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禹答道:「倒是不會奇怪,但是喜歡要相互喜歡才能說得上真正喜歡。」
 

「所以你不喜歡我。」

小禹依舊無法理解為什麼不能喜歡敬禹,而敬禹為什麼不喜歡他。面對這種無限迴圈的情況,敬禹只好採取「轉移話題」的策略。

於是敬禹問小禹:「我問你個問題。你上次來這裡的時候,有看到這個叫阿龍的嗎?」
「有。」
「他都住在這裡嗎?」
「嗯。」
「所以,他真的是歐俊翔的小孩囉?」
「他們說他是他的小孩。」
「那阿龍有跟你一起玩嗎?」
「沒有。」
「你們有說過話嗎?」
「沒有。」說完小禹又補了句:「我覺得他不喜歡我。」

對敬禹而言,阿龍不喜歡小禹這事不難理解,一來是小禹本來就拙於與他人互動溝通,其次是小禹身為一個外人,突然闖進了阿龍早已習慣的生活空間,也瓜分了原先專屬於他的關愛。想到這裡,敬禹對小禹的未來突然擔憂了起來,他跟人的相處模式不可能立刻改善,也無力消除阿龍對他的敵意。同處於一個屋簷下的兩個少年,什麼時候會爆發衝突,沒人知道。

「在這裡你要學著成長,我們不可能永遠在旁邊保護你,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你的狀況。你應該試著去跟阿龍交朋友,就像你跟Kuma一樣,大家成為好朋友。」
「喔…我會努力。」

沒想到小禹會這麼回答,他竟然願意改善與他人的關係。這真的不是小禹慣常的答覆模式啊!一般而言,小禹的回應都會是:「我不想跟他在一起。」

隨著年紀的增長和敬禹兩年來的用心,小禹真的不一樣了。

敬禹轉過身去,摸了摸小禹的頭,說:「你會這樣想,老師覺得很開心。你要努力,老師也會陪你一起努力。」

在微弱的燈光下,敬禹看到小禹笑了。

「你真的不回去找Kuma?」
「我想跟你一起睡。」
「如果Kuma半夜醒來,發現你不見了,一定會很難過。」
「我怕以後會見不到你。」
「為什麼以後不能看到我?」

敬禹轉過身來,就這麼和小禹面對面,兩個人鼻尖的距離不到10公分,呼出的氣息就這麼迎面而來,微微吹拂著彼此的臉。

「你們想把我送來這裡。」小禹說。
「我沒有這個意思啊。」
「人本來就要住在家裡,家人住的地方就是家裡。」

小禹的回應好尖銳,也很難回答。

敬禹想了一會兒,答道:「是不是家人跟有沒有血緣是兩回事好嗎?世界上也有很多沒有血緣的家人。」
「那你會永遠讓我跟你住在一起嗎?」

小禹的問題讓敬禹無話可說。

(不管他懂不懂,我要用大人的立場把話說清楚!)

「人都會長大,不可能永遠住在一起。」
「所以我長大了,你就要跟姐姐結婚,不跟我一起住了嗎?」

(結婚?這小鬼也想太遠了吧~)

「我覺得你說的事情都太遙遠了,眼前還有很多問題需要我們一起同心協力去解決,那麼遙遠的事我不想想,也沒時間想。」敬禹坐起身來,正經八百地看著小禹,說:「以下這些話我必須對你說,就算你不懂也得說。」

小禹也被敬禹嚴肅的語氣所感染,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敬禹。

「我知道你很辛苦,必須努力改變自己去迎合這個社會。這個社會要求你的事,總是你所不喜歡的。記得以前的你常常說『不要』或『我不喜歡』,但我發現最近你更成熟了,碰上不喜歡的事,開始會試著處理它。有句話說:『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人生中如意的事又有多少呢?像我,也是得一直面對很多不喜歡的事,像是當流浪教師這件事,就不是我喜歡的。流浪教師工作不穩定,收入很低,也常被人看輕。但我面對這些討厭的事情,卻不能說:『我不喜歡,我不想當。』因為我必須養活自己,也要讓自己的所學發揮作用。雖然我三年換了四間學校,但我總是以正面的態度,讓自己開開心心地的去看待這些不如意,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得到肯定。在流浪的過程中,我累積了教學經驗,也讓自己的人生擁有許多難以磨滅的回憶,這些回憶不見得都是我喜歡的,但它們卻真真實實地烙印在我的心裡。如果我一句『不喜歡』就轉行去做別的工作,或是就此放棄教職,回澎湖讓父母養,我就不會遇到你,我們就不會有這樣多的回憶了。」

敬禹看著似懂非懂的小禹,笑著伸手摸了摸他的頭,繼續說:「我覺得你很努力,也很勇敢,自己一個人在臺北,和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住在一起。我知道父親的過世,母親的離去,阿嬤的否定,對你而言都是很大的壓力,但勇敢的你都挺過來了。我、黃老師、孜薇姐姐和學校的老師都知道你進步很多,但你不能這樣就停下來,因為你還不夠好。社會是很現實的,它不會等你慢慢來。不過,你放心,在你有能力面對這個社會之前,我絕對不會離開你,這不但是跟你爸爸和阿嬤的約定,也是我身為你的老師、你的朋友的責任,我一定會陪著你成長。我是個守信的人,所以即使差點被車撞死,我拼了命也要把你找回來,。就算經歷這些磨難我都不後悔,因為我看到了你的進步。教導你並不容易,但我不害怕高難度的挑戰,所以不用擔心你媽媽,我絕對會與她纏鬥到底!」

「小禹,你要知道,現在發生的這些事都不是重點,你自己才是一切的關鍵。你要學著怎麼與人應對、怎麼處理情緒,還有了解什麼是『愛情』。喜歡某人,不表示要跟他談戀愛;某人不跟你談戀愛,也不代表他不喜歡你,這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基礎。無論是男生愛女生、女生愛女生,或是男生愛男生,都沒關係,但前提是你們要彼此相愛,而不是單方面的強迫。我知道你對我的感情,但我們的感情與愛情不能混為一談,也不能用強迫的方式。你以前最討厭師長用強迫的方式命令你遵守規範,你也討厭你媽媽這樣不講理的方式,所以你也應該試著用理性溝通代替不講理。每次你想要強迫別人時,先想想你媽媽不講理的樣子,再想想你是不是想變成她這樣的人?」

小禹搖了搖頭,說:「不想。」

「這就對了,你不想變成她,但你卻跟她做一樣的事,這就不對了。」

小禹點了點頭。

「不要再認為我會把你丟在這裡,為了你我連命都不顧了,怎麼可能會把你丟在這裡?我們要做的是一起面對未來的所有挑戰,無論成功或失敗,就是努力去做,不要對不起自己就好!」

小禹的臉上不知何時流下了兩行清淚。敬禹用衣袖替他擦去眼淚。

敬禹不知道小禹為什麼哭,也不奢望剛剛那段話他能聽懂,不過他哭了就表示他沒有把這番話當成耳邊風。

「別哭啦,哭得眼睛鼻子腫,等一下會睡不好喔~」敬禹說。

「我可以抱著你睡嗎?」小禹說。

敬禹本來想狠下心把他趕回閣樓,但小禹都哭了,敬禹心中不禁湧現一絲憐愛,於是改變主意,對小禹說:「好啦,今天晚上讓你抱著睡。不過,你要答應我兩件事。」
「喔……」
「首先,如果以後還需要你幫我擦澡,請你不要再脫光光好嗎?這樣老師會覺得尷尬。」

小禹遲疑了一下,用力點了點頭。

「第二,你睡覺的時候,可以不要用那個東西磨蹭我嗎?」
「什麼那個?」

敬禹尷尬地往小小禹的方向指了指。

小禹笑了出來,露出雙頰深深的酒渦,說:「今天打過了,晚上不會磨蹭你。」

敬禹一聽,臉都紅了。

(所以,這傢伙會打手槍了?而且,他說今天打過了,該不會…跟Kuma……)

想到這裡,敬禹不敢也不願意再想下去。

「睡覺了!睡覺了!」敬禹躺了下來,蓋上棉被。
「好喔!」

小禹鑽進棉被,緊緊抱著敬禹不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