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現在生病啊,比較沒有生理反應。」敬禹說。
 

(糟了!!!)

此話一出,敬禹立刻後悔,恨不得自己掐死自己。這樣的話,不就能這樣解讀:「我是因為生病,所以對你沒生理反應,等我病好,我就會對你有反應了。」

小禹好像也聽懂了,轉過身來,對著敬禹笑了。

(天吶!!!)

看到小禹的笑容,敬禹更覺得「這下代誌大條了」。

小禹拿起濕毛巾,替敬禹擦完大腿,再拿一條乾毛巾簡單擦拭敬禹周身,最後幫敬禹穿上乾淨的衣服。

回到房間,敬禹沒時間懊惱,因為他看到手機上有茜宜傳來的訊息。

茜宜寫著:「明天該怎麼辦?」

敬禹撥了電話給茜宜,對她說:「我也不知道明天要怎麼辦,而且我現在的狀況也沒辦法到學校去處理這件事。」
「要讓學校方面知道這件事嗎?」
「我覺得學校的人不知道全盤狀況,讓他們介入反而會把事情搞得更不可收拾。」
「說來說去,還是得找到那個女人的聯絡方式。」
「一點線索也沒有,從何查起?」
「你試著去問小禹如何?說不定他會知道一些訊息。」
「嗯……」

敬禹覺得小禹應該沒辦法提供太精準的資訊,但事到如今只能死馬當活馬醫,試試看了。

小禹本來關燈要睡了,敬禹叫他到房裡,小禹開心地直接跳上敬禹的床鋪。

(他該不會以為我是找他來一起睡覺的吧?)

「問你幾個重要的問題,你要好好回答喔。」

小禹沒回答,只是像小孩一樣,在床上扭來扭去。

「你知道跟你媽媽在一起的女人叫什麼名字嗎?」
小禹一邊扭動,一邊說:「歐俊翔。」
「歐俊翔?你怎麼知道他的全名?」
「就知道啊。」
「怎麼寫?」
「歐,就歐巴桑的歐;俊就帥哥那個俊;翔……」
「吉祥的祥?詳細的詳?香味的香???」

小禹搖了搖頭。

「就大頭仔那個翔。」
「大頭仔?」
「就國小那個……」

敬禹想了半天,總算想起來之前和小禹同班的男孩姚士翔,他的綽號就叫「大頭仔」。

「姚士翔的翔?」

小禹拼命點頭。

「歐俊翔…這是個男人的名字啊。」
「他就叫歐俊翔啊…」
「那你媽媽跟他是住一起嗎?」
「他們住在賣咖啡的樓上。」
「賣咖啡?」
「他們在樓下賣咖啡。」

把小禹的意思拼湊起來就是:阿雯跟這個叫做「歐俊翔」的人合開了一間咖啡店,而他們就住在咖啡店樓上。

「那你知道咖啡店的名字嗎?」
「英文看不懂。」
「那你知道咖啡店開在哪裡嗎?」
「很遠的地方。」

看樣子,小禹能夠提供的訊息只有這樣,敬禹便說:「好啦,謝謝你,你可以去睡覺了。」
「不是睡這裡?」
「你睡這裡我要睡哪裡?」
「我們一起睡。」

小禹真的把敬禹在浴室裡的話給徹底誤解了,認為敬禹對他有意思。敬禹沒空「開導」他,便說:「我現在手腳都受傷,跟你一起睡,要是碰到傷口會痛,所以等我好了我們再一起睡。」

小禹一聽,開心地從床上跳起來,跑回房裡去了。

好不容易打發了小禹,敬禹隨即打電話給茜宜,把消息告訴茜宜。

「歐俊翔,咖啡廳...很模糊啊,只能試著從網路上查看看了。」
「麻煩妳了。」
「李敬禹,你哪時不麻煩我呢?」
「妳人最好了,可愛的茜宜姐姐。」
「你去對你的夏小姐甜言蜜語啦!」

說完,茜宜直接掛了電話。這個有點可憐的女生,看樣子還沒從敬禹和孜薇交往的創傷中恢復過來。

這晚敬禹雖然吃了藥,但整夜做夢,睡得不是很好。

早上起來,小禹已經出門上學去了。

整個白天,敬禹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茜宜是否能夠找到歐俊翔的聯絡方式。

中午,孜薇特地請了一小時的假,送午餐來給敬禹吃。

敬禹詳詳細細地告訴孜薇這兩天所發生的事,這位生性開朗的女孩兒不覺得苦惱,反而鼓勵敬禹應該正面積極些,她對敬禹說:「放心,茜宜一定可以找到那個女人的。至於小禹,就讓我來跟他溝通吧。」

(小禹平常最聽孜薇姐姐的話了,溫柔可人的孜薇姐姐肯定可以開導小禹,走出對敬禹的單戀。)

吃完午餐後,孜薇替敬禹換傷口的紗布。

敬禹也把小禹昨晚洗澡的事告訴孜薇,孜薇聽了哈哈一笑,說:「看樣子,我得讓賢了。」
「什麼讓賢?我不喜歡他啊。」
「這很難說喔,性向是會流動的,說不定你哪天就發現自己愛上他了。」
「夏小姐,妳正經一點啦。我跟他年紀差那麼多,而且我又是他的老師,怎麼可能跟他發生情感。」
「但是我覺得你對他有十足的情感耶。」
「哎呀,這種情感跟那種情感不能相提並論。」
「你當初義無反顧把他帶來臺北,若不是具有強烈的情感,怎麼會做出這種蠢事?」
「就說這種情感跟愛情不同嘛!」

敬禹說到這裡,用沒受傷的左手握起孜薇的手,放到臉上摩擦,說:「我對他是感情,對妳是愛情!」

孜薇也靠了過來,輕吻了一下敬禹的額頭,笑著說:「所以你要我開導他嗎?」

敬禹轉過頭也親了孜薇的臉頰,說:「是啊,全都拜託孜薇姐姐了。」

現在的敬禹,除了拜託茜宜和孜薇外,也沒其他的辦法了。

「如果開導後他喜歡上我呢?」
「那我只能跟他用男人的方法解決了。」

此話一出,孜薇和敬禹都大笑起來。

敬禹好久沒有笑得這麼開懷了。

孜薇離開以後,換茜宜打電話來,說跟歐俊翔約好了,下午三點在小禹學校附近的咖啡店見面。

敬禹雖然因為腳受傷不方便,但說什麼也得去跟歐俊翔碰面,就請茜宜來載他。

在車上,敬禹好奇地問茜宜是怎麼找到歐俊翔的聯絡方式。茜宜說,既然有「歐俊翔」和「咖啡店」這兩個「關鍵字」,她就用這兩個字去做網路搜尋,沒想到竟然找到歐俊翔咖啡店的電話,就這樣跟他聯繫上。

「妳實在是太厲害了!」敬禹說。
「我一直是你的救火隊啊,不使命必達怎麼行?」
茜宜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女性的自豪。

到了咖啡店,歐俊翔已經在那裡了,跟咖啡店老闆開心地聊著。

「你們來啦,坐坐坐。」
中年老闆看到茜宜,便對歐俊翔說:「你也認識黃老師喔。」
歐俊翔笑了笑,說:「是剛認識的朋友,借貴寶地聊聊天。」
「好說好說,您肯來小店賞光,是小店的榮幸。」老闆說。

三個人坐定,歐俊翔率先開口,說:「阿雯不是你們想像的那種女人,我夾在你們中間,都可以理解你們各自的立場。阿雯一直覺得你們都在灌輸光禹一些偏激思想,讓光禹去怨恨她。至於你們應該是覺得阿雯很不可理喻,是個歇斯底里的瘋婆子。我這陣子常常勸阿雯,勸她不要那麼固執,但以前在雲林的事,讓她碰到相關的人事物都很難溝通。」

茜宜說:「我們知道大家都很辛苦,阿雯的心結只能慢慢解開,現在最直接的問題是小禹今天不可能到你那邊去住,這個倔強的小孩,有太多次逃家的經驗。上次他還會跑回來找我們,但這次如果我們聯手把他送去你家,那他就不會再跑回來了。你應該知道,小禹是個非常特別的孩子,阿雯的作法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只是,如果今天下課後阿雯沒看到小禹,歇斯底里的會是她,說不定還會衝去李老師家。」歐俊翔說。

面對這棘手的問題,咖啡店內的三個人竟都沉默了。

歐俊翔撥了撥他的短髮,站起身來對敬禹和茜宜說:「不好意思,我出去抽根菸,順便思考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