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禹本想在晚餐約會後,邀孜薇去看場電影,但小禹的事卻惹得他心煩意亂,便打消了念頭。
 

回家的路上,敬禹想著孜薇說的話:「小禹喜歡你。」教書這幾年來,外型亮眼的敬禹三不五時也會有來自學生的桃花,但他總是不以為意。
只是,小禹和一般學生大不相同,他既是敬禹的學生,也是住在同一屋簷下的朋友。敬禹寧願相信小禹只是青春期的懵懂,過陣子就沒事了。
走到家門口,小禹的鞋子放在鞋櫃裡,敬禹心想先別戳破昨天的事,便按了門鈴。小禹若無其事地走來開門,敬禹假意問他:「你有看到我的鑰匙嗎?」

小禹轉過頭去,指了指桌上的鑰匙。

敬禹看著臉不紅氣不喘的小禹,心想:「這小鬼臉皮還真厚啊!」

敬禹沒對小禹多說什麼,說句有事就進到房裡,拿起手機,上頭有三通小禹阿嬤打來的電話。連打三通,肯定有什麼要緊事,敬禹立刻回撥給阿嬤。

電話那頭的阿嬤對敬禹說,失聯多年的小禹媽媽阿雯,前幾天出現在雲林家門口,劈頭就問小禹在哪裡。阿嬤告訴阿雯說小禹人在台北讀書,阿雯看起來很不高興,一直嚷著要把小禹帶回去。

「怎麼可以說帶走就帶走?小禹跟她那麼久沒相處,也不知道對方的家庭環境到底適不適合他。」敬禹說。
「我當然是不肯啊,不過她說她是小禹的媽媽,說什麼不能讓我們亂來。」阿嬤說。

到底是誰在亂來?阿嬤說阿雯跟男朋友在北部開餐館,可以照顧小禹,她還問了敬禹的電話和地址,說過幾天會來找小禹。

事出突然,敬禹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阿嬤。掛了電話,只好向軍師茜宜求救。

茜宜聽到這事,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直說:「這也太扯,怎麼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

兩個人談了半天,就連足智多謀的茜宜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招拆招。

「那你要告訴小禹嗎?」茜宜問敬禹說。
「嗯…他最近情緒不是很穩定,我看這事我們自己先處理就好。」
「情緒不穩定?我看他還好啊。」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等把眼前的事搞定再跟妳說。」
「李敬禹,你很奇怪喔,你們之間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敬禹的託詞,一下就被茜宜的女性直覺給戳破。
「沒什麼秘密啦,反正之後有的是時間跟妳說。」

小禹的媽媽阿雯,因為工作關係長期在北部討生活。聽小禹阿嬤說,阿雯早在小禹爸爸還沒出車禍前,就在台北有外遇。小禹爸爸車禍之後,阿雯就完全沒了消息,直到前些日子才出現。阿嬤對阿雯拋夫棄子的行為極為不滿,每次抱怨家庭狀況時,都會把阿雯拿出來罵一頓。敬禹倒是想看看小禹的媽媽,到底是哪種人?是否真的那麼差勁嗎?

正當敬禹躺在床上沉思時,孜薇傳來訊息,說:「下次見面,把小禹一起帶來吧。」
敬禹回訊:「妳確定?他沒妳想像中那麼可愛喔。」
「那是你這樣覺得啦,說不定我可以跟他當好朋友呢。」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再好不過了,不過我覺得妳別抱太大期待。」
「換個人溝通或許有不同的效果啊,總是要誠實面對小禹吧。」

孜薇的話讓敬禹覺得很窩心,但敬禹卻覺得孜薇太小看小禹的狀況了。不過,既然孜薇自告奮勇想跟小禹溝通,就找個機會試試吧。

接下來幾天,敬禹和小禹卻也相安無事,敬禹絕口不提機車輪胎和鑰匙的事情,小禹好像也不知道他的所作所為早被敬禹給識破了。

敬禹原本是想找一天小禹去上學的日子,請阿雯到家裡來談,但阿雯吵著一定要看小孩。敬禹把這事與茜宜討論,兩個人都覺得先說個謊,讓他們與阿雯有碰面溝通的機會,至於小禹,還是不要讓他太快和媽媽相見。

週四早上,阿雯開著一台白色的進口車到了補習班門口。敬禹看著從車上下來的女人,總覺得與想像中不太一樣。阿雯是個高佻的女人,白皙的鵝蛋臉化著淡妝,看起來不像是有個國中生兒子的媽媽。阿雯是個漂亮的女人,而小禹清秀的外表,也是遺傳到媽媽居多。

阿雯一進門,劈頭就問敬禹說:「李老師,小孩呢?」
一旁的茜宜插嘴說:「江小姐,不好意思,我們覺得不要讓孩子太快捲入大人的世界,所以…」
阿雯不聽茜宜說完,臉色一變,拉高聲調說:「所以光禹不在?你們不是當老師的嗎?怎麼連這種事情也敢騙家長?」
茜宜向阿雯解釋道:「我們沒有騙,只是不想讓孩子…。」
「少那裏囉嗦,我是想帶孩子走才來的,結果你們說孩子去上課。那好,我現在就到學校把他帶回去!」阿雯說完,轉頭就走。
敬禹擋住阿雯的去路,說:「江小姐請你理智一點,小禹才來這裡不到幾個月,狀況比以前好很多,如果妳這樣直接介入,我們很有可能前功盡棄。」
「我很理智,不理智的是你們好嗎!我是小孩的媽媽,你們憑什麼不讓我看他?你們當初把他帶來台北,有經過我的同意嗎?」
「小禹是他爸爸跟阿嬤託我們照顧的!」敬禹也動了氣,大聲對阿雯說。
「所以你們只聽一個病人和一個歐巴桑的話就可以了嗎?那我這個媽媽算什麼?」
茜宜在一旁說:「這位小姐,妳也不看看你失聯多久了,他們當時根本找不到妳啊!」
「什麼?找不到我,我十年來手機門號都沒換過喔,而且我也會回雲林去看孩子。我是不知道他們母子倆在你們面前毀謗我什麼啦,不然可以找孩子來作證,看我這個當媽媽的到底有沒有負到責任。」
阿雯說完,硬是從敬禹身邊擠了出去。敬禹追到她身邊,說:「妳如果直接去看小禹,我不能保證他受到刺激以後,會不會又變回以前的樣子!」
阿雯不理敬禹,只是坐進車內,「啪」的一聲關上車門,隔著車門對敬禹說:「什麼不能保證?我兒子是有什麼問題嗎?」

敬禹在心裡好想對這位不講理的「媽媽」說:「妳是白痴嗎!?連妳兒子有學習障礙都不知道,還敢說什麼負責任!?」

茜宜也衝到車邊,說:「這位太太,我們跟妳兒子非親非故,如果不是李老師有心,沒人想淌這渾水好嗎?妳又不是不知道你們家的環境不適合妳兒子。我們只是對教育有熱忱,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孩子,所以…」

阿雯不等茜宜說完,關上車窗,踩下油門就開走了。

「她該不會真跑到學校去吧?」茜宜對敬禹說。
「這樣不行!」敬禹說完隨即跨上機車,加足馬力,想抄捷徑趕在阿雯之前衝到學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敬禹開始覺得自己真是熱情過頭,撿了顆燙手山芋,拿著也不是,放掉也不是,一個頭兩個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