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成熟男人,敬禹的理智最終還是戰勝了憤怒,他鬆開拳頭,一臉嚴肅地對小禹說:「之前你吵著我帶你去吃飯,現在要找你去你反而又不想去,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小禹總算開了金口,說:「Kuma叫我不要打擾你們。」

敬禹原先以為小禹只是自己一個人悶著,沒想到他竟然把這件事告訴Kuma。說來這是好事一樁,小禹總算肯把心裡的事跟其他人分享,這樣至少可以釋放一些小禹的心理壓力。

「我們都很歡迎你一起去,並不覺得被你打擾。」敬禹說。
「你明明就很勉強。」
「不勉強啊。」

一聽敬禹這話,小禹竟然笑了出來。敬禹不太知道他笑的用意,反正青少年總是很難捉摸。

「所以你要去嗎?」敬禹說。

小禹點了點頭,繼續笑著。

到了隔天傍晚,小禹洗好了澡,飛快地穿好衣服,待在客廳等敬禹。看到小禹殷殷期待的樣子,敬禹心中卻覺得有些忐忑不安,如果讓小禹知道自己和孜薇在交往,不知道他會不會當場發飆。

只是事到臨頭了,約定也不能改變,只好帶小禹出門了。

孜薇依照慣例,提早在餐廳門口等待。今天的孜薇看起來比以往更精心打扮,特別去燙了一頭微捲淡色棕髮,加上連身的粉紅色洋裝,看起來青春洋溢,就像個大學女生。

因為小禹愛吃牛排,所以敬禹挑了間牛排館作為約會場地。三個人入座後,氣氛顯得有些尷尬。敬禹拿來菜單,劃了一客菲力牛排和一客紐約客牛排後遞給孜薇。

「咦,你不用問小禹要吃什麼就直接幫他點餐了喔?」孜薇問道。
「不用啊,他每次都吃一樣的東西。」敬禹說。
孜薇看向小禹,問道:「你不想換個口味嗎?今天姐姐請你吃。」

小禹看起來有點害羞,並沒有答話。

「你應該喜歡吃有嚼勁的牛肉吧?這裡的丁骨牛排很不錯喔,要不要試試看?」

小禹搖頭。

「你這麼怕踩到地雷,那我多叫一客丁骨牛排,你試吃看看,真的很棒喔。」

敬禹對孜薇說:「多叫一客牛排這樣好嗎?他吃不完不就浪費食物?」
「李敬禹,你還真小氣呢!吃不完就包回去啊!」

孜薇的話,竟然讓小禹笑了出來。

「唷,你會笑耶,我還以為你不會笑。」孜薇對小禹說。
「我會笑。」小禹說。
「唷,原來你會說話耶,我還以為你不會說話。」

被孜薇這麼一說,小禹又低下頭去。

「就幫小禹叫兩份吧,我幫他買單。」

用餐過程中,小禹與孜薇之間有種不同於以往小禹對陌生人的相處方式,小禹的話依舊不多,但孜薇問他話,他都會回答,也常常被孜薇給逗笑。看著孜薇與小禹間自然的氣氛,敬禹突然覺得有些慚愧,身為老師,很容易習慣某一些處理事情的模式,很容易陷入窠臼,被問題所困住。反而是非教育專業的孜薇,用短短的時間,就能使小禹敞開心房。

食量驚人的小禹,將兩客牛排都吃完了。孜薇看著桌上的空盤,對敬禹說:「你可以出去走走嗎?我有一些私下的話要和小禹說,大概20分鐘就可以了。」

孜薇這突如其來的要求,並未出現在之前的沙盤推演。只是,孜薇都這樣開口了,敬禹也只好有些無奈地起身離開餐廳。

出了餐廳,敬禹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剛好巷子底有個小公園,敬禹便走到那兒,坐在長椅上,拿出手機隨意滑著打發時間。

20分鐘一到,敬禹就走回餐廳,剛進門就見到孜薇和小禹滿臉笑意聊得開心。

「你們聊了什麼啊?」敬禹問。
孜薇說:「這是我們的祕密,不能告訴別人。對吧,小禹?」

小禹微笑著點點頭。

既然是他們兩個人的祕密,敬禹也不好意思再多說。

吃完飯後,敬禹載小禹回家。小禹很開心,竟然難得自動自發幫敬禹整理客廳。敬禹心想,夏孜薇到底是有什麼魔力,竟可以把這個難搞小孩弄得服服貼貼、笑逐顏開?真要向她討教一番才對。

小禹上床睡覺後,敬禹打了電話給孜薇,問他和小禹到底說了些什麼。孜薇說:「就跟你說這是我和小禹的祕密,不能告訴你。雖然小禹只是國中生,但他也有保有自己秘密的權力,你讀教育的,這你應該知道吧?反正你就留心他的轉變,我覺得他會進步的。」

孜薇這話,讓敬禹無法再多說什麼,胡亂哈啦了一下,便掛斷電話。

只是,這樣的平靜的日子並未持續太久。幾天之後,茜宜一臉鐵青地找敬禹到茶水間說話。

「怎麼啦?」敬禹問。
「李敬禹,我知道我在很多方面上配不上你,但你也直接一些好嗎?交了女朋友就跟我說,為什麼要這樣遮遮掩掩呢?」
被茜宜這麼一說,敬禹好尷尬,他本來是想要過陣子再慢慢告訴她與孜薇交往的事,茜宜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呢?
「我…」敬禹不知該如何回答。
茜宜沒說話,只是轉頭掩面,哭著跑了出去。

「一定是小禹!又被他擺了一道!一定是小禹告訴茜宜這件事。小禹這傢伙平常明明就不愛講話,該不會一切都是小禹裝出來的?」

失去理性的敬禹,竟懷疑起小禹來。

整個下午,茜宜將自己關在辦公室裡,不看訊息,也不接電話。敬禹只得無奈地坐在位子上改考卷、備課。

通常小禹大概下午五點半左右會出現在補習班,但這天已經接近六點,卻還不見他的人影。敬禹感覺有些不對勁,便打了電話給小禹,但連著幾通小禹都沒接。敬禹越想越不對,就打給Kuma,Kuma告訴敬禹:放學的時候有一對男女來找小禹,他們一直跟小禹說話,但小禹不太理睬他們。那個女人一直拉著小禹的手,Kuma以為她是小禹的親戚之類的人。

「該不會是阿雯吧!」

敬禹立刻起身衝到外面,騎上機車就往學校飛奔而去。

還沒到校門口,敬禹看到阿雯正用力把小禹拉進汽車後座,小禹雖然不斷地掙扎,還是給拉了進去。

「喂!妳在做什麼?」敬禹大喊。

阿雯看到敬禹,隨即把車門用力關上,對駕駛座上的男人說:「開車!」男人油門一踩,白色的進口車便疾駛而去。

敬禹騎車追了上去,就在快追到白色車子時,前方路口燈號轉成紅燈,白車也不管紅燈,硬是衝了過去,造成許多車子緊急煞車,還有陣陣不滿的喇叭聲。

敬禹眼見就要跟丟白車,加足油門也要硬闖十字路口。才剛起步,一台黑色的轎車開了過來,猛然撞上敬禹的機車。

敬禹整個人飛在空中,他的眼睛仍盯著越離越遠的白車,然後重重摔在地上,頓時失去了意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