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颯颯的竹林別館裡,子綱與光侃沈睡著。只是,如此深夜,仍有人還未入睡,他們是憲誠和毓晨。
月光已然稍稍偏斜,室內陷入黑暗之中,只有別館外緣的地板上,仍映著月光的痕跡。
憲誠就這麼躺在毓晨的大腿上,雙眼閃爍著光芒,毓晨想避開,卻深深被吸引,看著憲誠的臉龐,腦中一片混沌。

 

(憲誠學長真的好俊美…不行!我不能這樣想,我還有子維!)

一陣風吹來,竹林發出沙沙的聲響。蟲鳴暫歇,憲誠看著毓晨,兩人四目相視。憲誠笑了起來,對毓晨說:「毓晨學弟,你覺得我這個學長怎麼樣呢?」

語畢,憲誠不再出聲,只是輕輕闔上雙眼,靜候毓晨的答覆。

(我……。)

靜謐的秋夜裡,身處深具禪意的高雅建築中,毓晨仍然無法壓抑心中的意亂情迷。

毓晨不知該如何回答憲誠出的難題,只能一言不發,望著紙門外頭發楞。

沉默持續了幾分鐘,毓晨偷偷低頭,看了一眼憲誠,他閉著雙眼,就這麼安穩地躺在毓晨腿上。憲誠的胸口隨著呼吸一起一落,彷彿是睡著了。
這反而讓毓晨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若是馬上叫他起來,一定很失禮,但一直維持盤腿姿勢的毓晨,大腿也被憲誠的腦袋壓得直發麻。

毓晨只得用手輕輕扶起憲誠,快速地抽走大腿,小心翼翼扶著憲誠的頭,讓他慢慢平躺在榻榻米上。

毓晨鬆了一口氣,總算能夠站起來好好伸展一下四肢了。

看著沈睡中的憲誠,毓晨心想:這麼涼的天,也不能讓學長睡在這裡,這樣會感冒啊。

毓晨坐回憲誠身邊,細細地看著他:吹彈可破的白皙皮膚,有如女孩般的長長睫毛,自然且微挺的鼻樑,朱紅欲滴的雙唇,還有一頭幾乎長及肩上的秀髮。這樣的美男子與帥氣的子維,是完全不同類型的男孩,而這兩種類型的男孩,卻都很吸引毓晨。

毓晨望著憲誠,不知不覺越看越入迷,臉也越來越靠近憲誠。毓晨想仔細看清楚學長的模樣,心想就算不能在一起,也可以趁此機會一親芳澤。

憲誠擁有一種懾人魂魄的法術,在靜悄悄的夜裡,毓晨完全失去自制能力,眼前只有這位高貴的男孩。

沈睡中的憲誠,朱唇微微開啟,不斷勾引著無法自已的毓晨。

毓晨緩緩靠近憲誠的臉,近到兩人的嘴唇觸碰在一起!

忽然,憲誠的雙眼猛然睜開,瞅著毓晨看,毓晨被嚇得趕緊挪開身體,全身僵硬地坐在一旁,不知憲誠到底發現了什麼。

憲誠揉了揉眼睛,坐起身來,看著身旁的毓晨說:「學弟,你怎麼啦?怎麼看起來有些不自在?」
毓晨直說:「沒事、沒事,真的沒事。」
憲誠一臉疑惑地對毓晨說:「學弟,不好意思呢,我剛剛竟然睡著了。」
「啊呀,學長你應該累壞了吧。」
「是的,那學弟你也累了嗎?我們都去睡覺吧。」
「好……。」

沁涼如水的秋夜裡,毓晨卻嚇得全身冒汗,憲誠看來並未發現毓晨剛剛的行為。

憲誠起身,走回室內打地舖的地方,毓晨跟在他身後,輕聲地叫憲誠:「學長……。」
憲誠回頭問道:「毓晨學弟,有什麼事呢?」
「剛才……。」毓晨有些支吾其詞。
「剛才怎麼了,難道是我有打呼嗎?」
「不是啦……。」
「那是……?」
「真的沒事」,毓晨顧左右而言他,「是我有點想上廁所,想問學長洗手間怎麼走?」
憲誠笑了起來,往後門方向一指,說:「你走出後門,右邊就是洗手間了。」
「謝謝學長。」

毓晨快步走離現場,找到廁所,進去假意尿了點尿。都被憲誠給嚇死了,哪還會有什麼尿?

毓晨原本是想試探憲誠還記不記得昏睡前所說的話,看樣子疲累的憲誠早就把那些話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馬毓晨啊、馬毓晨,學長說點場面話就把你搞得春心蕩漾,你還真是個把持不住的賤貨啊!)

毓晨對自己的行為,深深感到悔恨。

回到竹林別館,憲誠已經鑽進被窩裡睡了,毓晨不好意思吵他,便躡手躡腳走到床鋪邊,躺了進去。

憲誠真的累壞了,呼吸聲一會兒就變得沉重,應該是會一覺到天明了。

看看時間,也已經是半夜兩點了,毓晨雖然覺得自己還很清醒,但還是要整理紛亂的內心,早點休息,否則明天肯定會沒精神。

毓晨閉上雙眼,想著剛剛的憲誠,然後是被子綱丟進泳池的事,接著是前一晚既豪奢又風雅的聚會,最後浮現出許多人的臉龐。

就在毓晨意識陷入模糊之際,人們一一離去,只留下子維和憲誠站在前方,緩緩地走近毓晨,一人牽起毓晨一隻手,一同步向刺眼的光芒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