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流逝,畢業考結束了,小禹考得並不好,成績甚至比上次退步。成績沒進步,老師也不能沒有底線,小禹期待的披薩落空了。小禹一整天都哭喪著臉,雖然還是動來動去,但是卻都不說話。李老師看著鬧哄哄的下課教室,想到自己將離開這個地方,卻也有些依依不捨。他最擔心的還是小禹,不知道這個與他同叫「小禹」的半大不小的傢伙,上了國中後會如何?只是,擔心也沒用,分離的時刻即將到來。
 

「敬禹,你要回台北了啊,真是太可惜了!教育局就是不開正職缺,否則我再怎麼樣都要留你下來。」陳校長在歡送會上對李老師這麼說。
無論這是否為場面話,至少肯定了李老師一年中所付出的辛勞。

「敬禹,你真的不留下來嗎?隔壁鄉的小學有開一個代理缺。」教務主任高老師說。

李老師笑著謝謝高老師的好意,但他內心已經看穿了台灣當前的教育困境,四年多的流浪教師生涯也已經夠了,流浪生涯跑了幾個地方,收獲雖然不少,但黯淡的前景早將熱情侵蝕殆盡,也真該是轉換跑道的時候了。

不捨李老師離去的,還有這群畢業班孩子,他們都很喜歡這位積極陽光的年輕老師。雖然孩子們早知李老師將會與他們一同從學校「畢業」,還是有不少人在畢業典禮上,圍著李老師大哭特哭。

小禹靜靜地躲在一旁看著眼前上演的一切,他並沒有哭。小禹覺得這根本沒什麼好哭的,同學都會再見面,學校和裡面的老師也都在,隨時可以回來,至於對他很好的李老師,應該也會回來。小禹覺得,李老師畢業考前的約定並未過期,下次考試如果有進步,老師還是要兌現承諾,請他吃披薩。

盛夏七月,李老師將物品打包完畢,將清理好的房子交還給屋主後,結束了在這南方小鎮一年期的代理老師生涯。在前往客運站前,李老師特地轉到小禹家,想向小禹阿嬤和小禹道別。只是小禹和阿嬤碰巧都不在家,家中只有小禹坐在輪椅上的父親。

因脊髓損傷而下半身癱瘓的小禹爸爸很瘦,頭頂上幾乎沒了頭髮,他與牆上相片裡長髮及肩的壯碩男子,簡直是判若兩人。

「歹勢啦,我阿母跟光禹去果園幫人家採芒果,一早就不在家呢。」
「不要緊,就幫我跟阿嬤和小禹說,我回台北了,有機會再回來看他們。」
「老師你不教要回去了喔?」小禹爸爸不知道李老師要離開的事。
「我代理結束了,要回台北教補習班。」
「代理喔,我還以為你是正職的老師。足無采呢,像你那麼好的老師,竟然不能長期在學校教書,這政府到底是怎樣?不過,我們光禹給你教到真的是他的福氣呢。」
「無啦,小禹只是需要多一點耐心而已。」
「我們這個莊腳所在,你是我看過最好的老師。」
「沒有啦,我還很菜,是家長跟學校長官不棄嫌啦!」

客運發車的時間快到了,李老師不能再與曾爸爸多談,便請曾爸爸轉達小禹,勉勵他要認真讀書、注意行為,語畢便匆匆離開了曾家的老三合院。

─────

回到台北後,敬禹休息了半個月,他努力想重拾台北的步調,但望著台北灰色的天際線,卻覺得與這個從小長大的城市陌生萬分。敬禹將要任職的補習班是他大學同學黃茜宜家裡開的,據說辦的還不錯,是少數在少子化浪潮中,還可以加開新班的補習班。補習班原先是由茜宜的父母經營,但這幾年茜宜媽媽身體很差,爸爸為了照顧媽媽,就讓他的獨生女茜宜接手補習班,至今也經營了3年多。茜宜是個矮矮胖胖的女生,說話很逗趣,個性也不錯。她和敬禹在大學時期很投機,是敬禹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曾經有人傳言過茜宜喜歡敬禹,但這幾年下來,傳言終究是傳言而已。

「李敬禹,你也太誇張了,為什麼身材還是這麼好?」許久不見的茜宜,看到敬禹劈頭就問。
「也沒多好吧,比大學畢業時胖了三、四公斤了。我們到了這個年紀,都需要運動,不然會發福啊!」
「我忙死了,哪有時間運動?」
「沒時間還是得找時間啊。」
「那就只能期待你來幫我之後,擠出一些時間去運動。」
「我覺得妳有時間的話,應該是會拿來看電視或睡覺吧…。」
「李敬禹,你去南部都沒比較純樸呢,嘴巴還是那麼賤。」
「我說的是事實啊…。」

敬禹和茜宜就是這樣可以相互鬥嘴鬥個沒完的好麻吉。

補習班的工作並不輕鬆,敬禹要幫茜宜分擔班主任的行政工作,自己還要下去教國小全科和國中英文。但忙碌卻沒有沖散敬禹對南國小鎮的回憶,反倒讓他更思念那一年相處在一起的的人們。還好有社群網站,敬禹多少能掌握幾個孩子升上國中後的狀況,一般而言他們都適應的不錯,敬禹也替他們感到開心。只是,敬禹最擔心的小禹,因為沒有社群頁面,敬禹完全不知道他過得好或不好。

轉眼間4個月過去了,台北的天氣也轉為陰冷。這天下午,敬禹坐在辦公室裡準備晚上的講義。疲乏的他,伸了個大懶腰,從布滿水滴的玻璃窗向外一看,外面沒有青蔥的稻田,只有雜亂無章的街道。忽然敬禹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原來是收到電子郵件,而寄件人竟然是國小的陳校長。敬禹覺得奇怪,怎麼陳校長會寄信來?打開郵件一看,才知道是小禹一直在找他。陳校長說小禹幾乎每天都跑到學校裡來問東問西,說他第二次段考考了68分,李老師說好要請他吃披薩。校長對小禹的行為感到有些困擾,也不好擅自給小禹李老師的聯絡電話,所以寫了信問敬禹有沒有解決困擾的好方法。

敬禹看著手機螢幕,苦笑起來,心想自己跟這小鬼的羈絆,真的、真的好深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