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小禹和阿雯看似針鋒相對,但兩個人固執且不講理的個性,卻是很相近。
 

小禹對敬禹強烈的眷戀,讓阿雯不得不放軟態度,答應讓小禹回敬禹家住。

一路被大人們擺佈的小禹,總算在母子衝突中扳回一城。

這晚小禹睡在病房,倒也沒發生什麼事。隔天一早醫生來了,做了一些簡單的詢問和觀察後,覺得敬禹的情況好多了,就建議敬禹回家休養。

這天是週四,茜宜開車來載敬禹和小禹回家。

回到家裡已經是傍晚,茜宜和小禹扶敬禹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茜宜去廚房煮晚餐,小禹則負責打掃家裡。

自我中心的小禹,不是個會自動自發打掃家裡的孩子,上一次他主動幫敬禹打掃家裡,是想要求敬禹帶他去參加與孜薇的約會。近來這番折騰,迫使著小禹長大,他開始理解到,別只在乎自己無法帶來圓滿的結果,在適當的時候幫忙別人,不但可以得到想要的,甚至回報會出乎意料地多。

看著小禹忙碌的身影,敬禹覺得自己的努力有了收穫。

「曾光禹!」從廚房裡傳來茜宜的聲音。
「幹嘛?」
「你幫老師去附近賣場買一打蛋和小瓶的醬油回來好嗎?」
「我沒有錢。」
「今天提回來那個綠色提袋裡有一些錢,你拿去買。還有,你也可以順便買今天晚餐喝的飲料。」
「好喔!」

飲料這件事情,總是可以說動小禹去幫忙跑腿。

小禹前腳剛走,茜宜後腳就從廚房出來。

「李敬禹,你有好一點嗎?」
「還算可以。」
「你可以思考複雜的事情嗎?」
「我試試。」
「沒時間讓你試了。」
「是什麼事情?」
「你知道今天是星期幾嗎?」
「好像是…禮拜…禮拜四?」
「你還記得阿雯說曾光禹是哪一天要去她那裡嗎?」
「禮拜五放學後。」
「那你覺得曾光禹會乖乖去阿雯那裡嗎?」

茜宜這話,讓敬禹不禁嘆了口氣,說:「如果小禹不去,不就破壞了我們和阿雯僅有的共識嗎?」
「如果強迫他過去,他很有可能又會逃走,卻不見得會逃回這裡了。」

不知是這個問題太難解,或是腦震盪的後遺症,敬禹的腦袋又暈眩起來。

茜宜看敬禹臉色不對,連忙問:「你還好吧?」
「頭有點暈,靠一下椅背就好了。」
茜宜拿了個枕頭讓敬禹能夠靠著舒服一些,接著說:「或許可以試著跟阿雯身邊那個女人溝通看看。」
「女人?他男的吧?」
「『他』是個女的啊,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敬禹想了想,說:「是有點不像男人……」
「相信我身為女性的直覺,那個人是女的。」
「如果他是女的,那阿雯為什麼還跟她狀似親暱?」
「李敬禹,你也太落伍了,人家兩個女人相愛不行嗎?」

這不是敬禹第一次被罵落伍了,之前孜薇也這樣罵過他,不過敬禹還是寧願相信阿雯和『她』只是一般的閨蜜。

「那該怎麼跟她聯繫?」

說到這裡,茜宜聽到大門門鎖開啟的聲音,連忙向敬禹比了個「噓」的手勢,就回廚房了。

小禹在家,敬禹和茜宜也不好多談些什麼。

吃完晚餐,茜宜對小禹說:「我晚上教室還有事要忙,得先走了。你應該有辦法協助他吧?」

小禹笑了,拍拍胸脯,比了個ok的手勢。

茜宜離開後,敬禹又覺得疲累起來,就請小禹扶他進房休息。

敬禹本來以為會一覺到天亮,沒想到睡沒多久就被小禹給吵醒了。

「怎麼了?」敬禹揉揉惺忪的雙眼問小禹。
「不洗澡嗎?」
「我手腳都包著紗布,怎麼洗?」
「不洗很髒。你之前就嫌我髒,不讓我在你的床上睡覺。」
小禹指的是之前在敬禹家發生的事情,那時敬禹說小禹髒,不准他上床。

敬禹說:「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學校沒教過『因時制宜』這句成語嗎?」
「我幫你洗。」
「這樣我豈不讓你全身看光光?」
「有什麼好看的?」

(還在那裡嘴硬,明明就很想看。)

小禹爬上敬禹的床,用力推著他的後背,要他坐起身來。

「好啦!好啦!去洗澡吧。」

小禹又笑了。

小禹扶著敬禹慢慢走向浴室,然後拿了把塑膠椅,讓敬禹坐下。

不等敬禹開口,小禹竟自己先把全身衣服脫個精光,只剩下一件四角褲。

「不是我要洗澡嗎?怎麼是你在脫衣服?」
「不脫掉衣服會弄濕。」
「還好吧,我現在不能碰水,頂多就擦澡。」

雖然如此,小禹也不把衣服穿回去,只是在他面前蹲下,小心翼翼地替他脫掉T恤。

「你要站起來才能脫褲子。」小禹說。
「擦擦身體就好了,不用到脫褲子吧?」

小禹做出捏鼻子的動作,怪裡怪氣地說:「不洗那裡,很臭。」

敬禹無奈地看著小禹,現在這乳臭未乾的小鬼是唯一能夠照顧他的人,就算心裡有再多意見,也只能順著他的意了。反正他愛看,就讓他看個夠吧。

敬禹站起身來,小禹二話不說就將短褲脫掉。敬禹瞬間覺得尷尬萬分,雖然男人之間裸裎相見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他與小禹之間是老師與學生的關係,年紀也差了十多歲,再加上孜薇所說「小禹喜歡你」的話仍記憶猶新,敬禹便撇過頭去,不想再看。

小禹倒是很溫柔地緩緩脫下敬禹的內褲。

敬禹以為小禹會有下一個動作,但時間好像凍結一般,小禹什麼動作也沒做。敬禹只好轉頭一看,沒想到小禹竟然直直地盯著敬禹的下體發呆。

「幹嘛看著那裡發呆?」

小禹這才回過神來,笑著搖了搖頭。

小禹用濕毛巾幫敬禹擦拭身體。小禹仔細地擦著,從臉、頸部、背部、胸口、腹部。終於要擦到關鍵的部位了,小禹的動作卻有些裹足不前。

反正敬禹也不太想讓小禹碰他那裡,便說:「那裡就別擦了吧。」
小禹搖頭說:「那裡最髒,怎麼可以不擦。」

小禹閉上眼睛,拿起手中毛巾,還是往那兒給擦下去。

此時敬禹發現了一個尷尬的事實。小禹寬鬆的四角褲就像是搭起帳棚,撐起布料的是小禹胯下那根硬梆梆的柱狀物。

(這小子,竟然勃起了!)

敬禹不由得承認孜薇的判斷,小禹喜歡他。

自幼長相俊美的敬禹,被女生告白早已習慣成自然,但這是第一次有男性用勃起的身體向他告白。敬禹對眼前這一幕,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禹會不會趁機「推倒」我?)

小禹當然沒有敬禹想的那麼糟糕,他反而是過了一會兒,看到敬禹盯著他瞧,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小雞雞翹得老高。 

小禹竟羞紅了雙頰。

敬禹從來沒看過小禹臉紅,他一直以為這小鬼根本不懂什麼叫「害羞」。

敬禹忍不住出言揶揄了一下,說:「曾光禹,你幹嘛臉紅。」

小禹被這麼一說,臉更紅了,停下動作,整個人轉向牆壁怔立著。

「你不能這樣就停了啊,我還沒穿衣服呢。」

小禹還是站著不動。

「耍什麼任性啊,是你說好要幫我擦澡的呢。」

小禹這才開口說話:「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子。」

敬禹聽了,覺得好氣又好笑。

(他們學校難道都沒在教性教育嗎?)

「男生這樣很正常啊。」
「那為什麼只有我這樣,你沒有?」

這話讓敬禹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不能告訴他:「因為你喜歡我,所以會勃起,而我對你的身體沒興趣,所以不會勃起。」

小禹的心靈已經夠脆弱了,這得要好好解釋。

只是,該怎麼解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