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鐘響,小禹興沖沖地又跑又跳,如風似地衝過走廊,轉進老師辦公室。
 

小禹才剛進門,就被一個中年的男性聲音給喝斥住:「同學,不能用跑的進辦公室!」
小禹嚇了一跳,停下腳步轉頭往聲音的出處看去,他看到喝斥他的人是教數學的呂老師。
呂老師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小禹只低著頭輕聲說:「對…對不起。」
「而且你沒有講報告。」呂老師說。
「對不起…。」小禹的聲音小到不能再小。
「去旁邊罰站到打鐘!」呂老師拉高聲音說。

小禹怯怯地走到辦公室的白色牆旁,眼睛盯著牆上的髒污看。只是,罰站不到30秒,小禹的手腳便開始碎動起來。

「叫你站好不會嗎?你是幾年幾班的!?」原來呂老師一直在後頭監視著小禹。
小禹被呂老師這麼一吼,趕緊挺起腰桿站好,完全不敢回頭。
「我問你,你幾年幾班的?」
小禹好緊張,他說不出話來。

「你真的很沒禮貌!老師問你話是不會回答嗎!?」呂老師拿起桌上的熱熔膠,殺氣騰騰地走向小禹。

小禹心想,這下又要挨一頓打,緊張地閉上眼睛,準備承受呂老師傾瀉而出的暴怒。

忽然,有個高大的影子從呂老師身後出現,伸出手拍了拍呂老師的肩膀,說:「呂老師,非常不好意思。這個學生是六年二班的曾光禹,他是來找我的。他比較內向,吵到您真是對不起。」

呂老師轉過頭去,看到對方是比他高出一個頭的年輕老師,剛才的怒火卻也消去大半。
「以後進辦公室要喊報告,對老師說話要有禮貌,一定要回答問題,知不知道!?」呂老師對小禹說。

小禹微微點點頭。

「這樣就沒事啦!呂老師的話你有聽懂嗎?以後不要用跑的進辦公室,你六年級了,已經很高大了,在走廊跟教室跑來跑去,如果撞到人害人家受傷怎麼辦?
還有,辦公室是老師休息或改作業的地方,如果是你在休息或是讀書,有人不講一聲就跑進來,你也會很生氣吧?」

「嗯…。」

李老師拍拍小禹的背,要他跟著自己到走廊上。

李老師站在走廊上,靠在圍牆上,問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小禹羞怯地伸出右手,手心捏了一張紙,這紙因為剛剛的衝突,幾乎快被小禹給捏爛了。

李老師接過紙張,細細地攤開,原來是一張考卷,上頭的紅字寫著「63」。那是小禹的國語月考考卷,這次他考了63分。

「不錯耶,終於有60分了!」李老師笑著對小禹說,而小禹白淨卻滿是汙垢的臉上也露出淺淺的一抹微笑。

「既然你考了60分,老師也要講信用,今天晚上帶你去夜市吃牛排。」
「好!」小禹開心地大叫。

這一叫,辦公室裡的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往李老師和小禹身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李老師連忙鞠躬,捂住小禹的嘴巴,附在他耳邊說:「就說不要在辦公室裡大叫了,你還…。」
「以後不會了!」小禹的回答還是很大聲。
「好啦,下課後去機車棚找我,我騎車帶你去夜市。你阿嬤那裡,我會先跟她說你不回去吃晚餐。」
「謝謝老師!」小禹跳了起來,轉頭就往教室跑,邊跑還邊大叫:「老師請我吃牛排!老師請我吃牛排!」

李老師看著離去的小禹背影,只能猛搖頭苦笑著。

─────

李老師名叫李敬禹,今年26歲,是一個到處兼差代課的「流浪老師」。這一年,他離開台北到這個以種水果聞名的小鎮當小學代理老師,當6年2班的導師。
李老師小時候也被叫小禹,或許有同名之緣,他才會注意到班上這個被他阿嬤說是「猴死囝仔」,患有過動症的小六男孩曾光禹。

六年級下學期的曾光禹,身高比上學期抽高了一些,算是班上12個男孩子裡比較快進入青春期的。但小禹的個性並沒有因此而成長,他還是很幼稚,不懂得什麼時候該說什麼,學習專注力也不理想。在小禹四年級時的評估報告裡,輔導單位曾經建議讓他去讀特教班,但是鄉下地方沒有特教班,小禹阿嬤也不願意金孫離開身邊,而且小禹的狀況也還不到非讀特教班不可。只是,留在原本學校的決定,讓這幾年小禹不但學習效果不佳,人際關係也日漸邊緣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