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騰騰的牛排端上桌來,飢腸轆轆的小禹不到3分鐘就把整份牛排都吞下肚裡。李老師看著狼吞虎嚥的小禹,想到當年的自己,也是這副餓鬼樣。
或許是以前吃這麼多,才有今天182公分的身高吧。

小禹以後應該也是個高個子的男生吧。

「還要再一份嗎?」
「嗯。」小禹猛力地點頭。
正當老師回頭要和老闆說話時,小禹站起身拉著老師的手,說:「還是不要好了。」
「咦?為什麼突然不要了?」
「就…獎品應該只有一份吧…。」

小禹的單純的思考讓李老師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小禹看著老師,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笑。
李老師拍拍小禹的手背,說:「我只有說你考試進步,我請你去吃牛排,當時沒說請你吃幾份吧!」
「只是…大人都說不要讓別人花太多錢。」
「我是別人嗎?我是你的老師啊!」
小禹尋思了一下,直接了當地說:「好啊!謝謝你!」

雖然小禹已經把李老師當成朋友一般對待,但他還是沒叫過「老師」。李老師剛來的時候也對小禹不叫老師覺得納悶,後來才知道小禹在三年級時,被一個女老師整得很慘,而這個陰影,讓小禹從來不叫任何老師一聲「老師」。打死不叫老師也是李老師對小禹的煩惱之一,多數老師都會諒解小禹不叫老師的原因,但是小禹未來如果遇到傳統一點的老師,光是這點就會讓老師留下很差的印象。

只是,這也只能慢慢開導了。

於是李老師又向老闆點了一客雞腿排,讓小禹換換口味。正在青春期的小禹毫不挑食,照單全收,迅速地將雞腿排吃光光。

吃完晚餐,李老師帶著小禹到夜市裡逛逛。李老師又買了一杯木瓜牛奶給小禹喝,小禹看起來很開心,對他而言,牛排、飲料之類的東西,並不是經常能取得的食物。

晚間八點,李老師載小禹回家。路上,小禹問老師說:「下次我如果又有進步,你還有獎品給我嗎?」

下一次考試,就是小禹小學生涯最後一次考試-畢業考,考完不久,小禹就要升上國中,而李老師也會結束代理教師的生涯,回到台北。

「好啊!如果你下次能夠有70分以上,看你想吃什麼,老師帶你去吃。」
小禹想了一下,說:「我想吃披薩!」
「那就吃披薩吧!我們一言為定!」

李老師在小禹家門口停下車,那是一幢古老的三合院,右側的護龍已經因為年久失修而傾頹,小禹一家則住在左邊。從屋後衝出兩隻黑狗,對著老師狂吠。

「哈利、莎利,不可以亂吠,他是我朋友!」小禹出聲喝止黑狗的吠叫。

「朋友」聽到李老師耳裡,倒也覺得欣慰,雖然小禹不說老師,卻把老師當朋友。能成為小禹的朋友,比當他的老師,來得快樂的多。

黑狗被主人一罵,乖乖地坐在地上,那隻叫莎利的母狗,甚至向李老師搖起尾巴來。

「你可以跟他們玩,他們很乖。」
「呃,不用啦…。」

小禹不知道的是:李老師因為小時候曾經被狗咬,有點害怕陌生的狗兒。

「摸一下啦,他們想給你摸。」
「我…。」

小禹突然拉住李老師的手,放上莎利的頭頂。小禹沒感覺到老師有點發抖,只是握著老師的手,輕撫著莎利的頭。

「你看,他很乖吧。」
「對啊…。」老師接著說:「好啦,我得回去了,你今天不是還有作業要寫。」
「你很討厭呢,我今天心情很好,怎麼說作業啦!」
「作業沒有很多啊。」
小禹拉起哈利的前腿,像跳舞一般跳來跳去,對老師說:「但是我不想寫啊!」
「你不寫,之後老師又叫你補寫,一直拖下去,這樣作業會寫不完。」
「那你可以不出作業啊!」
「作業才能讓小朋友回家複習學過的功課,如果有不會的,也可以問老師。」
「唉唷,為什麼要懂這麼多。」

李老師偷偷將手抽了回去,沒想到莎利卻喜歡上老師,跑到他身邊,用身體磨蹭老師的小腿。

「我先走啦,你也快進去吧。」
「喔,好啦!你真的很囉嗦耶。」
「我是為了你好啊。」
「好啦!這我承認,你真的對我很好。」

「那再見吧!哈利、莎利,來!」小禹轉身往房子的方向跑,兩隻狗兒也跟在他背後狂奔而去。

「再…」李老師話說到一半,又吞了回去,因為小禹已經一腳跨進門了,也聽不到他說話。

李老師望著小禹家中的燈火,不禁又搖頭苦笑起來,心想:「我怎麼會這麼關心這個傢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