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嗎?)
 

敬禹覺得自己好像脫離了軀殼,在一片漆黑的虛無中飄蕩。

從小到大的種種事情,在敬禹的眼前鉅細靡遺地回顧。有人說,人在死前會回顧自己的一生。

這麼說來,敬禹的一生不但貧乏,還很短促。

最後一幕是小禹被阿雯推上車那一幕,他害怕的表情,讓敬禹覺得自責無比。

(真的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嗎?)

想到這裡,突然有一道強光從上方照射進來,照得敬禹睜不開眼睛。

與此同時,有微弱的聲音傳來,似乎是某種機器幫浦的聲音,更仔細聽,還有人的聲音。

敬禹努力往光線來源移動,奮力睜開眼睛。

黑暗退去,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車頂,敬禹的頸部被護頸保護著,只見有個有個戴著綠色醫療口罩的紅衣男子探過頭來,睜大雙眼看著他,對前面開車的人說:「患者醒了。」

敬禹想說些什麼,但喉嚨很乾,卻吐不出半個字。忽然,一陣暈眩襲來,敬禹又失去了意識。

救護車飛快地將敬禹送到醫院,陷入昏迷的敬禹被安排做了一系列檢查。敬禹運氣很好,除了手腳擦傷外,身體的重要臟器並未受傷。醫生怕他有腦震盪,需要觀察一晚,便替敬禹辦了住院。這時,敬禹醒了,也看到了匆匆趕到醫院的茜宜和她父親黃永鑫老師。

茜宜坐在病房沙發上,不發一語,她的爸爸黃老師倒是說了許多安慰敬禹的話。

黃老師說敬禹真是命大,機車被撞擊的那面損毀很嚴重,他到場都覺得敬禹在那種衝撞力道下,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只受到輕傷真的是上天保佑。黃老師一直追問敬禹為什麼要闖紅燈,敬禹沒力氣開口回答,也不知道怎麼替自己辯解,只能傻傻地躺在那裡。

茜宜站起身來結束了黃老師的獨白,落下一句「我得去看學生下課,晚一點再來找你」,便拉著爸爸走了。

病房裡頓時變得冷清,敬禹心亂如麻,他想起了小禹,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怎麼了。敬禹的手機在車禍中被撞爛,機車也半毀,通信與代步工具全沒了。想到這裡,敬禹又是一陣暈眩,只好閉上眼睛,在不知不覺間昏睡過去。

敬禹再醒來已經是午夜時分,茜宜裹著毛毯,躺在一旁的沙發上休息。茜宜見敬禹醒來,便對他說:「我打過那個女人的電話了,她說小禹在她那裡過得很好,下禮拜她會帶小禹來上課,也會幫他辦轉學,以後小禹就在她那裡住。」

雖然昏睡了好幾個小時,敬禹的頭還是隱隱作痛著。他虛弱地對茜宜說:「這樣怎麼可以……」

「人硬是被阿雯帶走了,我能有什麼辦法?你現在又躺在醫院裡,我還有補習班的事要忙,沒有太多精神去應付她。」

兩個人頓時沉默下來。

過沒多久,護理師來巡房,敬禹說他頭痛。護理師替他使用了止痛和鎮靜的藥物,說這些狀況有可能是輕微腦震盪所造成的,不過情況還在控制之中,睡一覺起來後明早再給醫師處理。

護理師走了以後,茜宜對敬禹說:「那女人我會繼續跟她溝通,但我深深覺得這只是白費力氣。」

敬禹不答話。

「對了,剛剛有個女生來找你,你在睡覺,她逗留了一下就走了。」
「誰啊?」
「她說是你女朋友,姓夏。」

敬禹不知該如何回答,病房裡的氣氛猶如凝結一般。

茜宜躺回沙發上,又說了一句:「那女生很漂亮,你是個有眼光的人。」

藥效很快地發作,敬禹又昏睡過去。

隔天敬禹又做了一些檢查,醫生說是輕微腦震盪,今晚再觀察一天,如果只是頭痛和頭暈,明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休息了。

茜宜拿了她的舊手機讓敬禹先用,而孜薇則是下午請了假,特地帶了雞湯和水果來探望敬禹。 

經過一天休息,敬禹感覺好了許多,食慾也不錯。

「那個女孩子就是你補習班的同學兼老闆吧?」孜薇問敬禹。
「她叫黃茜宜,是我大學時代最要好的同學。」
「她應該喜歡你吧?」

孜薇這話,讓敬禹嚇了一跳。
(她怎麼會知道茜宜喜歡我?)

「應該…是吧……」
「我昨天來看你的時候,她也在,我覺得她的眼神有點敵視。」
「是嗎……」

雖說女人的第六感很準,但孜薇未免太準了吧!看樣子,以後什麼秘密都瞞不了她了。

「你要好好跟她說啦,不要連這種事情都處理不好。」
「是是是,我會好好處理。」
(女人真是種麻煩的生物啊!)

敬禹接著說:「最近煩心的事情太多了,沒有時間跟她溝通。」

其實敬禹有試著跟茜宜溝通,只是茜宜不接受而已。

「至於小禹的事情。他既然是安全的,就讓他多跟媽媽培養感情吧。畢竟母子是天性,我們外人也不好說什麼。」孜薇對敬禹說。
因為頭還在暈,敬禹無法搖頭,只能搖搖手指,對孜薇說:「我不信任阿雯,她的方式根本就不是溝通,而是暴力手段。而小禹又是出了名的吃軟不吃硬,我不敢想像阿雯這樣蠻幹下去,小禹會變成什麼樣子。」

孜薇坐到敬禹床邊,輕輕地摸著他的額頭,說:「別想這麼多了,先養好傷吧。有健康的身體,我們才能一起處理這些事情。」
敬禹眼角泛出淚光,抿著嘴,說不出話。

嗜睡是腦震盪的症狀之一,敬禹和孜薇聊了一下天後又昏睡過去。

孜薇晚上還有事,她在傍晚時離去。離開前,她親了一下敬禹的臉頰,在他耳邊說了聲加油。

等到敬禹悠悠轉醒時,夜色已降臨在窗外。

床頭有醫院送來的晚餐,手機裡有父親發來的訊息,說他和母親明天會搭飛機來台北看敬禹。

敬禹坐起身吃了些晚餐,不知是醫院的餐點太健康到難吃,還是沒食慾,敬禹只吃了幾口就不吃了。

忽然,敬禹聽到門外有急促的奔跑聲,正想說發生了什麼事時,病房門猛然被打開。

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是小禹!

小禹身上穿著新衣服,腳上踩著新鞋子,一見到病床上的敬禹,二話不說就衝了過去,抱住敬禹。

敬禹和小禹四目相望,敬禹感慨地說不出話來,而小禹早已是滿臉淚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