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虓跑到憲靜身邊,拉起她的手,急促地說:「為什麼要這麼做?學習對妳而言不是壞事啊?」
 

憲靜用力甩開劉虓的手,大吼說:「這種學習根本就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我爸爸和哥哥,他們這兩個自私鬼,根本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只要我變成配得上巫家地位的那種女孩,但是我不要!我要反抗!快放我走!」

但是憲靜的雙臂被兩個侍者架住,讓她那兒也去不了。

帶毓晨和光侃參觀宅邸的侍者見到這一幕,滿臉緊張,連忙催促兩人說:「二位同學,我們先去參觀別的地方吧。」

侍者將毓晨和光侃帶離爭執現場,離開宅邸轉往參觀外頭的花園和溫室,在離開大廳之前,毓晨仍然清楚聽到憲靜和劉虓的對話。

「我不要求妳一定要達到巫先生的標準,但課業還是要維持一定的基礎啊!」
「若不是我爸要求你,你才不會來要求我。」
「妳總是得為妳自己想啊,妳這個年紀不好好讀書學習,到底還想做什麼?」
「我想做什麼用不著你管,我就是不想要上家教!不想讀書考試!」

侍者走得很快,想把兩個人帶的越遠越好,途中光侃小聲地對毓晨說:「豪門生活還真沒我們所想像的那麼容易啊。」

毓晨點了點頭,回答道:「沒錯。」

毓晨想起昨晚憲誠與他的談話,他也是為出國留學而感到煩惱,沒想到憲靜也跟她哥哥一樣,為了讀書補習與家人老師發生衝突。

「巫先生旗下的企業是世界最大的蘭花經銷商之一,他在這個溫室裡栽種了許多的蘭花。這些蘭花從常見的品種,到高貴的稀有品種都有。這間溫室是巫先生耗費數載心血所打造出來的,長年保持恆溫恆濕,也有自動調整亮光和灑水系統。巫先生希望能透過頂尖的溫室栽培和公司研發團隊的努力,讓蘭花的育種產銷,都能有長足的發展。」

侍者滔滔不絕地說著,活像臺錄音機一般,但毓晨對參觀溫室和花園實在提不起勁。毓晨看了光侃一眼,光侃知道他的意思,也回報一個無奈的微笑。

就在毓晨思索著如何結束這場無聊的導覽時,侍者腰際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侍者通完話後,表情看起來也像鬆了一口氣,對毓晨和光侃說:「二位同學,少爺結束會客了,我帶你們到小客廳見他。」

兩個人跟著侍者離開溫室,快步走向豪宅。毓晨本以為侍者會帶他們走剛剛的大廳,不料侍者反倒是領著毓晨和光侃走邊門進去。
毓晨心裡嘀咕,該不會憲靜還在大廳裡鬧吧?

從邊門進去,會通過一個歐式的挑高玄關,侍者請兩人脫去鞋子登上臺階,領他們往前面而去。狹長走道中央有個門敞開著,裡頭透出米白色的燈光。侍者請兩人留在外面,自己先進去通知,毓晨以為會是憲誠出來迎接他們,沒想到跑出房間的人竟是子綱。

侍者帶領眾人入坐,會客室的方桌上依舊放著一堆點心和水果。

子綱和光侃坐在靠牆的長沙發上,毓晨則坐靠窗的小沙發。

子綱附在光侃耳際說了些話,但他的大嗓門根本壓低不了聲音,說的話被毓晨給聽得一清二楚。子綱說:「桌上飲料都是果汁,可以叫他們拿些酒來嗎?」

光侃臉色一變,偷偷擰了子綱大腿一把,痛得子綱叫了出來:「你幹嘛啦!」

「你不要成天就想喝酒好嗎?」
「酒很好喝啊,那些軟性飲料喝起來很沒味道。」
「但是酒裡有酒精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酒喝多了會怎麼樣。」
「拜託,我又喝不多,高中生能喝多少啊?」
「但是你喝的量已經是普通高中生的好幾倍了。」

毓晨拿了幾片餅乾吃了起來,他看著子綱和光侃為了喝酒的事爭執,倒也覺得頗為有趣。

「好啦、好啦,以後喝少一點,我說不過你」,子綱拿了顆桌上的大紅蘋果,咬下一口,說道:「學長怎麼還不回來,都過十二點了。」

光侃也有些無奈地看著天花板說:「剛才侍者說學長已經會客結束了,應該馬上就會過來。難道學長還有別的急事要處理嗎?」
光侃話說完,看了一眼毓晨,毓晨明白光侃話中的意思。毓晨想的跟他一樣:「學長遲遲不過來,該不會去處理他妹妹的事了吧?」
毓晨說:「反正這裡有東西能吃,還不至於餓著。」

「不餓是不餓,但是很無聊啊。」子綱說。
「那不然請侍者帶你去逛外面花園好了。」光侃說。
「花園?好玩嗎?」
「超好玩的,對吧毓晨?」
「對對對」,毓晨配合光侃,拚命點頭。
「不過是花園而已,有那麼棒啊?那你們要陪我去嗎?」
「我們才逛回來,腿走得很痠,你就自己去吧。」光侃說。
「我自己去啊……。」
「要去不去看你自己,反正學長也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如果你要繼續留在這裡喊無聊,那我也沒辦法了~」
「呃」,子綱站了起來,轉頭對侍者說:「可以麻煩你帶我去參觀花園嗎?」

子綱跟著侍者離開了,毓晨和光侃忍俊不住,一同大笑起來!

「你怎麼這樣欺負人家?」毓晨對光侃說。
「不慫恿他出去,會被他唸到耳朵爛掉。」
「是啊,他一出去,這裡頓時安靜多了。」

毓晨起身,替光侃面前已空的杯子,再斟上一些果汁。

「謝謝」,光侃說:「關於昨天把你丟下水的事,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毓晨摸了摸額頭,笑著說:「你別再提啦,我都忘了呢。」
「崔子綱就是個這樣的幼稚鬼!」

聽到光侃這麼說,毓晨更好奇為什麼光侃會喜歡上他口中的「幼稚鬼」子綱,但和光侃畢竟認識不久,感情的事還是不要細問為妙,毓晨便轉換話題,和光侃聊起上午憲靜的事情。

「學長妹妹的事情看起來很複雜呢。」
「是呀」,光侃喝了口果汁,接著說:「如果學長一直不回來,那我得先走了。」
「為什麼要先走?」
「球隊下午兩點要練習,我一定要到場。」
「這樣啊,也太可惜了。」
「這就是運動員無奈的地方,練習總是壓縮了許多私人空間。」

這時,客廳另一側的米白色門被打開,一個侍者進來,通知毓晨和光侃說:「少爺回來了。」

侍者話還沒說完,憲誠立刻走了進來,一看到毓晨和光侃,就不斷鞠躬道歉說:「學弟們真是對不起,我臨時有事纏身,整個早上都沒辦法招待三位…咦,子綱學弟呢?」
「他去逛花園了。」光侃說。
「子綱學弟還真有閑情逸致呢。」

毓晨聽到這話,心裡不禁竊笑起來。

「看看時候也不早了,我們去餐廳吃午餐吧。」

毓晨和光侃便跟在憲誠身後,沿著長廊走向餐廳。豪宅裡的房間不下幾十個,走了幾分鐘,才抵達吃午餐的地方。

吃飯的地方不是宴會廳,是個擺設較為簡單的小餐廳,這頓飯只有毓晨和光侃、憲誠一起吃,吃的是美式碳烤牛排。

三個人邊吃邊閒聊,但毓晨和光侃都不好意思提起憲靜的事。至於子綱,一直到午餐吃過一半,才急急忙忙趕回來。

「你們怎麼不等我就先吃?」子綱喘著大氣,對三個人說。
憲誠站起身向子綱陪不是,說:「子綱學弟對不起,我看他們都餓了,就擅自先開動了。」

子綱看樣子是餓壞了,不再多說,一入坐就開始大啖面前的牛排。

幾塊牛肉下肚,恢復元氣的子綱又聒噪起來,不斷質問光侃為什麼要說逛花園很好玩。

「我覺得欣賞花園很棒啊,連毓晨都很投入呢,是吧?」光侃說。
「對呀,花園和溫室真的很漂亮。」
「你們兩個夠了喔,竟然聯手欺負我。」

子綱不再說話,只是低著頭吃東西,似乎在生悶氣,光侃也不理他,只跟毓晨、憲誠胡亂聊著天。

吃完午餐,用完飲料、水果和甜點,光侃起身對憲誠說:「謝謝學長的招待,不過我下午得去體育館練球,所以可能得離開了。」
「這樣啊,我本來以為你們可以留到晚上,這樣就可以帶你們去山上的別墅泡湯。」
「多謝學長的好意,這短短兩天真是受學長照顧了。」
「謝謝學長。」毓晨也在一旁說,倒是子綱還是悶不吭聲。

憲誠吩咐侍者把三人的行李取來,並叫司機開車過來。沒多久,車載著行李過來了。子綱第一個起身離開餐廳,光侃則跟在他後頭,憲誠見子綱和光侃沒注意,拍了拍毓晨的肩膀,說:「毓晨學弟,你下午有事嗎?」
毓晨想了想,下午雖說沒事,不過有些作業要寫。
「我下午沒事,但有作業要寫。」
「那你回去好了。」
「學長,你怎麼了?」
「本來是想說如果你下午沒事的話,可以再稍微留一下,我想跟你說明今天發生的事情。」

(今天發生的事?難道是憲靜和劉虓老師爭執的事嗎?不過學長如果想說明,怎麼不當面和大家說清楚呢?或許…學長有難言之隱吧,只是我該介入學長的家庭事務嗎?)

【難題】
毓晨要留下來嗎?

【選項】
1、婉拒,跟光侃和子綱一起回去。(光侃篇開始 11票)
2、答應,留下來聽憲誠說明。(憲誠篇繼續 94票)
3、舉棋不定,不知該怎麼辦。(子綱篇開始 4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