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禹一聽到電話聲,直接衝出洗澡隔間,從置物架上拿起電話。
 

「喂喂喂!」

隔了幾秒鐘,電話那頭才傳來微弱的聲音,對敬禹說:「我是阿龍。」

「阿龍,你在哪裡?」

阿龍沒回答敬禹,反倒說:「你會跟我媽媽說嗎?」

敬禹斬釘截鐵地說:「我發誓,絕對不會跟他說!」
「那為什麼中午我媽媽會來?」
「那是我同事自作主張的,後來我還為了這件事,差點跟她打起來。」
「嗯……」

電話那頭忽然傳來啜泣聲。

「你怎麼了,還好嗎?」
「嗚…我真的只有你可以信任了……」

阿龍哭得很傷心,敬禹聽來也不禁覺得心酸。

「你在哪裡?我去找你。」
「你家管理室外……」
「好,我馬上下去。」

敬禹忙亂地沖掉臉上的泡沫,拿起毛巾隨便擦拭身體就穿上衣服衝出浴室。敬禹看了小禹的房間,房門是關著的,燈也暗了,應該是睡了。敬禹隨即出門,搭電梯下樓,小跑步行過社區中庭,才出門口就看到一個瘦高的身影站在對面。

是阿龍沒錯。

敬禹走向前去,對阿龍說:「不好意思,我剛剛在洗澡,所以……」
「沒關係。」阿龍的聲音十分細微,在寂靜的夜裡,不專心聽竟也聽不甚清晰。
「要去我家嗎?你看起來很不好。」
「不用…我去睡網咖就好。」

這真的不能再讓阿龍說不用。敬禹硬是拉起阿龍的手,要他跟著先回家過夜。

阿龍的手,又冰又涼,掌心冒著汗。敬禹雖然沒有醫學背景,但阿龍這無力發軟的手,從觸覺就告訴敬禹他病得不輕。敬禹摸了摸阿龍的額頭,好燙!看樣子阿龍的身體狀況的確比中午時來得更糟糕。

「你正在發高燒,我不能讓你走,我們先上樓吧。」
「你…不會找我媽媽來吧……」

阿龍就算是生病不舒服,還是不願意跟他媽媽妥協。

「不會,我保證不會。」

阿龍慘然一笑,說:「依我現在的狀況,就算我媽來了,我也跑不掉。」

「走吧,快上來。」

於是阿龍跟隨敬禹上樓,進屋之後敬禹讓阿龍坐在沙發上,自己則去端了杯熱開水給他喝。

燈光照射下,阿龍的臉孔,有如白臘,毫無血色,病得很嚴重。

(該送他去醫院嗎?)

阿龍緩緩喝著熱開水,試圖讓溫熱的液體驅散他身上的不舒服。

「你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喉嚨很痛、忽冷忽熱、全身酸痛、頭暈……」
「聽起來很糟糕。」
「嗯……」

「你躺一下吧。」敬禹讓阿龍在沙發上躺下,自己則進房間拿了一條厚棉被,細心地替阿龍蓋上。之後敬禹再到抽屜裡拿了耳溫槍幫阿龍量體溫,這一量還真讓敬禹嚇了一跳──39.4度。

「你燒得有點厲害,真的不用我送你去急診嗎?」
「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敬禹坐了下來,看著虛弱的阿龍。

「可以問你一件事嗎?」阿龍對敬禹說。
「你說。」
「你為什麼這麼勇敢,可以把他帶來臺北,還跟他住在一起?」

阿龍口中的「他」,指的是小禹。

「就一股傻勁吧,我常做一些別人覺得很蠢的事。像現在我正在『介入』你家的事,也被朋友說很白痴。」
「其實我也覺得這樣,只是…若是沒有你介入的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與我媽溝通。」
「說到你媽媽,他可是很急著在找你呢,中午我讓你走的事被他知道,我的臉上結實地挨了他一巴掌。」
「對不起…我的事,實在太麻煩你了……」

此時的阿龍與之前高傲的樣子簡直是判若兩人,現在的他,只是個又生病又無家可歸的可憐少年。

「我有些感冒藥,拿點讓你吃吧。無論如何,明天一早得帶你去看醫生。」

敬禹說完,起身轉頭,牆邊竟躲著本來已經熟睡的小禹。

「我以為你睡覺了。」
「被你吵醒了。」
「既然醒了,就幫我的忙吧,阿龍哥哥生病了。」
「好。」
「你去櫃子裡拿感冒藥給阿龍哥哥吃,我去冰箱拿冰枕。」
「好。」

敬禹本來以為小禹會問東問西,沒想到小禹很乾脆地答應了,乖乖到藥櫃找藥去了。

敬禹從冷凍庫拿出冰枕,用毛巾包裹起來,走出廚房,正好看到小禹端著杯子,在等阿龍服下感冒藥後遞給他。

等阿龍吃完藥,敬禹說:「外頭沙發不好睡,今晚你睡我房間好了。」
「不用啦…我睡這裡就好了……」
「你生病需要好好休息,不能睡不好,你沒好起來,我對你媽媽沒辦法交代。現在你住進我家,我就必須要負責任。」

敬禹嚴肅地對阿龍說這些話,不過他不敢說的是──離歐俊翔最後通牒的到期時間,已經不到二十四小時了。

敬禹扶起阿龍,叫小禹拿著棉被和冰枕,進到敬禹房裡,然後服侍阿龍床上躺好。

「你就安心休息,別想太多。夜裡如果有什麼事都可以叫我,我就睡在客廳。」
「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會、不會啦,你就把我當做可以信任的朋友吧~」
「謝謝你……」
「謝我以外,也要謝謝小禹喔,他可是我的得力小幫手呢。」

敬禹趁機讓小禹出場,希望兩個男孩能有些對話。

「小禹,謝謝你的幫忙。」阿龍說。

小禹有些不好意思,一直抓著頭。

「欸,曾光禹,你要跟阿龍哥哥說『不客氣』啊~」
「喔…不客氣。」

「好啦,你快點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敬禹對阿龍說。

敬禹關了房間大燈,留下一盞小床頭燈,半推著小禹,就離開了房間。

掩上房門,耐不著性子的小禹立刻問敬禹:「他怎麼會來我們家?」

「不要在這裡說,不怕被他聽到嗎?」敬禹壓低聲音說。

敬禹把小禹拉到他的房間裡,關起門來,說:「阿龍跟他媽媽吵架,離家出走一個禮拜了。」
「為什麼要吵架?」
「都是為了你啊。你太自我,阿龍不喜歡你。」
「我也不喜歡他。」
「曾光禹,你不能什麼都不喜歡。你剛剛幫我忙很棒啊,你這樣對阿龍好,釋出善意,他也會開始理解你好嗎?阿龍明明人就不錯,大家何必這樣賭氣?」
「好啦,我會試著跟他當朋友。」
「這樣才對。」
敬禹摸了摸小禹凌亂的頭髮。

「好啦,你早點睡啦,明天還要上課。」
「等一下。」小禹拉住正要離開敬禹的手。
「幹嘛?」
「你可以在這裡跟我一起睡,我的床比沙發舒服。」

(曾光禹…你又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