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毓晨支吾著,不知道該怎麼把這難堪的事情告訴秉逸。
「好啦」,秉逸的語氣聽來有些不耐煩,說:「我要忙一下,你先去旁邊坐,好好想一想該怎麼說,等到收完店再慢慢告訴我吧。」
 

毓晨只好低著頭,緩步到牆角的空桌子旁,坐了下來。

等了約莫四十分鐘,秉逸才關掉麵攤陳舊的招牌燈光,端了碗滿滿的特製陽春麵走向毓晨。

「你餓了吧,吃碗麵吧。」
「我……。」
「還說不出口嗎?」
「倒也不是…而是事情有點複雜。」
「那你先吃吧,我先收攤。」

秉逸開始把桌子一張張收起來。

他回頭見毓晨沒動筷子,刻意擠出笑容,說:「快點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毓晨看著桌上的特大陽春麵,心中揚起一陣感慨。這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來麵攤吃東西,未來也許能夠常吃到憲誠家的高級餐點,卻再也吃不到這樣充滿關愛的簡單食物了。

(沒錯!秉逸是真正愛我的。)

毓晨終於下定決心,要將事情始末告訴秉逸。

秉逸又花了二十分鐘收妥攤子,毓晨也把這碗超過他胃部負荷的陽春麵吃個精光。

(好飽。)

秉逸走到毓晨身旁坐下,神情輕鬆地說:「好啦,你可以把事情始末告訴我了。」

於是毓晨將下午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秉逸。

毓晨原本擔心秉逸會暴怒或是崩潰,沒想到秉逸竟然很平靜地聽完毓晨的敘述。

聽完的秉逸並未說話,只是在昏暗的騎樓燈光下,輕輕牽起毓晨的手。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竟然沒有保護好你。」

毓晨無法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秉逸竟然沒有責怪我,而是在自責沒保護好我?這件事情與他一點關係也沒有啊!

秉逸又說:「你該得到的是憐惜,而不是指責。他太可惡了,如果他再侵犯你,我絕對跟他沒完沒了!至於他對你做了什麼事,我不在乎,因為我喜歡的是你,而不像他們只想要你的身體。」

「那」,毓晨說:「如果憲誠……。」
秉逸不等毓晨說完便說:「我絕對不會屈服的!」
「你不覺得我背叛了你嗎?」
「不!」秉逸搖頭說:「在那種壓力底下,誰能不屈服呢?這一切都是我沒有好好保護你,讓你落入他的魔掌之中。」

秉逸又說:「謝謝你告訴我事實,既然你是我的男朋友,我一定會盡全力保護你,就算要我犧牲生命,我也不怕!」

秉逸的雙眼中,閃爍著堅毅的光芒。

毓晨相信秉逸的決心,但想到憲誠手中的龐大勢力,卻覺得不寒而慄。

「我還是好害怕,你可以抱緊我嗎?」毓晨對秉逸說。

秉逸牽起毓晨的手,帶他到屋內陰暗的角落,用力抱著毓晨。

毓晨將臉頰埋進秉逸厚實的胸膛中,秉逸用堅實的雙臂保護毓晨。

秉逸的呼吸是多麼的平穩,完全不害怕。毓晨心中的安全感油然而生,他沉浸在秉逸的關愛之中。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要跟秉逸站在一起!)

只是事情不可能就此落幕,又過了幾天,毓晨接到憲誠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憲誠說:「毓晨學弟,聽說你那天又去找秉逸,你們說了什麼啊?」

自己一舉一動都被憲誠監視這件事,毓晨已經習慣了,聽到憲誠的話,毓晨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我把那天的事情都告訴他了。」
「你竟然…這麼勇敢啊。那他聽完怎麼說?」
「他說」,毓晨有些遲疑了,他怕接下來所陳述的事實將激怒憲誠。

(馬毓晨,有秉逸跟你站在一起!別怕!)

毓晨鼓足勇氣,對憲誠說:「秉逸說要保護我的人,更要保護我們的感情。」
「什麼?!你再說一次!」
「秉逸說要用盡一切保護我,絕對不讓我們被惡勢力拆散。」
「嘿嘿」,電話那頭傳來憲誠的冷笑聲:「惡勢力,你說誰是惡勢力?」
「你……。」
「你不怕秉逸騙你嗎?他何必要用自己的前途幫助你這個曾經背叛他的男人呢?」

憲誠的話又挑起毓晨的敏感神經。

(他說的也沒錯,為什麼秉逸要這樣幫我?)

毓晨眼前浮現那天的場景,秉逸的雙眼閃耀著光芒,澄澈無邪的瞳孔,像是可以透視一般,毓晨看到秉逸的內心,那是一顆純真又勇敢的心靈。
勇敢的秉逸,可以為了愛情,義無反顧地犧牲。

既然秉逸都可以了,我──馬毓晨──也要勇敢!

「不!」毓晨向電話大吼:「我相信秉逸,他是愛我的,我們絕對不會低頭!!!」
「哈哈哈,我可是有多到數不清的方法可以讓你們屈服啊。」
「儘管來吧,我們才不怕!」
「好啊!你們就等著接招吧!」

憲誠的狠話,讓毓晨不由得恐懼起來,地獄的烈火已經熊熊燃起,轉瞬就要吞噬毓晨和秉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