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電影後,阿雯帶著三個男孩去吃午餐,吃完又逛了一下百貨公司。
 

阿龍好些時候不曾有過那麼愜意的週末了。平日阿龍總是要上課,如果當天餐館人手不足,晚上阿龍也沒有讀書或休息的時間,都得下樓幫忙。
至於週末熱門時段,阿龍更是得整天都要在店裡隨時支援。

(好輕鬆啊!如果沒有這兩個小鬼,就更棒了~)

傍晚時分,阿龍一行人回到家裡,這時敬禹也正好打電話給阿雯,請阿雯督促小禹和Kuma寫完習題。

阿雯不想當壞人,就跑來找阿龍,笑咪咪地說道:「阿龍,剛剛李老師打來說請我們監督兩個孩子寫習題,你可以幫我忙嗎?」

阿龍才不想幫這種忙,便藉故搪塞道:「我要下樓幫忙耶。」

「今天工讀生沒人請假,應該不需要你下去。你也知道,阿姨沒讀什麼書,沒辦法應付他們不會的題目。」

(這跟有沒有讀書無關吧,是妳不想得罪兒子,所以叫我去扮黑臉。)

阿雯又說:「而且,你昨天有答應阿姨說要教他們兩個嘛~我會去和你媽說。」

昨天阿龍的隨口回覆,現在卻成了阿雯要他幫忙的口實。不過,阿雯一向很少在歐俊翔面前替阿龍拜託過什麼事,沒想到現在為了她與小禹的關係,也開始想在阿龍面前當好人。

阿龍想不到理由拒絕阿雯,只得答應她,阿雯笑著三步併作兩步下樓找歐俊翔去了。

不到一分鐘,阿雯就上樓來了,對阿龍說:「你媽媽說OK,那他們兩個就麻煩你了,我出門買些水果。」

(這傢伙…立刻落跑……)

阿雯溜了,這下只剩阿龍一個人要面對這兩個國中小鬼,而此時他們正在房間裡大打枕頭戰,玩得正起勁。

阿龍很不喜歡強迫別人,要他去叫小禹和Kuma停止打鬧去寫功課,真是讓他心中百般不願。
只是都答應阿雯了,也不可能就放任他們繼續下去,要是習題沒寫完,被問罪的可是阿龍。

阿龍只好硬著頭皮走到小禹房間門口,房門半掩著,阿龍從門縫往裡面一看,小禹跟Kuma都只穿一件內褲在房裡打鬧,小禹整個人騎在Kuma身上,嘴裡嚷嚷著,身體則拚命磨蹭。

(這是什麼情況?現在的國中生都這麼瘋狂嗎?)

阿龍在房門外頭踱了幾圈,小禹和Kuma還是繼續打鬧,阿龍只好大聲地「咳」了幾聲,只是房裡的兩個少年完全沒聽見阿龍發出的聲音。

阿龍實在看不下去了,只好走到門邊,用力敲了敲門板,小禹和Kuma才停止吵鬧。

小禹出聲問道:「誰啊?」
阿龍回答道:「我是阿龍,可以進去嗎?」
「進來啊。」

於是阿龍推了門進去,小禹仍然保持跨坐在Kuma身上的詭異姿勢,對阿龍的出現一點也不覺得害羞。

「你們兩個的動作,實在是……」阿龍對兩人說。
「實在什麼?」小禹反問。

(他們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阿龍不想再說下去,轉移話題說:「小禹媽媽要你們兩個去寫習題。」
「不要!」小禹的回答還是如此直接。
「不行,李老師有交代一定要寫完習題,難道你們忘了嗎?」
「明天再寫啊~」
「小禹媽媽說現在寫。」
「不要!」

小禹從Kuma身上爬了起來,躺到一邊去,呈現一個大字型的姿態。Kuma則坐了起來,畢恭畢敬地對阿龍說:「我馬上去寫。」

「這樣才對嘛,我在客廳等你們。」
「不要!」小禹又說了一次。

阿龍走出房間,Kuma隨即起身穿上衣服,只剩小禹還躺在原處,一動也不動。

「你不出來寫習題嗎?」Kuma問小禹。
「不要!」
「這樣你媽媽會生氣喔。」
「不要!」

Kuma看勸不動小禹,便自己拿著習題出去了。

「他還是不出來?」阿龍問Kuma。
「對啊。」
「那不管他了,你先坐這裡寫吧。」

Kuma攤開習題本,一題一題仔細寫著,阿龍則坐在一旁,偶爾發呆,偶爾看看Kuma的進度。

(空白的地方還真多。)

「這些空白的地方是?」阿龍忍不住問Kuma道。
Kuma抓了抓他蓬鬆的捲髮,苦笑著說:「這些是不太會寫的題目。」

「這樣啊……」阿龍看了看習題,這一頁都是英文,也是很基礎的題目。理論上阿龍應該讓Kuma自己完成習題,但阿龍卻忍不住教起Kuma。阿龍說:「這個題目要我們填的是疑問詞,它下一句說我們要去的地方是百貨公司,所以百貨公司是一個地點,它該用什麼疑問詞呢?」
「where。」
「對啊!很簡單吧~」
「至於像這一題,它題目在講一群人,所以不能用persons,而是要用
people。」

在阿龍的細心指導之下,Kuma完成了敬禹所指派的作業,而任性的小禹竟在房間裡睡著了。

晚上餐廳人手不足,歐俊翔請阿龍下去幫忙,阿龍下樓之際,小禹還在睡覺。

這天餐廳生意很好,歐俊翔母子一直忙到凌晨,才拖著疲累的身軀上樓。

阿龍雖然累,還是貼心地幫媽媽揉揉肩頸。

「謝謝你。」歐俊翔對阿龍說。
「妳左肩好緊,我幫你多按些。」
「好。」歐俊翔又說:「阿龍,最近媽媽想了很多,覺得有些地方很對不起你。」

(對不起我?)

「以前媽媽一直覺得不能太寵你,因為我們母子倆沒有親人可以倚靠,若是媽媽有個三長兩短,你就會像溫室的花朵,無法在殘酷的社會上生存。但現在媽媽覺得你長大了,已經是可以接受社會歷練的男人了。我覺得你夠聰明,也有思考力,更會督促自己,各種艱苦的事情也不會打倒你。你成熟了,媽媽也不需要這麼不講理地管控你,所以我們可以用大人的方式來溝通了。我也發現,我不能因為過分嚴苛的教育而失去與你的母子親情,這世上只有我們兩個人相依為命,要是沒了你,我也活不下去。我不想要和阿雯一樣,都這把年紀了,才要拉下老臉和親生兒子建立感情。」

阿龍聽著媽媽的話,心裡既感動又訝異,以往歐俊翔很少與兒子溝通,母子之間多半是上對下的命令關係。媽媽到底受到怎樣的刺激,才會讓他有這麼大的改變呢?

「你還想繼續讀餐飲科嗎?」歐俊翔慎重地說出這句話。

阿龍沒想到媽媽會在這時候問這個問題,遲疑了一下,說:「我想跟優秀的人拚看看,讓大家知道歐少麗的兒子並不是個省油的燈。」

歐俊翔聽到兒子這番話,豪邁地笑了。
「阿龍,你越來越像你媽了!那就重考吧,媽媽絕對支持你!」

阿龍跑到媽媽身前,躺在沙發上,把頭埋進媽媽身上。阿龍幼時常常這樣向媽媽撒嬌,不過三年前歐俊翔和阿雯開始交往後,阿龍母子就鮮少出現這樣的親密舉動了。

阿龍聞著媽媽身上的味道,那是一股熟悉的味道,混雜著汗臭、油煙和腥臭,阿龍不覺得這個味道很難聞,這種味道是媽媽才有的特殊氣味。

在開這家店之前,歐俊翔有一陣子在路邊賣鹹酥雞,攤子後頭擺著一組小桌椅,乖巧的阿龍總是靜靜地坐在那裡看圖畫書或是玩玩具。有時阿龍不敵夜深,趴在桌上睡著了,歐俊翔收完攤後,都會抱起阿龍,輕輕地將他放到車子後座,蓋上小被單。有時阿龍會醒來,但他總假裝沈睡,讓媽媽抱他。阿龍喜歡把頭靠在媽媽肩上,偷偷用力吸上幾口氣。這勤奮工作後的濃重氣味,就是阿龍對母親最深的眷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