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毓晨!所有人都游到對岸了,只有你還在泳池邊上,你到底有沒有在認真學啊!?」
 

岸上的森仔,對站在泳池中手足無措的毓晨大吼。

「你從旁邊給我上來!」

毓晨只得緩緩橫移到池畔,爬上岸去。

面色鐵青的森仔將全班集合起來,怒氣沖沖地說:「都給你們幾次機會了?還是有人連25公尺都游不完,尤其是你──馬毓晨!」

森仔聲如驚雷,嚇得毓晨差點沒尿了出來。

「下禮拜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誰沒有游過25公尺,那就下學期再見吧!」

森仔宣布下課後,班上的男孩們三三兩兩走向淋浴間,只見毓晨垂頭喪氣走在人群的最後面。

好事的阿煒看到毓晨的慘狀,偷偷跑到毓晨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馬毓晨你還不快點找人教你,不然下禮拜再游不過,就真的沒人救得了你了。」

正好走在毓晨前面的Yumin聽到阿煒的話,轉過頭來說:「那你幹嘛不教他?」
阿煒沒想到Yumin會這麼質問他,抓著腦袋,乾笑答道:「我自己只能勉強游完25公尺啦…該怎麼教他?」
「你媽的,明明自己也很廢,憑什麼嘲笑人家?」

Yumin話說完,就和建捷頭也不回走了,只留下滿臉通紅的阿煒,還有在一旁暗笑的毓晨。

阿煒找到一間空的淋浴間,直接插在毓晨前面先進去用了,毓晨也懶得吼他,只得另外排隊。

好不容易沖好澡,換妥衣服,毓晨回到教室開始下午的課程,此時秉逸回來了。身為游泳校隊的秉逸不需要上一般的游泳課,而是利用這個時候到另一個泳池進行訓練。這陣子真的如憲誠所說,不再打擾毓晨和秉逸的感情,不僅如此,憲誠還私下幫秉逸搞了一筆運動獎學金,讓秉逸家的經濟壓力得到不少緩解,攤子請了一位洗碗工,而秉逸可以有更多時間去練習游泳。

上課鐘聲響,數學老師進到教室,展開沈悶的數學課。毓晨整個人心不在焉,對黑板上的數學證明完全提不起勁,他只想到若是下禮拜再游不過,就得重修這可怕的游泳課。除了游泳課本身很可怕外,又加上森仔曾經有侵犯毓晨身體的前科,如果真的要重修,森仔一定又會故技重施。毓晨想到這裡,全身沒有一個地方是舒服的。

無計可施的毓晨只得寫了張小紙條傳給坐在他後方隔幾個位置的秉逸,毓晨在紙條上寫著:「森仔說如果我下禮拜再沒游過,體育課就要重修了。怎麼辦?幫幫我。」

秉逸很快就回傳紙條,上頭寫:「你在怕什麼,我可以教你啊,25公尺一個小時就搞定啦。不過你怎麼後來都沒找我教你游泳?我還以為你學會了呢。」

當初毓晨之所以不找秉逸教游泳,是想閃躲他,至於最近則是全國運動會將至,也不好意思打擾專注於練習的秉逸。只是現在死到臨頭了,不麻煩秉逸也不行了。

毓晨將原因寫在紙條上,傳給秉逸。秉逸再次回傳的紙條遞到毓晨手中,上頭畫了一個笑臉,寫道:「我們都在一起了,哪需要顧忌這麼多呢?你禮拜六到學校的泳池來,我負責把你教到會。」

兩個人就這麼約定了。

禮拜六天一亮,秉逸就一如往常,前往學校的泳池展開訓練,另外他要毓晨大概十點,練習告一段落後再過來就好。

十點一到,毓晨依約出現在泳池門口,全身裹得跟肉粽一樣。這幾天氣溫陡降,怕冷的毓晨最討厭這種天氣了,泳池附近又比較空曠,突然一陣寒風襲來,冷得他渾身發抖。

泳池建築物的小門沒鎖,毓晨打開門進到裡頭,立刻覺得比外面溫暖許多。

毓晨走到落地窗邊,泳池就在窗外,裡頭只有一個矯健的身影,飛速地游著優美的蝶式。

毓晨從未看過秉逸練習,今天有緣一看,這才發現秉逸的游泳技巧竟然如此高超。

秉逸游了一趟又一趟,毓晨躲在建築物內,一方面可以避寒,一方面則不想打擾秉逸練習。忽然間,秉逸似乎想起什麼,在泳池中央停了下來,脫下泳鏡,轉頭往建築物一看。毓晨的身影就在落地窗邊,秉逸看到他,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不斷招手向毓晨招手,嘴裡好像喊著:「你快點過來啊~」

毓晨只好走向門邊,只是門一開,一陣寒風隨即見縫鑽了進來,冷得毓晨全身不斷發顫。

水裡的秉逸見毓晨裹足不見,便自己爬上岸,快步跑向毓晨,嘴裡問道:「你幹嘛站在那裡不過來?」
「我看你在練習,不好意思打擾。」
「我們不是約十點嗎?現在是我休息時間,正好可以教你。趕快去換衣服,下到泳池來吧。」
「我……。」
「又怎麼了?」
「今天好冷,可以改天再教我嗎?」

秉逸聽了這話,並不答腔,反而直往毓晨方向走來。這天的溫度只有十度出頭,秉逸卻好像身處炎夏一般,水中地面來去自如,黝黑結實的挺拔身軀,對刺骨的朔風一絲畏懼也沒有。

秉逸走到毓晨身前,伸手拉起他身上的毛衣,就要幫他脫掉。

「在這裡脫衣服?很冷呢。」

秉逸脫去毓晨的毛衣,接下來又打算脫去另一件長袖外衣。

毓晨拉住秉逸的手,說:「好啦,讓我自己脫好嗎?」
「這樣才對,勇敢一點吧,真的不冷。」
「在這裡脫會被人家看到啦。」
「這還不簡單」,秉逸一邊說,一邊走向剛剛毓晨走入的小門,將門鎖上,對毓晨說:「鎖上門,這樣就不會有人進來了。」
「你確定嗎?森仔的辦公室不就在裡面?」
「他今天帶籃球隊到南部比賽了,這兩、三天不會回來。」
「你怎麼會知道?」
「我是他帶出來的選手,跟他還算熟啦~」
「那…他有對你怎樣過嗎?」
「對我怎樣?沒有啊,你是怎麼了?」秉逸一臉狐疑看著毓晨。

「沒、沒事啦」,毓晨並不想把話題扯遠,對秉逸說:「既然他不回來,我就安心一些了。」
「森仔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你怎麼這麼在意他。」秉逸不斷追問毓晨。

(哎呀,這種事之後再說好嗎?)

「真的沒事。快點,趁我還有勇氣時,教我游泳吧。」
「好!沒問題!」

毓晨躲回室內,在還算溫暖的更衣室換上泳褲。只是一走出戶外,寒風就有如刺針般插入毓晨渾身所有的毛孔裡頭,冷得毓晨上下排牙齒不自覺地敲的格格作響,只能死命抓住身上唯一可以禦寒的浴巾不放。

「快點下水吧,冬天的水溫會比陸地上的溫度高喔。」

秉逸話說完,縱身躍入水中。

秉逸一口氣潛泳到對岸,浮出水面,又往毓晨的方向看來。

「你怎麼還在那裡,難道要我帶你下水嗎?」
「不用啦…我自己下去就好。」

沒辦法再躲了,毓晨只得硬著頭皮,走到池畔,慢慢蹲在岸邊,先把腳趾往泳池裡伸,往發著寒氣的水面上一探。

(好冷!)

秉逸的話根本就在騙人,這水一點也不暖和啊。

「你這樣慢慢來,到什麼時候才要下水?」秉逸的話聽起來似乎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人在泳池彼端的秉逸,再次潛入水中,用飛速的自由式,游向毓晨。

毓晨不好意思再讓秉逸催促,鼓起勇氣將兩雙腳掌放入水中,再慢慢往下,讓水淹過膝蓋,忽然毓晨抬頭一看,發現秉逸不見了。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黑影從水面下逼近毓晨,並且拉扯他的雙腳。毓晨一個踉蹌,整個人應聲跌入水中。

(媽呀!我要死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