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晚小禹倒是很信守承諾,既沒亂硬,也沒亂磨蹭。
 

隔天天剛亮,敬禹便悠悠轉醒。昨晚有點熱,小禹將棉被踢到一旁,露著肚臍,歪七扭八地睡著。敬禹拉好小禹的睡衣,將他的手擺回一旁,再替他蓋好棉被。
小禹沈睡中的臉龐,是多麼天真無邪啊!大人世界強加給這孩子的事,不但太多,也是他難以負荷的。敬禹心中忽然有股衝動,想帶他逃離臺灣,回澎湖隱居好了。

不過這畢竟是異想天開,臺灣就這麼小,兩個人是要逃到哪裡去呢?

敬禹下床緩緩走了幾步,發現腳已經不太痛了,再看看時間,不到七點,心想:出門走走好了。

打開房門走到客廳,大家都還在房間睡覺,整個客廳顯得空蕩蕩的,唯有戶外的陽光透過窗帘帶來的微亮,屋裡還是有些幽暗。敬禹小心翼翼地扶著把手下樓。走到門口,陽光照射進來,卻也有種身處異國的感覺。敬禹伸了個懶腰,開門走了出去。

歐俊翔的餐館位於緩坡的道路旁邊,這裡並不是熱鬧的商業區,四周都是不算老舊的私人住宅。昨天聽歐俊翔說,這條路往上可以通到一個小丘陵,那兒在春天時是個賞花的好所在。

敬禹優閒地沿人行道緩步而上,享受著難得的清新空氣。

只是好景不常,前方走來一個女子,遠遠望見她,隨即讓敬禹的心情跌落谷底──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阿雯。

敬禹本來想要轉身離開,但身上的傷勢令他無法靈巧地轉身,只好硬著頭皮繼續上坡。阿雯一手提著裝早餐的塑膠袋,另一手則拿著手機,低頭猛看著,沒注意到迎面而來的敬禹。

(看樣子是昨晚沒吃,餓壞了才一大早跑出來買早餐。)

兩個人越走越近,阿雯才抬起頭來,這時兩人已距離不到5公尺。

阿雯看到敬禹出現在眼前,臉上冒出一絲慌張的表情,不過這表情只是一閃而過,隨即被她的高傲姿態所掩飾。

「早安啊~」敬禹拿出身為男人的器量,先開口對阿雯說。他倒是很想看看阿雯會有什麼回應。

阿雯很平靜,與之前歇斯底里的樣子不同,也笑著回答敬禹道:「早啊,怎麼這麼早起?」

「天剛亮就自然醒了,看附近環境不錯,就出來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那妳呢,怎麼也這麼早起?」
「出來買早餐吃囉,上頭那間早餐店口味還不錯呢。」
「是嗎?有機會買來吃看看。」

短暫的對話就這麼停止,兩人擦身而過。

就在敬禹打算往前走的同時,身後傳來阿雯的聲音,說:「你看來不像壞人,但是也不要一直用光禹他爸或阿嬤的說法洗腦他。我是他媽媽,我愛他、我關心他,絕對不是他們口中所說的那種人。」

這無厘頭的話,讓敬禹很不服氣,於是他吃力地轉身,對阿雯說:「光禹媽媽,說實在的,我對妳的過去並不清楚。不過,我好歹也教書好幾年了,並不是那種會被其他人牽著鼻子走的無腦男人。我一直覺得,是光禹媽媽你的態度,造成了我們之間關係的緊張狀況。」

阿雯也回過頭來,臉上帶著一道詭異的冷笑,說:「我們不需要有關係,我就只希望你們不要破壞我和我兒子的關係就好。」

說完,阿雯不給敬禹辯解的機會,頭也不回,快步走了。

敬禹本以為這場碰面是關係融冰的開端,沒想到卻又以惡言相對收場。他緊握雙拳,恨不得追上前去,狠狠給不講理的阿雯一拳,可是卻只能倚著石壁深呼吸,力圖按奈心中的怒氣。

心情平復之後,敬禹繼續往上走了一段路才折返,回到歐俊翔家已是接近八點,歐俊翔和孩子們都醒了,坐在客廳裡。

「你去哪裡啊?」小禹看到敬禹上樓,立刻問道。
「我早起,你們都還在睡覺,所以就自己一個人去外面走走。」
「怎麼沒叫我一起去?」
「你還在睡覺,不忍心吵你。」
「有人昨天晚上也不見了啊……」Kuma在一旁冷冷地說。
「我去跟他一起睡啊。」小禹轉過頭來,看著Kuma,嘟著嘴說。

(這傢伙完全不知道Kuma很難過。)

「我就說吧,Kuma發現你不在,一定會難過。」
「他也可以一起來啊。」
「我不要。」Kuma說。
「對啊,床那麼小,怎麼擠三個人?」敬禹說。

在說話的同時,歐俊翔從廚房端出一盤三明治,還有幾杯紅茶拿鐵。

「看起來好好吃,謝謝你。」敬禹說。
「謝謝阿姨。」Kuma說。

小禹沒說話,直接不客氣地拿了一塊來吃,敬禹則是趁機坐到Kuma身邊,在他耳畔說:「不好意思,昨晚……」
「沒關係。」
「小禹真該謝謝你這個好朋友。」
「我沒關係。看到他開心,我就開心。」

歐俊翔敲了敲阿龍的房門,阿龍在裡頭喊道:「我不想吃!」

歐俊翔無奈地再走到阿雯的房門口,也敲了敲門。

阿雯倒是開了門,穿著一身連身洋裝走了出來,感覺像是準備外出。

「怎麼穿這樣,妳要去哪裡嗎?」歐俊翔問阿雯。
「我要帶我兒子去逛街。」
「聽起來不錯,我開車載大家一塊去吧!」歐俊翔說。
「不用啊,我跟我兒子一起搭公車去就好,你們就在家吧。」
「你這樣也太失禮了吧?」歐俊翔把雙手插在腰際,扳起臉孔對阿雯說。
「失禮?他們可不是我找來的喔。」

小禹抬起頭來,滿臉都是食物的殘渣,也不管嘴裡含著東西,對阿雯說:「我不要去!」
「百貨公司很好玩喔,媽媽買你喜歡的東西給你。」
「不要!!!」

阿雯用肩膀頂開歐俊翔,走到客廳,雙眼狠狠瞪著敬禹,說:「這就是你們教出來的小孩,對母親這麼沒禮貌!」

(是妳這個當母親的最沒禮貌吧!)

歐俊翔從身後抓住阿雯,好言好語地說道:「就大夥兒一起去,比較熱鬧嘛!」
「他們憑什麼一起去?」阿雯努力想掙脫歐俊翔的手,但歐俊翔的手不但沒被阿雯甩開,反而用左手一攬,把阿雯攬到懷中。

歐俊翔用手臂勒住阿雯的胸口,使她無法掙脫。
「我老實告訴你,若是妳想要兒子能好好跟妳相處,妳就得要接受他的朋友。再這樣鬧下去,妳兒子永遠都不會想跟妳在一起。」
「你是指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囉!?」
「對!都是妳的錯!!!」歐俊翔大聲說。

阿雯聽到這話,眼淚竟撲簌簌地流了下來。

歐俊翔放開阿雯,用手擦拭她的眼淚,誠懇地看著她,說:「或許妳很委屈,但身為媽媽就要堅強啊!就要吞下一切的委屈啊!我也是單親媽媽,我努力撐起這個家,所受的委屈有比妳少嗎?」

阿雯無語,只是將頭埋進歐俊翔的胸口,嚎啕大哭。

場面一時之間尷尬萬分,敬禹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小聲對小禹說:「你可以去安慰一下媽媽嗎?」
「不要。」
「她很可憐,如果你可以去安慰她,她就不會哭了。」

或許是厭煩了阿雯的哭鬧,小禹放下手上的食物,站起身來,走到阿雯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說了句:「不要哭了,好嗎?」

阿雯聽到兒子的聲音,倏然抬起頭來,用汪汪淚眼看著小禹,直接一個箭步就將他摟在懷裡。
其實這也不算是摟在懷裡,小禹比阿雯高出一個頭,看起來還比較像是阿雯依偎在小禹胸前。

小禹本來想掙開媽媽的擁抱,敬禹拼命向他使眼色,要他別這麼做。小禹好像看懂了敬禹的暗示,乖乖地站在那裡讓他媽媽抱著。

「妳看吧,小禹比起我那個還關在房裡的兒子,可貼心著咧。」歐俊翔也配合演出,接著說:「一起來吃吧,吃飽我們一起去逛街。」

這時,敬禹注意到半掩的門縫中,阿龍正躲在那裡,偷看著客廳上演的灑狗血戲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