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禹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小禹開口對他說:「可以講你的戀愛故事了。」
敬禹抓了抓頭髮,有點支吾地說:「這…這該如何講起呢?」
「你有跟很多人在一起過嗎?」小禹直截了當地問敬禹。
「這倒也沒有啦…。」
「幾個?」
「兩…三個吧…。」
「你國小有交女朋友嗎?」
「怎麼可能,國小啥都不懂吧…。」
「國中?」
「國中那個…不算吧…。」
「我要聽國中的!」
「呃…好吧…。」
 

其實敬禹不是很想承認章美芳是他的初戀,那種頂多牽牽小手的小屁孩辦家家酒,壓根就不是戀愛。但是章美芳在敬禹上高中長高變帥後,卻開始宣稱敬禹是她最愛的初戀。敬禹跟章美芳交往不到一個月,內容則是乏善可陳地可怕。
「牽手,然後呢?」小禹問。
「就這樣啊…。」
「沒有接吻?」
「我不是很想親她。」
「不是談戀愛嗎?戀愛都要親親啊!」
「所以我說,不太算是戀愛。」
「再來呢?」

敬禹接著說他跟章美芳常因細故吵架,有一次因為一個橡皮擦大吵一架,結果竟然鬧到老師那裡,難看地分手收場。這故事敬禹沒跟幾個人說過,今天倒是一五一十地告訴小禹。
敬禹好不容易說完這難堪的過去,抬起頭來一看,差點沒昏倒,因為小禹不知在什麼時候睡著了。

敬禹狠狠地給了睡著的小禹一個白眼,本來想走過去叫他起來,但小禹睡著時那天真無邪的臉龐,卻又讓敬禹捨不得。敬禹嘆了口氣,只好關上電燈,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早睡的小禹阿嬤,也關起門來睡了,敬禹只好到書房裡改學生的作業。

過了午夜,敬禹累到睜不開眼睛,回到房間打開小檯燈。微弱燈光照射到小禹身上,他睡的跟死豬一般,看樣子是一覺到天亮了。敬禹只好從櫥櫃裡拿出棉被枕頭,到客廳去睡沙發。冬夜裡的客廳,冷得要命,敬禹翻來覆去,就是無法入睡。想想明天還有事情,不睡覺會很慘,又想到討厭的小禹竟然霸佔他柔軟的床鋪,越想越不對,便抱著棉被枕頭回到房裡。

房間裡的小禹蓋著暖和的棉被,安安穩穩地睡著。敬禹偷偷掀開另一半的棉被,慢慢爬上床,將身體挪入被窩裡。

棉被被小禹的體溫弄得暖呼呼的,讓全身冰冷的敬禹感到一陣暖意,在心裡說:「呼,舒服多了。」

小禹並未發現敬禹上床睡在他旁邊,沈睡依舊。敬禹閉上眼睛,累到不行的他,一會兒就進入夢鄉。

睡到半夜,敬禹發現有人在他身旁磨蹭,他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小禹一手摟著他的肚子,一腳則跨在他的大腿上。

敬禹心想:「這小子簡直把我當大玩偶在抱嘛!」

敬禹實在不習慣被人家抱著睡覺,他輕輕地移開小禹的手和腳,自己則挪動身體離開小禹一些距離。完成這些工作後,敬禹打了個大哈欠,閉上眼睛再次睡去。

天快亮的時候,敬禹又被小禹的磨蹭給弄醒,因為小禹再次用之前的姿勢抱住他。敬禹實在太想睡了,懶得再理小禹,就算讓小禹「佔便宜」吧。

只是重新入睡後沒多久,睡飽的小禹醒了,他坐起身,用力搖動敬禹的身體。敬禹只得睜開惺忪地眼睛看著小禹,問說:「怎麼了?」
「我想吃東西。」
「桌上有麵包,冰箱裡有牛奶,你自己去拿好嗎?」
「我想吃麥當勞。」

如果小禹是台北人,敬禹應該會給他一巴掌,叫他自己去買。但小禹才來台北不到兩天,連轉角的便利商店都不知道怎麼去,怎麼可能叫他自己去買呢?

「老師真的很累,想再睡一下。你可以先吃別的嗎?」
「我想吃麥當勞!」

在小禹的辭典裡,並沒有「妥協」這兩個字。若是不達成小禹的願望,他肯定會把敬禹搞到抓狂。雖然敬禹早有與小禹未來相處的心理準備,
但實際面對這場磨難,敬禹還是有些難以適應。

「好啦!我載你去買啦!」敬禹坐起身來,揉揉眼睛,伸了個大懶腰。獲勝的小禹看著敬禹,臉上竟然露出得意的微笑,這抹可愛的微笑,在敬禹眼中卻充滿邪惡。

敬禹又對小禹說:「你去看阿嬤醒了沒,如果醒了就問她想吃什麼,出來時順便穿多一點衣服,騎車很冷。」

小禹一聲不吭便跑了出去。

敬禹起身穿上毛衣和防寒厚外套,走出門去,沒想到小禹竟然就站在門外,敬禹差點跟他撞了個滿懷。

「你怎麼站在這裡?」敬禹問小禹。
「那我要站在哪裡?」小禹反問敬禹。
敬禹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又問小禹:「阿嬤說要吃什麼?」
「她說吃家裡麵包就好了。」
敬禹打量一下小禹的穿著,他身上只穿著昨晚睡覺時穿的一件長袖白色內衣,再加上一件黃綠色的薄外套,下半身則穿著寶藍色的運動長褲。

「你也穿太少了吧?」敬禹問小禹。
「我不怕冷。」
「今天外面有寒流,台北跟南部的天氣是不能比的喔。」

小禹不答話。

於是兩人出門下樓,一出管理室大門,一陣帶著雨絲的寒風迎面襲來,連穿著厚重的敬禹,都不禁打了個哆嗦。敬禹轉頭看了看小禹,駝著背臉色發白。不過敬禹這次不想要太早關懷小禹,想讓他冷過一次之後,學一次經驗,以後不要白目鐵齒。

機車緩緩在早晨的台北街道中行駛,強勁的東北風帶走小禹身上僅剩的體溫,讓他冷得不斷發抖。

「很冷嗎?」
小禹難得「嗯」了一聲。
「你把手放進我口袋,這樣比較不冷。」

小禹將手放入敬禹的大衣口袋中,整個身體往前貼了過去,緊緊地抱著敬禹。

兩個人衝到麥當勞,買完又隨即衝回去,到家時小禹快凍僵了。敬禹抓起小禹冰冷的雙手,從嘴裡呵了一口氣,快速地搓了搓。

「下次不要鐵齒好嗎?老師說這些話是為了你好,沒有要害你的意思。」
小禹總算把話給聽進去,點了點頭。

進到大樓中庭,敬禹脫下身上的外套,裹在小禹身上。

「阿嬤要回去了,再來我們就要在一起一段時間,我知道你有的事情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如果你覺得不開心或是想家,無論如何都要告訴我,我們現在是同一個家的家人,一定要一起想辦法解決。」敬禹邊走邊對小禹說。

小禹沒說話,兩人走到電梯間,小禹忽然停下腳步,開口說:「老…老師。」

敬禹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小禹竟然叫他「老師」???

「我…我…。」小禹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
「加油,慢慢說,老師等你說。」
「我…我覺得…老師對我…很好…。」

聽到「很好」兩字,敬禹的眼淚已在眼眶裡打轉著。

「我…我會努力,不要讓…老師…你生氣。」

敬禹顧不了太多,直接衝了過去,緊緊抱住小禹。原本在眼眶中的淚水,也止不住地潸然落下。

一年多來的努力,總算到今天,才有了些許成果。

不過,對敬禹和小禹來說,這只是今後長期奮戰的開端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