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誌燈轉成綠燈,敬禹跑了過去。阿龍竟也沒逃走,看樣子他應該是刻意來找敬禹的。
 

阿龍身上有些髒,應該好幾天沒洗澡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敬禹問阿龍。
「我來找你。」阿龍說。
「聽你媽媽說,你從上週日出門後就沒回家了?」
「為什麼要回家?那個家已經不是我的了。」阿龍顯得有些激動。
「怎麼會不是你的呢?」
「那裡沒人聽我的話……」

在短短幾句對話裡,敬禹發現阿龍瘦了一圈,臉色發白,不是很好看。

「有啊,我有請你媽媽跟你溝通。」
「哈哈哈。」阿龍的笑裡帶著悲悽,兩行清淚不禁從他雙眼流下,迅速劃過髒污的臉龐。
阿龍接著說:「我媽只會說她過去如何如何辛苦,而我又如何如何幸福。她每次都說我已經長大,應該要承擔責任。她這麼固執,才不會讓步。」

說到這裡,阿龍的身子晃了一晃,似乎快暈倒,敬禹連忙過去攙扶著他,問道:「你還好吧。」
「說真的,不怎麼好。我身上沒錢了,兩天沒吃,好像又有些感冒。」
「我先帶你回我上班的地方好了,我去買東西給你吃。」

阿龍並沒有拒絕敬禹,敬禹便帶著阿龍回到補習班三樓辦公室,拿了條濕毛巾和一瓶奶茶給阿龍。

「你先擦擦臉,喝些高熱量的東西,我馬上去買午餐。」
「謝謝你。」

敬禹出了辦公室門,忽然有個人伸手將他拉了過去。拉敬禹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補習班老闆茜宜。

茜宜壓低聲音問敬禹道:「這個人是誰?」
「歐俊翔的兒子,叫阿龍。」
「啥!那個男人婆有兒子?」
「對啊,連我也覺得很意外。」
「這小子來找你幹嘛?」
「這說來話長…反正就是他不想要小禹去住他們家。」
「這樣看起來,歐俊翔跟阿雯是情侶吧?」
「沒錯。」
「幹!這是什麼奇怪的組合?」
「天下事無奇不有,總之碰上了還是得解決。」
「那他來找你做什麼?」
「他逃家快一個禮拜了,之前在他家有跟他聊過幾句,可能是走頭無路,只好跑來找我吧。」
「那也怪可憐的。只是,他怎麼知道你在補習班?」
「這我也不知道,既然被他堵到了,就只好好人當到底了。」
「你又在發瘋嗎?曾光禹的事已經夠麻煩了,你又要淌歐俊翔跟他兒子的渾水?」
「不搞定他兒子,小禹怎麼能夠融入那個家庭?」
「說你是老好人還不相信,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都往身上攬,你是有從中得到什麼好處嗎?」
「哎呀,他都來找我了,難道我能把他趕走嗎?」
「你可以叫他媽媽來接他。」
「這樣他會恨死我吧!」
「他要恨你就恨你啊~他家的事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說到這裡,敬禹伸手拍了拍茜宜的肩膀,笑著說:「黃小姐,妳別再說了,我相信你不是這麼沒心沒肝的人。」

茜宜撥開敬禹的手,說:「去你的!你就是太有心有肝,自己惹是生非就算了,連你身邊的人都一起倒楣。」
「阿龍兩天沒吃了,人又生病,總是先去買個食物讓他充飢,休息一下吧。真要叫他媽媽來帶,也等他吃飽再說吧。」
「好啦好啦,快去買吧。」
「妳機車借我吧。」今天敬禹沒騎車,用走路上班。
「鑰匙在樓下抽屜裡,你騎慢一點啊,別再出事了。」
「去去去,會出事肯定都是妳這張烏鴉嘴害的。」

敬禹速速地下樓拿了鑰匙,騎著車去買了午餐。回到樓上,阿龍趴在敬禹桌上休息。他聽到敬禹開門的聲音,立刻起身。

敬禹看著阿龍病奄奄的樣子,對他說:「你的臉色真的不太好看,這便當先給你吃,如果身體狀況沒好轉,我下午再帶你去看醫生。」
「不用麻煩你…我吃完後把該說的說完就要走了……」

(看樣子阿龍並沒有回家的打算。)

「別管這麼多,你先吃吧。」

敬禹將便當遞給阿龍,阿龍沒立刻打開,卻對敬禹說:「拜託千萬不要跟我媽媽講。」

「好,你放心,我不會跟他們說的。」敬禹拍了拍胸脯,向阿龍保證。

阿龍這才安心地打開便當並狼吞虎嚥起來。

(他真的餓壞了。)

雖然阿龍有著180公分的身高,但畢竟還是個面帶稚氣的高中生,敬禹看他這樣也有些不捨。不一會兒,阿龍就把整個便當吃完了,敬禹看他好像還沒飽,就把另一個便當也給了他,自己則吃辦公室裡的餅乾和喝飲料裹腹。

阿龍把第二個便當吃完,敬禹笑著問他說:「吃飽了嗎?」
「嗯。」阿龍點了點頭。
「要不要洗個澡?四樓有浴室。」
「啊…不用麻煩了…我講完話後就要走了。」
「嗯,那請說吧。」
「阿雯阿姨的小孩,腦袋真的沒問題嗎?」
「哈哈哈,他怎麼會腦袋有問題?他可精明的很呢。」
「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他的行為舉止。」
「是啊,有時候我也受不了。」

「你受不了他,那怎麼還讓他跟你住在一起?」阿龍問敬禹。
「這說來話長,但我覺得他一直有在進步,你真誠對待他,他就會慢慢理解你的想法了。」敬禹說。
「我覺得在我跟他相互理解之前,我會先揍他。」
「哈哈哈,我也想過揍他啊!但是理智告訴我揍他只是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對任何人都沒好處。」
「那該怎麼辦?」
「你仔細想想,你媽媽是不是總是要求你要改變自己,以符合他的要求?但你卻強烈抗拒改變,最後賭氣離家出走。把小禹放在跟你一樣處境下觀察的話,你就會發現,若是所有人都要他改變,要他去符合社會期待時,他難道不會像你一樣抗拒嗎?所以我才希望你媽媽放軟身段跟你溝通,當然我也會希望你能夠給小禹一點點寬容。」
「嗯…但是,我覺得我的家庭狀況,讓我壓力很大。」
「我完全知道你的壓力,那就讓我們一起面對它、解決它吧!」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說到這裡,阿龍又忍不住流下了淚水。

敬禹從桌面上的面紙盒裡抽了張面紙,遞給阿龍,說:「坦白跟你說,對你好是為了我自己。」
阿龍擦掉眼淚,說:「為你自己?」
「這說來話長啦!總之,我對小禹的阿嬤有過承諾,受她託付把小禹帶到臺北來,讓他接受比較好的教育,希望他能夠盡量社會化,而不是留在原生環境裡日益沈淪。我這樣講,你聽得懂嗎?」
阿龍點了點頭,說:「就是要讓他變正常一點?」
敬禹笑著說:「也可以這樣子說。不過我們不喜歡用『正常』或『不正常』去區分人們。正常之所以正常,是比較多數的人是這個樣子,而這些塑造出主流觀點,認為符合我行為的人是正常的,而不符合就是不正常。舉例來說,像你媽媽和阿雯的關係,很多人就認為是不正常的關係;而小禹的行為,在社會一般的眼光裡,也是不正常的。但反過來想想,如果社會上大多數人都跟你媽媽與阿雯一樣呢?或是大多數小孩的行為都跟小禹一樣呢?你和我,不就從『正常人』成了『不正常人』了嗎?」
「嗯。」聰明的阿龍,似乎聽懂了敬禹的話。

敬禹才要繼續說下去時,茜宜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你出來一下。」茜宜說。
「怎麼啦?」

茜宜又把敬禹拉到一旁,壓低音量說:「他媽媽人在樓下。」
「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