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阿龍壓制在地的小禹身體扭動著,嘴裡大喊道:「哎呀,放開我!我要嗆死了!」
 

剛剛激烈的遊戲,讓小禹口鼻都吸進了好些水。

阿龍發現狀況不對,連忙扶起小禹,讓他坐著,不斷輕拍他的背部。小禹咳了幾下,轉頭向阿龍說了聲:「謝謝。」

謝謝?

阿龍真是不敢相信自己耳裡聽到的。

這小鬼竟然會向人道謝???

但這種不切實際的感覺,立刻被小禹下一句話打破了。

「你那裡毛好多喔。」小禹一面說,一面用大大的雙眼瞅著阿龍的下體瞧。

要是其他人,阿龍肯定會罵:「幹!你看三洨!」

但這個人是小禹,當然不能這麼直接罵他,阿龍只得委婉地說:「你過陣子也會長這麼多啦。」

小禹還是盯著阿龍下體不放,對他說:「真的喔,為什麼要長這麼多毛啊?」

阿龍完全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轉過身去背對小禹,對Kuma說:「你們快點把水放滿,進去泡澡吧。」
「阿龍哥哥你呢?」Kuma問。
「浴缸擠不下三個人,我在外頭洗一洗就好。」
「不會太小,一起來泡呀。」小禹說。
「真的不行,我洗完要先出去了,感冒還沒完全好。」

原本阿龍以為小禹還會繼續吵下去,沒想到他卻走到阿龍身前,給了阿龍一個微笑,就轉身跳進浴缸裡,拉上塑膠布簾,與Kuma泡起澡來。

這笑容讓阿龍覺得奇怪,雖是如此阿龍卻也管不了這麼多,他才不想在浴室裡和這兩個小鬼裸裎相見咧!他快速洗完澡,擦乾身體,穿上衣服,就離開了浴室,回到房間休息。

小禹和Kuma在浴室裡玩了很久,才在阿雯三催四請下出來吃了準備好的宵夜。阿龍躲在房裡看書,不想跟小禹打照面。沒想到小禹和Kuma吃完宵夜後就乖乖睡了,並沒有去打擾阿龍。

阿龍總算可以有個輕鬆的美好夜晚,他一直等到小禹房裡沒了動靜才出去吃宵夜,這時阿雯買回來的雞排都已經涼了。阿龍一邊吃著難吃的雞排,一邊想:雖說自己常被人讚美是個貼心的男孩,但身為歐俊翔的獨生子,從小就很少有機會跟其他年齡相仿的孩子同住一個屋簷下。這種不自由又麻煩不斷的感受,讓阿龍覺得渾身上下不自在。阿龍一直在逃避和小禹的相處,而且小禹的一些舉止更使阿龍心裡深深感到不安。至於是哪種不安呢?阿龍又說不上,總之就是「奇怪又帶有一種性暗示」的感覺吧。

(被國中生性騷擾?這還真詭異……)

平靜的夜晚過去,吃完早餐後,阿雯要帶兩個國中生去看電影,阿龍則例行性要在餐館幫忙。

「阿龍不去嗎?」小禹看著阿雯問道。
「阿龍哥哥要幫忙餐廳工作,沒辦法去喔。」
小禹轉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歐俊翔,對他說:「我想要他一起去。」
歐俊翔一臉和善,回答道:「好吧,反正阿龍最近表現不錯,我就放他一天假,讓他跟你們去好了。」

沒想到小禹的話那麼有力。

以往歐俊翔根本不可能主動讓阿龍放假休息,對他而言,持之以恆就是一種最好的磨練。

阿龍心想若可以不工作那是最好,但他也不想跟小禹一起出門。

歐俊翔見阿龍不答腔,便問:「怎麼?你不想去嗎?」
阿龍只好回答母親:「就…他們想看的那部片我不是很有興趣。」

小禹和Kuma昨晚決定好要看一部好萊塢的科幻片。

「我們可以改看你喜歡的。」小禹對阿龍說。

阿龍沒想到極端自我中心的小禹竟然會為了他而讓步,阿龍問小禹說:「你確定嗎?」

「我想要你一起來。」小禹說。
「對呀、對呀~」Kuma也在一旁附和。
「那好,一起去吧。」
「YA~」小禹開心地跳了起來。

看著小禹滿是笑容的青春臉龐,阿龍竟然被他感染,也跟著一起笑了。

整理完畢後,一行人搭著公車前往市中心的影城。

小禹和Kuma坐在前排,淨說些青少年的屁話,阿龍和阿雯坐在他們後頭,阿雯玩著手機,阿龍則看著窗外的風景。

「阿龍,謝謝你肯和我們一起出來。」阿雯對阿龍說。
「跟你們出來就不用工作啊~所以當然要答應囉。」
「所以你打算休學嗎?」阿雯突然開啟另一個話題。
「這…我還不知道。」
「你知道媽媽很不希望你休學吧?」
「我知道……」
「只是啊…我覺得你有讀書的天份,只讀餐飲科也有些浪費就是了。」
「沒關係啦,我也喜歡學習做菜技術和研究怎麼經營餐廳。」
「如果光禹可以有你一半的聰明才智,那就好了。」

阿雯的話題還是繞回了小禹身上。

「他才國一,年紀還小,還沒找到讀書的方法。」阿龍對阿雯說。
「那你要多多教他喔,讓他早點開竅。」

(妳又沒付我家教費,我為什麼要教他?)

阿龍心裡這樣想,嘴裡卻說:「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可以教他看看。」
「謝謝你,你真是個好孩子。」

對話結束後不久,公車抵達影城。

阿龍挑了一部得獎的文藝片,雖然不是小禹等人喜歡的類型,但有事前的約定,也沒有人有不同意見。

四個人買好票,進了電影院,小禹硬要阿龍坐在他旁邊,於是四個人從右至左,呈現阿雯、小禹、阿龍、Kuma這樣奇怪的位置排列。

電影剛開場時,小禹還很興奮,一直小聲地與阿雯或阿龍討論劇情。

阿龍覺得小禹的行為有點失禮,便低聲對他說:「你一直講話會吵到其他人喔~」

小禹沒頂嘴,只是不再說話,乖乖看著電影。

沒想到不到十分鐘,小禹竟然昏睡過去,他身旁的阿雯也是哈欠連連,倒是Kuma好像看得懂這部片子,專心的很。

(睡著也好,免得吵吵鬧鬧。)

小禹這傢伙睡相還真難看,睡著睡著身體就倚向阿龍這一邊,頭直接靠上阿龍肩膀。

小禹的頭很重,壓得阿龍覺得不舒服。阿龍拍了拍小禹肩膀,將他喚醒。

小禹醒來,抿了抿嘴,左右看了一下,找了個好姿勢,又睡著了。

睡沒多久,小禹的頭再次歪了過來,又靠到阿龍肩上。

(他到底是無心的?還是故意的?)

此時電影正演到高潮處,阿龍不想壞了觀影樂趣,只得忍受小禹沈重的腦袋靠在他肩上。

好不容易等到電影演完,燈一亮,小禹就立刻醒了。

阿龍揉著發疼的肩膀,真想一掌往小禹的腦門上拍下去。

(死小鬼,下次絕不跟你出門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