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小禹獨自出門上學去了,敬禹則是在中午過後才進補習班處理事務,直到五點回家,並沒有跟小禹打到照面。
畢竟是跟久未謀面女孩的約會,敬禹仔細打理自己的外表。平常敬禹對自己的外貌穿著都很隨性,反正他本來就是個帥氣的衣架子,怎麼穿都不會太難看。

 

弄了半天,也該出門了,敬禹拿了機車鑰匙,搭電梯下樓,走到停車的地方,準備騎車。敬禹一如往昔跨上機車,戴上安全帽,發動機車引擎,轉動油門。這時,敬禹忽然覺得後輪有股使不上力的感覺。敬禹覺得奇怪,便再催了一次油門,車子只能緩慢前行。「到底是怎麼了?」敬禹想。於是敬禹將機車架好,蹲下查看後輪的狀況。在昏黃的燈光下,敬禹只知道機車的輪子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弄破了,後輪沒氣自然也就騎不動。敬禹看了一下時間,與孜薇相約的時間只剩十分鐘,車子的事情只能晚些再處理了。好在餐廳離敬禹家不遠,敬禹便將車子停在原地,用最快的速度快走到餐廳門口。

這天天氣雖然不熱,但敬禹走到餐廳門口時,還是流了滿頭大汗。好幾年不見的孜薇已經站在餐廳門口等他,敬禹笑著跑了過去,氣喘吁吁地說:「不好意思,摩托車出了些狀況,所以我用走的過來。」孜薇說:「我也是剛剛才到。」說完,孜薇從包包裡拿出兩張面紙,遞給敬禹,說:「看你跑得滿臉是汗,擦一下吧。」

敬禹連忙用面紙擦拭整臉汗水,喘了口氣,敬禹就與孜薇進了餐廳。

這間餐廳用餐位置不多,是間小巧可愛的餐廳,說直接一點,就是很適合約會。敬禹和孜薇都點了義大利麵,餐點的水準也很到位,孜薇吃得很開心。飯後,兩人愉快地聊著天,聊以前在澎湖的往事、聊大學時代,也聊投入職場後的酸甜苦辣。聊著聊著,不知不覺也到了餐廳打烊時間。

「他們差不多要打烊了。」敬禹說。
「是啊,我們該走了。你要走回去嗎?」孜薇問敬禹。
「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囉。」
「我騎車來,順路送你回去吧。」
「妳有安全帽嗎?台北不比澎湖,處處都有警察呢。」
「如果你不嫌棄紅色的瓜皮帽,我倒是有一頂可以借你。」
「紅色的,讓我考慮考慮一下…。」敬禹想了想,問孜薇說:「妳有一頂可以借我,表示還有另一頂囉?」
「是啊,不過它是粉紅色的喔。」
「…那我還是戴紅色的好了。」

於是兩個人到櫃檯買了單,一起走出餐餐廳,孜薇的車就停在餐廳旁邊,是台白色的女孩款機車。

「我騎吧,這樣重心比較穩。」敬禹說。
孜薇是個嬌小的女孩,只有156公分高,若是載182公分的敬禹,比較沒辦法保持平衡。
「好。」孜薇戴上安全帽,將車鑰匙交給敬禹。
敬禹發動車子,等待孜薇上車,回頭問道:「坐好了嗎?」
「好了~」

在這個微涼的春日夜晚,敬禹騎車載著孜薇,看起來還挺登對的。孜薇偷偷將手放在敬禹腰際,臉上不禁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敬禹家離餐廳不遠,騎車不用幾分鐘就到了社區門口,敬禹將車子與安全帽還給孜薇,向她道謝。

「那麼近,不用那麼客氣。」孜薇說。
「那…。」
「怎麼了?」
「下禮拜可以再一起出來嗎?吃飯或是逛街什麼的都可以。」
敬禹鼓起勇氣對孜薇提出邀約。
「呵呵呵。」孜微笑了起來,直接點破敬禹的意圖,說:「李敬禹,你是想追我嗎?」

沒想到敬禹竟然回答:「不是耶。」
「不是?那你為什麼還要再找我下禮拜出來?」
「我想搏得妳的好感,讓妳來倒追我啊!」
敬禹這話,博得孜薇燦然一笑,握起拳頭往敬禹頭上一敲。

「會痛呢~」
「哼!你想得美,我可是有很多對象的好嗎?」
「是誰啊?說來聽聽。」
「為什麼要告訴你?」
「妳剛剛吃飯時明明就說最近沒什麼對象。」
「你以為是真的嗎?我只是怕講出來會傷你的心,才這樣說的。」
「好吧,那我只好努力跟這些看不見的對手競爭了。」
「那你得加油,我覺得你現在有些落後。」
「嗯…那我要加把勁才能讓妳來倒追我了。」
「討厭鬼!誰要倒追你?」

孜薇畢竟是來自七美的女孩,從小與海為伍,受到大海滋養的她,擁有海洋般寬廣豪爽的性格。孜薇從國中以來就是這樣的性格,也就是這種性格,深深吸引不像澎湖人的澎湖人敬禹。而孜薇呢?她從來沒忘記當年白淨的好學生李敬禹,幾年不見,敬禹沒有崩壞,反而長得更為高大帥氣,健美陽光的外表和風趣的談吐,一下子就虜獲孜薇的芳心。

「我回去囉,下禮拜再聯絡吧。」孜薇說。
「小心安全,騎慢一點喔。」

孜薇發動機車,揮揮手向敬禹說再見,敬禹看著孜薇的影子消失在路口轉彎處,才轉頭走向社區大門。

敬禹沒有直接回家,而是走到機車旁邊,端詳著洩氣的後車胎,心裡總覺得哪裡怪怪的。總之,現在機車行都關門了,只能明天一早牽去修理了。

回到家門口,小禹的鞋子放在門口,敬禹知道他回來了。打開大門,客廳裡一片黑暗,只有小禹的房間裡透出些許光芒。敬禹打開客廳電燈,走到小禹房門口敲了敲門,對裡面說:「我回來了,你在做什麼?」

房裡沒回音。

「怎麼不回答我?你在房間裡面嗎?」
小禹總算「嗯」了一聲。
「你來開門一下好不好?」
隔了一會兒,小禹才慢吞吞地把門打開。
「你晚餐吃了沒?」
小禹搖頭。
「什麼?你沒吃晚餐?為什麼不吃?」
「我不想吃。」
「我只不過是跟朋友出去吃飯,你在鬧什麼彆扭?」
小禹不說話。
「你要吃什麼?我去買給你吃。」
小禹依舊不說話。
「你沒意見,我就隨便買了。」

這時,小禹從口袋裡掏出敬禹出門前給他的500塊,拿給敬禹。敬禹沒多說什麼,一把將錢拿了過來。

小禹鬧彆扭,讓敬禹實在覺得很頭大,只是這小子不能罵更不能打,想跟他溝通卻總是溝通不良,雖說「耐心」是唯一的方法,但耐心不是常常有的,人總是會有情緒。
以往,敬禹多少都知道小禹在不開心什麼,但這次敬禹卻完全摸不著頭緒。

晚上十點多,餐廳大都關門了,還好路上有間賣宵夜的店家,敬禹進去叫了魯肉飯、炒麵,還有一碗貢丸湯。在等餐點的同時,敬禹發了訊息給茜宜,裡頭寫道:「曾光禹今晚還好吧?」茜宜丟回一個驚訝的表情給敬禹,反問他說:「很一般啊,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妳有看到他吃晚餐嗎?」敬禹問。
「沒有。不過我有問他怎麼不跟KUMA一起吃便當,他說在家裡吃飽了。」
「他騙妳,他根本沒吃。」
「他為什麼不吃?」
「我也不知道。他好像為我出門吃飯的事在鬧彆扭。」
「這有啥好彆扭的?」
「我哪知道啊~」敬禹接著說:「而且很奇怪的是,我出門前發現車子後輪沒風,好像是被人割破的。」
「喂,你該不會把這件事聯想到小禹身上吧?他不致於會做這種事吧。」
「倒也不是,我只是覺得很奇怪罷了。」
「那你是跟誰去吃飯?」
「國中同學。」

敬禹不太想把孜薇的事告訴茜宜,因為他知道茜宜喜歡自己,若是告訴她,茜宜多少會傷心,而且一路走來茜宜幫敬禹很多忙,現在也需要她幫忙解決小禹的問題,雖然有些對不起茜宜,敬禹只好先對茜宜隱瞞這件事了。何且,敬禹跟孜薇也才第一次吃飯,以後會怎麼發展,誰都不知道。

敬禹拿了餐點回到家裡,小禹還是關在房裡,敬禹敲門要小禹出來吃晚餐。小禹開了門,緩緩走到餐廳,敬禹將買回來的餐點打開放在桌上,要小禹趁熱吃。但小禹卻坐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你又怎麼啦?怎麼不吃?」敬禹問。
「你陪我一起吃。」

敬禹沒好氣地到碗櫃拿了一副碗筷,坐回位子上。

小禹看著敬禹,竟然低著頭笑了出來,他為了掩飾自己在偷笑,趕緊夾了炒麵就塞進嘴裡。

敬禹看著小禹可愛的舉動,也不禁笑了出來,隨即夾了顆貢丸,咬了一口。

小禹總算露出笑容,看來這事暫時告一段落,只是敬禹和孜薇下週又要出去吃飯,該如何對小禹說明呢?想到這裡,敬禹真覺得有些棘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