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完身體,小禹身上都是水珠,他也不拿毛巾擦乾,直接穿上衣服就開門出了浴室。李老師正在房間裡忙著換床單,看到小禹出來,說:「你頭髮都沒擦喔?」
隨手從床上拿了一條毛巾丟給小禹,說:「把頭擦乾一點,夏天也是很容易感冒的。」

 

小禹接住毛巾,隨意擦擦頭髮,然後就站在那裡看李老師。

李老師跪在床上將床單鋪平,只穿四角褲的結實屁股對著小禹晃呀晃,看起來就像一粒豐腴的桃子。
李老師發現小禹沒動靜,又轉過頭來看著他,問道:「你頭髮怎麼還那麼濕?」

小禹沒答話。

李老師轉身下床,拿起被小禹放在一旁的毛巾,直接抓住他擦起頭髮。李老師一邊擦一邊說:「你都六年級了,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啊…。」

老師這話小禹心裡不太同意,他不覺得自己不懂照顧自己,他不但會照顧自己,還能幫阿嬤照顧癱瘓在床的爸爸呢。

「好啦,這樣才叫擦乾。」
老師收起毛巾,又用手撥了撥小禹一陣子未剪的頭髮。
「你頭髮也去剪一下,像雜草一樣,不會覺得熱嗎?」
小禹搖搖頭。
他的頭髮都是阿嬤幫他剪的,沒什麼設計可言,卻也省去理髮的錢。

李老師對小禹說:「我床快鋪好了,等我一下。」接著便爬上床去繼續整理。
小禹站在東張西望了一會兒,突然一股難過的感覺從心裡冒出,小禹小聲地說:「老師…。」其實小禹這話並非刻意要說給李老師聽,充其量只是小禹的喃喃自語,沒想到李老師卻聽到了,他回過頭看著小禹,問:「怎麼了?」
既然老師都聽到他說的話了,小禹也沒多想,就問老師說:「你在生氣嗎?」

小禹的話語裡,無論親疏長幼,全都是以「你」來稱呼,也因為這樣,小禹被許多人認為是個「非常沒有禮貌」的孩子。

「哈哈哈,你怎麼會想問這個問題?老師要誠實告訴你,一開始看到你在我床上打滾,是有一些生氣,不過現在氣消啦!」
小禹的心思細膩的程度,出乎李老師意料之外。
「為什麼你要生氣?」小禹問。
「因為你們小朋友在學校都跑來跑去,一整天下來身上又臭又髒,這張床是老師晚上唯一可以睡覺的地方,你把上面弄髒,老師晚上睡覺的時候會不舒服啊。」
「但是我常常沒洗澡就睡覺,阿嬤都不會說什麼。」

老師聽了小禹的話,不禁笑了出來,他轉過整個身體面向小禹,盤起腿坐在床上,說:「那是你阿嬤管不動你,你太調皮了。你阿嬤要工作,又要照顧爸爸跟你,她沒有那麼多時間力氣去管你有沒有洗澡就睡覺。不然你晚上回去可以問她,你可不可以不洗澡就上床睡覺。學校都有教你們要愛乾淨、重整潔,沒洗澡就上床睡覺,床鋪肯定很髒、很臭。」

「又沒有人會跟我一起睡,你也不會來睡我的床啊。」小禹一邊說,一邊走到老師房間的角落,看著桌上放著幾株仙人掌小盆栽。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去你家睡覺。」
「我家那麼破爛,你才不會來咧。」
「那你要把房間整理乾淨,這樣老師就考慮去你家睡覺。」
「那有人跟老師一起睡嗎?」小禹突然轉移話題。
「沒有啊!」
「所以老師沒有女朋友?」
「目前…沒有。」李老師不太擅長回答小學生對他感情的詢問。
「那以前有嗎?」小禹又跑到老師的衣櫥前,想打開衣櫥。

「等一下!不可以亂開衣櫥!」
小禹將手藏到背後,轉身看著老師,問:「為什麼?」
「到人家家裡要有禮貌,不可以隨便亂動東西,像你剛剛擅自進來老師的房間,還爬上床打滾,這樣其實很沒禮貌。」
小禹「喔」了一聲,又問:「那老師以前有女朋友嗎?」
「嗯…以前有。」

李老師不想再被小禹追問下去,便說:「床鋪好了,我們去吃牛排吧!」老師起身下床,背著小禹穿上衣服。他下意識覺得小禹沒動靜,轉頭一看,小禹果然還是把衣櫥門給打開了。小禹的不聽話讓老師火氣三丈,倏地走到小禹身邊,撥開他的手,用力將衣櫥門關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李老師按奈住情緒,扳起面孔對小禹說:「你不可以這樣!在沒有主人允許前,客人不可以隨便亂動主人家裡的任何東西!懂嗎???」

小禹仰頭看著李老師的怒容,總算知道老師真的生氣了。小禹噘著他透著粉紅色的嘴,點點頭。

李老師注視著小禹,要用眼神讓他知道,這種舉動是不可以的。其實,要是換上其他人,或許就痛扁小禹一頓了,但李老師知道,打罵教育對小禹這倔強的孩子,只會產生反作用。

小禹根本不敢和老師四目相對,低著頭看著地板,手腳又開始不由自主地亂動起來。李老師看小禹專注力開始喪失,便對他說:「好啦!老師不是故意要兇你,我是想告訴你,什麼事可以做,而什麼事不能做。像擅自跑進別人的房間、躺上別人的床鋪,還有打開別人的衣櫃,這些都不可以,懂嗎?曾光禹你要上國中了,長大了,不能再這個樣子。做什麼事前要冷靜一,想一想可不可以這樣做,想清楚了再做,好嗎?」

李老師這番苦口婆心,不知小禹有沒有聽進去,只見他點了點頭。

老師輕輕拍了一下小禹的肩膀,要他跟著一起下樓。

李老師鎖上大門,發動機車,載著小禹往鎮上去。初夏的傍晚,天還亮著,涼風吹拂著小禹的瀏海,真是舒服。小禹很快就忘記剛剛李老師生氣的模樣,對他而言,李老師就像他的好朋友,不會打他,也不會罵他,是除了阿嬤以外,可以信任的唯一大人。李老師的身形,就如同五年前的載著小禹的爸爸一樣高大偉岸,小禹輕輕地將頭靠在老師背上,迎著輕風,回想著已然模糊的兒時記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