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禹把頭埋進敬禹因為撞傷而隱隱作痛的胸膛,大哭起來。敬禹努力忍著溢眶的淚水,輕輕撫著小禹的背。
 

接著,敬禹還是哭了。

哭了許久,小禹才抬起頭,用紅腫的雙眼看著敬禹。

平常不習慣先開口的小禹,竟然搶在敬禹前頭問:「你怎麼了?」
「我啊,被車撞了。」
「為什麼?」
「那天為了追你媽媽的車,沒注意到交通號誌,闖紅燈被汽車撞了。」
「有受傷嗎?」
「手腳擦傷,胸口有點痛,還有輕微的腦震盪。」
「好嚴重。」

「那你呢?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醫院裡?」
「我問Kuma的。」
「你跑出來,有跟你媽媽說嗎?」

小禹搖頭。

「你沒跟她說,她豈不會很著急?」
「我不認識她。」
「她是你媽媽,你怎麼可能不認識她?」
「不認識。」

敬禹上下打量了小禹一番,只見小禹一身乾淨,穿著新鞋新衣,這幾天應該過得還算不差。
「你的衣服鞋子都是新的,是媽媽帶你去買的吧?」

小禹點頭。

「可見她是愛你的啊。」

敬禹竟然在替阿雯說話,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她不愛我,她把我丟在斗南。」
「她當初可能有什麼苦衷吧。」敬禹繼續替阿雯辯護。
「我不是她的小孩,我沒有媽媽。」

看來,阿雯棄子離家的過往,對小禹了難以磨滅的傷害。

「姊姊有來照顧你嗎?」小禹口中的姊姊是孜薇。
「有啊,她下午有來。」
「姊姊有跟黃老師碰面嗎?」黃老師是指茜宜。
「你為什麼要問這個?」
「有嗎?」
「有啊。」
「黃老師有生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
「有嗎?」

(這小子,連茜宜的不滿情緒都看出來了。)

「沒有啦,她們很好,沒有人生氣。」
「你喜歡哪一個?」

敬禹伸出纏著紗布的手,捂住小禹的嘴,說:「這是我的私事,不想告訴你。」
小禹扳開敬禹的手,繼續追問:「是姊姊嗎?」

「痛痛痛啊!」小禹粗魯的舉動,弄得敬禹直喊疼。
「對不起。」
「我可是車禍的傷患,你長大了,力氣很大,別太粗魯。」

小禹點頭。

敬禹告訴小禹桌子上的餅乾水果可以吃,看來小禹肚子也餓了,就起身到桌子旁找尋想吃的東西。就在此時,病房的門被打開了。房裡的兩人同時看向門口,阿雯一臉不悅地站在門外,身後跟著茜宜,還有當天開車的男人。

小禹看到阿雯,趕緊躲到敬禹病床後頭,靠著牆壁,雙拳緊握。

三個人走了進來,男人把房門關上。房裡沒人坐著,只有阿雯兇巴巴地說:「你為什麼要逃家?」

她說話的對象是小禹。

小禹雙眼圓睜,瞪著他的母親,一個字也沒說出口。

「你探病探夠了吧,可以回去了吧。」

站在茜宜身後的神祕男子也開口了,說:「光禹,跟我們一起回去吧。晚上我帶你去逛夜市,你不是很喜歡吃牛排嗎?過幾天如果你還想來看老師,我再載你過來。」

這個男人的聲音挺細柔的,雖然有刻意壓低,卻讓人聽起來覺得有些奇怪。

小禹一動也不動。

阿雯氣得想衝向小禹,茜宜拉住她的手,說:「小姐你可以冷靜一點嗎?這種態度對你兒子真的一點好處也沒有。」

阿雯用力甩開茜宜的手,冷笑道:「黃小姐,你不要再隨便碰我,不然我會告妳喔。我兒子我要怎麼教,是我的事,他現在這樣扭扭捏捏,一句話也說不清楚,不就是你們這些老師造成的嗎?」

這話聽在敬禹耳裡,簡直火冒三丈。她竟然敢說小禹的狀況是「老師造成的」!?沒有我們這些老師的努力,妳兒子早就被送到特教學校了吧!

換男子拉住阿雯的手,說:「好了啦,阿雯。光禹看起來很喜歡老師,就先讓他在老師這邊啦。」
「你不要替他們講話,他們把我兒子搞成這樣我還沒找他們算帳咧!現在還要我兒子跟他們住一起,你是在想什麼?」
「人總是要慢慢相處才會熟悉,妳離開斗南那麼久,小禹都不認識妳了。妳不慢慢跟他培養感情,突然要他去住我們家,就算是我也會不開心啊。」
「離開斗南是我願意的嗎?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他爸跟他阿嬤是怎麼對待我的……」

這下子,換成阿雯躲進男人胸口啜泣起來。

茜宜一臉無奈地看著敬禹,現在沒有一個人想知道阿雯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們雙方都有苦衷,讓我當個公親(和事佬)好嗎?這一個月,小禹上學的日子住李老師家,週末來我們家,一個月過後,大家再一起斟酌意見,看是要怎麼處理對孩子比較好。我覺得學期中把孩子帶走,還要轉學,不是個好方法。」

這個男人肩膀並不寬,身材也不高,臉上帶著一股秀氣的感覺。

「這樣對我不公平。住他家五天,住我們家兩天,這樣對嗎?」
「那不然…禮拜五下課就接小禹過去,禮拜一早上我載他來上課,這樣可以嗎?」
「隨便你,我受不了這些自以為是的老師了。」

敬禹、茜宜都是家長口中的優良教師,在阿雯眼中卻是自以為是的混蛋。

阿雯抬起頭,望向小禹,含著淚水,用少有的溫柔口氣說:「光禹,要跟媽媽回去嗎?」

小禹站在原地,面無表情。

阿雯拉著男人的手,悻悻然地走了。

小禹看到媽媽離開,隨即衝到茜宜身邊,緊緊摟著她,又哭了。

小禹雖然已經比茜宜還要高大許多,但現在的他,只是個歷經苦難的孩子。

茜宜哭了,而敬禹也撇過頭去,偷偷拭淚。

病房裡的三個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彼此感情的聯繫,卻比剛剛離去的血親還親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