,看樣子是手機訊號恢復了。毓晨突然想起他被關在雜物間時所發出的求救訊息,在訊息裡毓晨要求秉逸千萬不要答應憲誠的條件,而秉逸最後的確是拒絕了憲誠所開出來的優厚條件,反而是我──馬毓晨,竟然敵不過肉體的痛苦而屈服了。

(下山後我該怎麼面對秉逸才好……。)

毓晨心中焦急,想拿出口袋裡的手機看看秉逸到底回覆什麼,但憲誠就坐在身旁,毓晨也只能按奈心情,不敢將手機拿出來。

「之前聽你說過你很想來我家,那今晚要來我家住嗎?我家還有很多地方你沒去過,我可以帶你到其他房間過夜。」
「學長,不用了…我今天晚上有事。」
憲誠一臉狐疑地說:「奇怪,你不是說這個週末很空閒嗎?」
「就…臨時有事情。」
「哈哈哈」,憲誠乾笑了幾聲,接著說:「你不用再騙我了,我不勉強你,你就去把該處理的事情處理好吧。」

憲誠話中「該處理的事情」就是要毓晨去跟秉逸把事情講清楚。

車子到了毓晨家門口,毓晨飛快地下車,假意地向憲誠揮手說再見。望著車燈消失在遠方,毓晨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他不想上樓,心想阿煒若是在家肯定又會問東問西。毓晨拿出手機,打開秉逸傳來的未讀訊息。秉逸接到毓晨的求救訊息十分緊張,不斷發訊問毓晨怎麼了,但毓晨都沒回應,秉逸顯得驚惶又有點生氣。

「他開出來的條件太好了,你叫我怎麼拒絕?」
「我聽你的話,拒絕他了,誰叫你是我男朋友呢?」
「還是不回我嗎?你到底怎麼了?」
「你還好嗎?我剛才想了一想,我為你做出的犧牲還真是多呢。你會念及我的犧牲,用你的真心對待我嗎?」
「已經五個小時了,你都沒回我,我該報警嗎?」
「你跟憲誠學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以快點回我嗎?」
「我要去顧攤了,你有看到的話,聯絡我吧。」

秉逸的訊息讓毓晨越看越慌,看完最後一行便拔腿直奔麵攤而去。夜還未深,麵攤的燈還亮著,秉逸正在攤前忙碌。毓晨氣喘吁吁地跑到攤子前面,對秉逸說:「我回來了,我沒事。」

秉逸面無表情地斜眼看著毓晨,說:「我阿婆還在後頭,客人也不少,你不要表現太親暱。」

毓晨沒想到秉逸竟然不先關心他的狀況,而是先顧慮阿婆和客人會不會發現兩個人的關係。

毓晨有些灰心,對秉逸說:「讓你擔心了,真是對不起。」

秉逸將鍋中已煮熟的麵條撈起,用力甩動五下,將水瀝乾後放入碗裡,接著舀入一瓢精心熬煮的豬骨高湯,如此一來,一碗便宜又好吃的管家招牌陽春麵就誕生了。

秉逸把麵端給客人,回到攤前,對毓晨說:「所以,你在學長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秉逸直截了當的問句,卻讓毓晨躊躇起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難題】
毓晨到底該不該對秉逸坦承在山中別墅所發生的事情呢?

【選項】
1、將事情的始末告訴秉逸,尋求他的協助。(115票)
2、怕秉逸生氣,避重就輕,含糊帶過。(17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