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教課時,敬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教什麼,一邊胡言亂語,一邊希望時間過快一點。
 

補習班的課在九點結束,敬禹難得開放小禹去隔壁茜宜家玩電視遊樂器。原因當然是心神不寧的敬禹,不想小禹這時來煩他。

十點到了,阿龍沒打來。

十點十分了,阿龍還是沒打來。

茜宜把補習班鐵門拉下,走到櫃檯正玩著手機的敬禹身邊,對他說:「十點十分了,還是沒消息嗎?」

敬禹搖搖頭,說:「我真的覺得,都是你們在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你們?你指我?」
「當然也包括妳在內。」
「李敬禹,你也太可惡了吧!當下我的作法才是對的好嗎?」
「黃茜宜,妳才可惡!就是妳的那種作法才讓事情變成這樣。」

補習班裡沒人,兩個人也就放膽大聲地爭的面紅耳赤。

忽然,敬禹手機響了。

敬禹和茜宜立刻停下爭執,同時轉頭看向桌上敬禹的手機。但他們隨即大失所望,來電顯示寫著「歐俊翔」。

「你不接電話?」茜宜說。
「接起來討他罵嗎?」
「不接他不會抓狂嗎?」
「聽到孩子不在這裡會更抓狂吧。」

過了一會兒,手機不響了,畫面顯示出「您有一通未接來電」。

敬禹和茜宜沉寂下來,一人坐在櫃檯的一邊,默然無語。

不知過了多久,從隔壁回來的小禹,出聲打破了沉默:「要回去了嗎?我想睡覺了。」

敬禹抬起頭,看著小禹,問道:「今天怎麼這麼早就想睡覺?」
「都十一點了,今天上體育課打球很累。」

敬禹轉而對茜宜說:「看來,他是不會打來了。」
「嗯……」
「誰打來?」小禹在一旁插嘴問道。
「就一個書商。」敬禹隨意掰了個理由搪塞小禹。

敬禹起身,自言自語道:「放棄啦,回去吧。」
「也只能這樣了,大家皮繃緊一點,迎接明天的到來。」

「為什麼要皮繃緊?」
「就明天補習班事情很多。」這次換茜宜開口搪塞小禹。

茜宜打開鐵門,讓敬禹和小禹從略微開啟的鐵門鑽出去。

「明天見。」
「明天見。」

茜宜放下鐵門,補習班的燈隨即熄滅。

敬禹和小禹並肩走路回家。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小禹問道。
「你今天問題怎麼這麼多?」
敬禹的回答有點不耐煩,因為他的心情真的很差。
「你很兇耶。」
「對不起啦,我心情不好。」
「為什麼心情不好?」
「你真的很愛問。」
「要我給你愛的抱抱嗎?」
「不要!」
「你好無情。」

(奇怪,他是什麼時候學會這種奇怪的話?「愛的抱抱」…怎麼有種調情的感覺……)

走到暗處,小禹竟然握起敬禹的手。

「你幹嘛?」
「握住你的手,給你支持。」
「曾光禹,你今天是吃錯藥嗎?為什麼講話跟之前不太一樣?」

小禹繼續握著敬禹的手不放,回答說:「你不是要我改變,我改變了你還說不好。」
「不是不好……」
「沒有不好那還罵我。」
「倒也沒罵你……」

(他到底是去哪裡學到這些話的?)

小禹的手指很細長,滑嫩滑嫩的,握起來挺舒服的。只是師生之間牽著手逛大街,還是讓敬禹渾身不自在。

走到亮處,敬禹甩掉小禹的手。

「手不讓我牽了嗎?」
「被人看到會覺得奇怪。」
「哪裡奇怪?」
「兩個男生牽手很奇怪啊。」
「我只是想給你溫暖。」
「謝謝你的溫暖,但我是老師、你是學生,還是不要在公共場所有親密舉動,免得惹人非議。」
「我只是小孩,長輩跟小孩牽手很正常啊。」
「你長大了,不再是小孩了。」
「我長大了,所以你要離開我嗎?」
「你還不夠大。」
「不是小孩,又不夠大,那我是什麼?」
「就是青少年啊,有大人的身體,但思想卻跟小孩一樣幼稚。」
「我才不幼稚!」
「你跟Kuma那種行為,比幼稚園的小孩還幼稚好嗎?」
「……」

小禹嘟起嘴,直接跑進社區中庭。

(這傢伙……)

回到家裡,敬禹叫小禹去洗澡,自己則坐在客廳沙發上,拿著遙控器亂轉電視。

忽然,敬禹的電話響了。

(該不會又是歐俊翔吧……)

敬禹心情七上八下地拿出手機,來電者是個陌生的號碼,不是歐俊翔。

敬禹按下通話鍵,說了聲「喂」。

電話那頭沒有回應。

「喂喂,請問您是哪位?」

對方不但沒說話,還把電話給掛了。

「喂喂喂……」

(怎麼掛了。)

敬禹直接回撥電話,但電話響了十來聲,便轉入語音信箱。

(到底是誰?)

敬禹又打了一次,還是轉入語音信箱。

(難道是阿龍?)

敬禹發了一封簡訊給這支陌生電話,裡頭寫道:「阿龍,是你嗎?我還在等你的回應。你不用擔心,我絕對不會告訴你媽媽,請你千萬要信任我。你如果想通了再打給我,不管多晚,任何時候都可以。」

只是,敬禹一直等到小禹洗完澡出來,依然等不到阿龍的回訊。

本想再打一次電話的,敬禹想了想,又覺得該給阿龍一點空間。在這個時候緊迫盯人,只會「食緊撞破碗。」

小禹走到客廳來,一屁股坐到敬禹身邊,一邊擦頭,一邊問:「你心情好一點了嗎?」

小禹上臺北後把頭髮留長了,現在留的是時下流行的兩旁推高、中間斜瀏海的髮型。這陣子,敬禹有觀察到他開始注重外表,沒事就在弄頭髮、擠痘痘。敬禹在想,下個月小禹生日,買支刮鬍刀送他吧。

「你今天真的不一樣呢,是受到什麼刺激?」敬禹說。
「因為你說我很幼稚,我不要被你說幼稚。」

(但是你這種「調情」行為還是幼稚啊……)

「好啦,你很棒,成熟許多了。」
「謝謝。」

(連「謝謝」都說出口了,還真是進步神速。)

「那你心情好嗎?」小禹問。
敬禹擠出笑容,看著小禹,說:「看到你有進步,我心情好多了。」
「嘻嘻,那我心情也很好。」
「那好,我先去洗澡了,你記得寫作業。」
「不要,我想睡了。」
「你說的喔,我出來如果你沒寫完的話,小心我叫你起來把作業寫完。」
「喔……」

小禹本來還想接著說什麼,敬禹直接將他打斷,說:「不要再問可不可以跟我一起睡了,你長大了。乖~」
「喔……」

敬禹才不管身後的小禹會有什麼反應,拿起手機跟衣服直接進了浴室。

脫去身上的衣物,敬禹看著身上因為之前車禍受傷所結的痂,覺得這些傷口很醜。敬禹接著照起鏡子,這才發現自己的右頰腫了起來。

早上左撇子歐俊翔那巴掌,勁道真強啊。

敬禹睜大眼睛,在鏡前擠眉弄眼。他最近事多,晚上總是睡不好,本來就已深邃的雙眼,竟出現了兩圈黑眼圈。

敬禹揉了揉眼睛,抿了抿嘴,又看看自己的身體,覺得比之前臃腫不少。忙小禹的事,又加上補習班繁忙的工作,也就疏忽了運動。都到代謝率下降的年紀了,不運動贅肉當然會找上身。

敬禹打開蓮蓬頭,讓水沖著頭和臉,接著開始洗頭。

洗完頭,敬禹擠了些洗面乳在手上,在雙頰搓弄出泡泡來。

(右臉好痛……)

就在此時,放在浴室置物架的敬禹手機,突然大響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