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禹在小禹出門後,也拖著病體去診所報到,醫生說他感冒了,要多喝水、多休息。敬禹領了一大包藥回家,乖乖聽從醫生的話,吃了藥、沖了澡,躲進被窩裡,就這麼昏睡過去。不知睡了有多久,敬禹覺得自己身在半夢半醒間,忽然聽到房間裡有窸窸窣窣的聲音,雖然很不願意睜開眼睛,但這不尋常的聲音還是讓敬禹勉強睜開眼睛一看,兩個渾身濕透的少年就站在床邊。
 

不用說,這兩個人就是小禹和KUMA。

敬禹一看,立刻坐起身來,說:「你們跑到哪裡去淋成這樣?是要跟我一樣感冒嗎?我現在可沒有力氣照顧你喔。」

敬禹不知怎麼著,精神全都來了,下床一手拎著一個小孩,直走到浴室門口。

「衣服脫掉,進去一起洗比較快。」敬禹對兩個少年說。

兩個國中生乖乖地背對著敬禹,把身上的濕衣服一件件脫去,只剩下內褲。敬禹撿起地上的濕衣服,將門掩上,透過門縫對小禹和KUMA說:「內褲脫掉也丟出來,我丟進洗衣機洗,然後烘一烘。KUMA你就等衣服烘乾再回去吧!」

「老師,那我洗好以後,沒有衣服穿呢。」KUMA說。
「我先拿小禹的給你穿吧。」敬禹說。

於是小禹和KUMA分別將內褲脫掉,透過門縫,拿給敬禹。

浴室裡的小禹和KUMA冷得半死、不斷發抖,小禹趕緊站到浴缸裡,打開熱水沖洗著身體。比小禹矮一些的KUMA則擠到小禹和蓮蓬頭之間,與小禹一同分享冒著蒸汽的熱水。

「好舒服喔…。」KUMA說。

門外傳來敬禹的聲音,說:「你們沖完身體就泡個澡,讓身體暖和,才不會感冒。」

「好!」KUMA回答道。

小禹把浴缸的塞子塞上,讓水注入浴缸裡。小禹和KUMA兩個人就縮著腳,面對面坐在浴缸裡。浴缸裡水緩緩地增加,淹過了他們的腹部,接著是肚臍,最後是胸膛。

「你有跟你爸爸一起洗過澡嗎?」KUMA開口問小禹。
「沒有。」
「那有跟老師一起洗過嗎?」
「沒有。」
「我都會跟我爸爸一起洗澡。」
「我爸爸死掉了。」

KUMA聽到小禹這麼說,覺得自己的問題有些失禮,連忙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父親的事情。」
「沒關係。」

浴缸的水已經滿了,小禹把水龍頭關掉,浴室裡霧氣蒸騰,牆上布滿了小小的水珠。這時,門外又傳來敬禹的聲音說:「我幫你們拿好衣服了,放在門邊,洗好你們自己出來拿。」

「好!」KUMA說。

「你長得好高,我有點擔心沒辦法長高。」KUMA轉頭對小禹說。
「你還是小孩子,還會長高。」
說完,小禹指了指KUMA在水中的小KUMA。
「我那裡小小的,你的比較長,你的那個毛比我多很多,不過咧,我爸爸的更多。」KUMA比著他的胸口和腹部,又說:「他這裡、這裡都有很多毛。」
「很多毛很好,我喜歡男人味。」小禹說。
「才不好,我不喜歡很多毛。」KUMA說。
「我想要毛多一點。」
「那我的毛給你好了。」

小禹不答話,只是起身跨出浴缸,壓了些沐浴乳在手掌上,然後往身上抹,將全身都搓揉出細緻的泡沫來。

KUMA趴在浴缸邊,看著小禹洗澡,開口問小禹說:「你有喜歡的女生嗎?」
「我不喜歡女生。」
「你不覺得賴之晴很可愛嗎?」
賴之晴是小禹和KUMA般上的一個女孩子,她的身材嬌小,如鵝蛋般小巧白淨的臉上,有一雙大大的明眸,和精緻的五官。
「她不會喜歡我。」
「但我們可以偷偷喜歡她啊。」
「我不喜歡她。」
「那你喜歡誰?」
「都不喜歡。」
「難道,你喜歡李老師?」

小禹不回答KUMA,反而迅速地沖好身體,圍了浴巾,伸手拿了門外的衣服,穿上內衣褲,就留下一臉疑惑的KUMA在浴室裡,自己回房間去了。

小禹不知道該如何、也不想回答KUMA的問題。「喜歡」這個詞彙對小禹而言,實在太複雜了,複雜到他不想處理這個問題。小時候,小禹喜歡的人很明確,像是不生氣的阿嬤,也喜歡不悲觀的爸爸,之後敬禹老師也是他喜歡的對象。只是上國中之後,「喜歡」卻變得不再這麼單純,喜歡可以還是「喜歡」,卻也可以是帶有某種情愫的「愛」。小禹「喜歡」老師嗎?這是肯定的,但他「愛」老師嗎?好像有點這種感覺,但小禹又怎麼能夠去愛老師呢?小禹喜歡找機會靠近老師,也喜歡坐在老師機車後頭,輕輕摟住老師的感覺,這親密的舉動讓小禹甚至會有生理上的反應。

這實在太複雜了,沒想到KUMA卻大剌剌地將這複雜的難題翻攪出來,小禹討厭回答這個問題,也討厭KUMA當面問他這個問題。

只是,小禹長大了,他總有一天得誠實面對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