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下午,敬禹帶著阿龍去看醫生,醫生說是嚴重的流行性感冒,要阿龍一定要好好吃藥休息,如果持續高燒,一定要回診。
看完病後,敬禹帶阿龍到補習班,他晚上有課。阿龍精神依然很不好,敬禹就讓他在隔壁茜宜家休息。

 

「唷,你竟然把這傢伙搞定了。」辦公室裡的茜宜看到敬禹進門,對他說。
「哼,妳可別看不起我。」
「嘿嘿嘿,只會招惹麻煩的李敬禹竟然也有解決事情的能力呢~」
「這是當然~」敬禹仰起下巴,做出驕傲的樣子說。
「那下次出包,就請你自己承擔吧!」

「這可不行啊~」敬禹三步併作兩步,跑到茜宜辦公桌前,單膝跪了下來,哭喪著臉說:「老佛爺,奴才若沒您關照,這可萬萬不能啊!老佛爺,奴才不能沒有您啊!」

茜宜被敬禹的耍寶給戳中了,笑著對敬禹說:「李敬禹,你可以再誇張一點沒關係。你是清宮戲看太多嗎?」

「最近太忙,沒什麼時間看。」

「好啦,平身吧。」
「謝老佛爺。」
「哀家身子乏了,你滾一邊涼快去吧。」
「喳!」

敬禹學著清宮戲,彎著腰倒退著走到自己位子坐下。

「喂,你認真點好嗎?」茜宜說。
「我很認真啊。」
「所以阿龍晚上會被歐俊翔帶回去囉。」
「我還沒打給他。」
「都快到放學時間了,你還沒打給他?」
「好啦…老實說我也有點擔心,怕歐俊翔會有什麼出乎意料的反應。」
「難道要我代勞?」
「這…倒是不用啦。」

敬禹站起身來,對茜宜說:「那我現在打給他吧。」
「你別出去,在這裡用辦公室電話打,我要聽你們的對話。」
「好吧。」

敬禹拿起電話的手,竟不自覺地發抖。不過事情總要了斷,敬禹硬著頭皮撥了歐俊翔家裡的電話。

那頭接起電話的是阿雯,聽到阿龍要回家的消息,她倒是十分開心,就下樓去叫歐俊翔。反而是歐俊翔的聲音聽不出興奮,只是冷冷地說等他收完店後,大約十二點之前會來接阿龍。

敬禹也不敢再說什麼,掛了電話。

「怎麼,對方反應如何?」茜宜問。
「很冷靜。」
「冷靜啊…聽起來還算不錯。」
「不,是冷靜中帶著詭異。」
「呃……」
敬禹嘆了口氣,說:「也只能等他們來再看著辦了。」

晚間敬禹和茜宜都要上課,就讓小禹和Kuma去隔壁茜宜家吃晚餐並自修。

平常這種日子都是茜宜的爸爸黃老師監督小禹和Kuma的自修時間,只是這陣子黃老師心臟不舒服,常在樓上房間休息。兩個頑皮的國中生沒人管,就把茜宜家給當成玩樂天堂了,他們兩個人雖把書攤開在書桌上,卻把遊樂器拿出來玩。

阿龍睡到接近晚上八點才醒,他是被外頭遊戲聲與國中男孩的叫喊聲給吵醒的。阿龍走出房間,走到鬧烘烘的客廳。

Kuma轉頭看到阿龍,站了起來,笑著對阿龍說:「阿龍哥哥你醒了?」

小禹根本不理睬阿龍,只專注於遊戲上。

「老師說廚房有煮好的飯菜,你可以去吃喔。」

阿龍向Kuam說了聲謝謝,就轉身到廚房去吃飯。

雖然休息了一個下午,但阿龍的喉嚨還是很痛,身體也還有點發燒。看著桌上的飯菜,提不起食慾,只是簡單吃了幾口,喝了兩碗熱湯,再吃了晚上的藥,就出了廚房。

客廳裡的小鬼倒是關掉遊樂器,乖乖坐在桌子前寫作業。

阿龍用微弱沙啞的聲音問他們說:「你們怎麼不玩了?」

這次抬起頭回話的是小禹:「老師打電話叫我們寫習題,他下課會來檢查。」
「沒寫會怎樣?」
「他會罵人。」
「他看起來不兇啊,你們會怕他嗎?」
「李老師很囉嗦,而黃老師很兇。」

(囉嗦啊……)

想到敬禹那說教時搖頭晃腦的神情,阿龍不禁笑了出來。

「欸,這個你會嗎?」小禹指著一題數學題問Kuma。
Kuma看了看,搖搖頭說:「我也不會。」

阿龍在一旁看著國中生的數學習題,心想:「這不過就是簡單的代數問題,連這也不會啊……」

阿龍高中雖然讀的是餐飲科,但他從小功課就名列前茅,國中更是數理資優班,高中考試的分數能輕易填上第一志願,不過歐俊翔卻要他去讀餐飲。
雖然阿龍對餐飲也算有興趣,但他卻對自己無法進入第一學府感到惋惜,更對母親的強硬態度深感不滿。

「你就把這個代進X,再用方程式解就出來了。」阿龍出言指導Kuma。

「真的耶,解出來了~」Kuma說。
「我還是不會。」小禹說。

阿龍無言了,只好再耐心地教了小禹一次。

「真的解出來了耶。」小禹花了一番功夫總算把答案算出來。

阿龍開始佩服起敬禹,他怎麼有辦法教導小禹這傢伙?

「你可以在旁邊教我們嗎?」小禹用祈求的眼神看著阿龍說。
「對啊,阿龍哥哥你好厲害。」Kuma也在旁附和。

阿龍心想,這陣子也麻煩敬禹很多,那就幫他個忙,教教這兩個小鬼吧。

於是阿龍耐住性子,一題一題地解答小禹和Kuma的數學問題。

阿龍似乎有種特殊的大哥哥魅力,讓小禹和Kuma專心下來聽他講解數學。阿龍看著小禹難得認真的神情,以往討厭的感覺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這國一的小鬼長得其實還挺不錯的嘛!

(呃!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阿龍摸摸自己的腦袋,沒有很燙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