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禹對男孩笑了笑,男孩臉上卻沒什麼反應。被比自己小十歲以上的男孩擺臉色,敬禹心裡著實不舒服,只好趕快開門,逃離這裡。
 

正要進房時,歐俊翔從樓梯走了上來,看到敬禹,便說:「老師洗好澡了嗎?」

敬禹擠出笑容,說:「手腳都受傷沒辦法用水洗,只能用毛巾擦一擦。」
「您這樣一說,我覺得好愧咎。若是當天我不開那麼快,您就不會發生車禍了。」
「你別自責,這是我闖紅燈自找的,只受輕傷已經是運氣好了。真的跟你們沒關係。」

歐俊翔走到男孩身旁,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敬禹對這親密舉動覺得有些意外。

(這男孩和歐俊翔到底是什麼關係?)

歐俊翔自己解答了這個問題,對敬禹說:「一直忘了跟老師介紹,這是我兒子,叫阿龍。」

(歐俊翔的兒子?這樣的男人婆,竟然有兒子?)

「阿龍,這位是李老師,小禹就住在他家。」

阿龍「喔」了一聲,看了敬禹一眼,立刻將目光轉向電視螢幕。

敬禹覺得,阿龍似乎不太喜歡他們這群人來家裡住。

「老師,一起來看電視啊?」歐俊翔說。
「謝謝你。不過我要先回房間換傷口紗布。」
敬禹實在不想與歐俊翔和阿龍坐在一塊兒。
「好喔,那您換完再出來,我會準備水果讓大家吃。」歐俊翔倒是沒發現敬禹在逃避。
「真是謝謝你。」

敬禹回到房裡,坐在床邊,開始拆腳上的紗布。傷口狀況又好了一些,都已經變硬結痂了,希望傷可以快點好,這樣就不用每天被小禹拉去擦澡。

沒有小禹的協助,敬禹自己換藥顯得有些吃力。敬禹一邊換,一邊想:「這個家庭的狀況看起來似乎沒那麼單純,有不定時炸彈阿雯,又有一個擺臭臉的阿龍,歐俊翔看起來很好相處,但會不會是裝出來的呢?每個週末讓小禹來這裡,他真的會快樂嗎?」

好不容易換好右腳的藥,敬禹停下動作,想說小禹回來再叫他幫忙換好了,先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吧。

(怎麼洗這麼久……)

等著等著,敬禹竟然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敬禹才在小禹和Kuma的嬉鬧聲中醒來。

看到過度興奮的兩個少年,才剛睡醒的敬禹,隨即發揮身為老師絮叨的本領,對他們說:「這裡是人家家裡,你們講話也小聲一點,不要吵到人家。」
「她說這是我家。」小禹回嘴。
「雖然是你家,也要顧慮到別人的感受。」敬禹看小禹要繼續頂嘴,只好轉開話題,笑著對他說:「你可以先幫我換藥嗎?」
「Kuma也要一起。」

於是小禹和Kuma開始七手八腳地替敬禹換紗布並上藥,小禹已經幫敬禹換過幾次藥,算是很上手,也可以當小老師教導Kuma。

在Kuma的幫忙下,才一會兒功夫就換好了。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歐俊翔的聲音,對房裡說:「李老師,水果切好了,快點來吃喔。」
「好,謝謝你。」敬禹回答。

「走吧,出去吃水果了。」

一出房間就有一大盤水果擺在桌上,小禹毫不客氣,一屁股坐到沙發上,一個動作就拿起一串葡萄,放進嘴裡咬了一顆,完全沒有留意到阿龍也要拿。被冒犯到的阿龍,惡狠狠地盯著小禹,一臉怒氣。這時敬禹被Kuma扶著慢慢坐下,並沒有見到阿龍生氣的表情。

歐俊翔也沒看到這一幕,反而叫阿龍去問阿雯要不要吃水果,阿龍心不甘情不願地站起身,擺了張臭臉去敲阿雯的房門,只聽到阿雯在房裡喊著:「你們不要管我!」

走回來的阿龍,清秀臉龐上的表情卻更難看了。

「這麼好吃的水果,她不吃就算了,我們自己享受吧。」歐俊翔說。

盤子裡放著進口的櫻桃、葡萄、李子,還有在地的荔枝、水蜜桃。眾人都吃得不亦樂乎,只有阿龍吃了幾個葡萄後,就說要回房去了。

「歐胤龍,你是在鬧什麼彆扭啊?」歐俊翔對兒子說。
「沒事啦!」阿龍撂下一句,便跑進房裡。

歐俊翔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這孩子也在鬧情緒啊。」
敬禹不敢問為什麼,只得說場面話:「父母難為啊!」
「是啊,我得好好開導他們兩個了。」

敬禹沒再跟歐俊翔說些什麼,反而是歐俊翔努力地想和小禹聊天。或許是敬禹和Kuma在場,小禹對歐俊翔的心防也逐漸卸下,雖然說話還是這麼無厘頭,但總算是有所反應了。

吃完水果,四個人坐在客廳看電視,期間只有阿龍出來兩次,又默默回房。至於阿雯則依舊關在房裡,一步也不願意踏出門口。

看看時間,已接近午夜十二點,歐俊翔端起盤子,對敬禹等三人說:「好啦,時候不早了,大家都該休息囉。」
「我還不想睡。」小禹說。
「都快十二點了,你得睡了。」敬禹說。接著又說:「今天有Kuma陪著你睡,你可以開開心心睡到天亮。」

小禹嘟起嘴,不再說話。

於是眾人分別回到各自的房間裡,敬禹整理了一下,吃完藥,關了電燈便上床躺平了。

歐俊翔家裡的床墊十分舒適,敬禹躺下沒多久,睡意就不斷襲來。在半夢半醒之間,敬禹心中卻浮現「今晚應該不會那麼簡單就結束」的想法。
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敬禹也不知道。

就在敬禹昏睡過去後不久,房門被打開了,一個人影跑了進來,藉著小夜燈的光線,溜上敬禹的床。

爬上床的舉動讓敬禹醒了過來,他心想:「這個人一定是曾光禹。」

敬禹也不睜開眼睛,「不是有Kuma陪你嗎?為什麼又跑到我房裡來?」
「我想跟你一起睡。」回話的聲音的確是小禹。
「你找Kuma來,結果你自己一個人跑下樓,這樣他會很傷心喔。」
「不會,他睡著了。」
「他睡著了,你也應該陪著他一起睡啊。」
「我睡不著。」
「為什麼睡不著?」
「因為很多人都不喜歡我。」
「誰不喜歡你?」
「很多人,他們覺得我很麻煩。」
「不會啊,你怎麼會很麻煩?」
「我個性不好,沒有人喜歡。」
「我喜歡你啊。」
「你比較喜歡姐姐吧。」

小禹又提起了孜薇。

「曾光禹同學,你怎麼又說這樣的話呢?這是兩種不同的喜歡,一種是男生和女生之間的喜歡,另一種是老師對學生的喜歡。舉例來說,你阿嬤喜歡你,但是她對你不是男生和女生之間的喜歡,懂嗎?」
「為什麼男生一定要喜歡女生?」
「也不一定,男生也可以喜歡男生,女生也可以喜歡女生,這都是很自然的。」
「那你為什麼喜歡姐姐,不能喜歡我?」
「因為老師喜歡的是女生,對男生沒有感覺。」
「那我喜歡老師,男生喜歡男生,是不是很奇怪?」

這就是小禹對敬禹的告白,雖然早有心理準備,沒想到小禹卻在這時來這招,竟也讓敬禹措手不及,難以應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