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把小禹送到阿雯那裏,敬禹總算有了短暫的週末自由時光。
 

雖然得上補習班教課,敬禹還是抽了空與孜薇共享浪漫的下午茶。

席間敬禹將這陣子心中鬱積的苦悶一股腦都對孜薇傾訴,孜薇只是靜靜聽著,沒說什麼。

「妳怎麼都不回話?」
「平常上班講夠多話了,我想只聽你說話。」
「比起我,妳說的有我多嗎?」
「這倒是不相上下啦~」
「聽了這麼多,夏老師有什麼感想或結論呢?」
「人生就是這樣起起伏伏,還能有什麼結論呢?」
「這是結論?難得妳給出這麼開放性的答案。」
「這種事情本來就不能有預設立場啊──總之,聽起來目前的狀況是往好的方面走,你持續努力就行囉。」
「所以妳覺得我可以計畫把曾光禹送回阿雯那裡嗎?」

孜薇一聽,突然嚴肅地對敬禹說:「李敬禹老師,你這麼說就不對了。莫忘初衷啊!莫忘初衷!」

敬禹明白孜薇的意思。

如果現在把小禹「還給」阿雯,這豈非另一種「遺棄」嗎?小禹就像玩具一樣,被阿雯遺棄在斗南,被父親遺留在世界上,現在換敬禹要遺棄他嗎?

「我知道啦~我一定會堅持下去的。」
「這樣才對。」
「妳要常常跟我出來吃飯,我才有動力撐下去啊~」
「這當然沒問題啊,問題是出在你身上,小鬼若不放你出來跟我吃飯,那也沒辦法。」
「為了妳,我死活也要在週末把他送到阿雯那裡去。」
「我只能說:『祝你好運。』」

晚上九點,阿雯開車把小禹送回敬禹家。車上只剩小禹一人,阿雯已經先把Kuma送回去了。

「阿龍沒跟來?」敬禹問阿雯。
「他在幫忙餐廳的事情。」
「真是辛苦。」

小禹開了車門,頭也不回就衝上樓。

「這孩子……」敬禹嘴裡碎唸著。
「沒關係,我比較習慣了。」阿雯的笑臉倒是看起來很真摯。
「那您慢走。」

阿雯開車走了,敬禹回到樓上,因為有鎖門,小禹沒法進去,只得站在門外等待。

「好久。」小禹劈頭就說。
「你怎麼這麼沒禮貌,都不跟媽媽說再見?」敬禹反問小禹。
「我不喜歡她。」
「你們都相處那麼久了,還不喜歡她?」

敬禹掏出鑰匙開門,小禹立刻就從門縫鑽了進去,直接跑到房間,把門關上。

(他到底又怎麼了?)

敬禹走到房門口,敲了敲門,對裡頭問:「你又惹了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
「那幹嘛一回家就躲進房間?」
「我不喜歡回答你的問題。」
「你長大了,不能一句『不喜歡』就逃避問題啊。」
「我不想長大。」
「人是會長大的,不能永遠都是小孩。」
「你們都很賤。平常都說我是大人,重要的事又把我當小孩。」

說實在的,小禹這話還真有點道理。大人很賤,要求小孩的時候就說「你長大了」,如果要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到小孩身上時,卻又會說「你是小孩」。

敬禹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答覆小禹,只好將話題繞回阿雯,問小禹說:「你到底為什麼不喜歡媽媽?」

「她現在對我還不錯,但是我不會忘記她以前對我很不好。」

敬禹恍然大悟。

小禹心中幼年時被遺棄的陰影,不可能用刻意討好的手段就能抹除的。

就阿雯的角度而言,離開小禹不是她願意的,是家庭環境逼她得出外謀生,但年幼的小禹哪懂得那麼多大人世界複雜的事情?
阿雯對小禹的父親、阿嬤有怨恨,阿嬤對阿雯更是沒一句好話,但這都已經是過去了,正在進行中的,是阿雯和小禹母子關係的重新修補。

修復關係哪有這麼容易?

敬禹覺得自己陷入老師或家長常見的一種惰性,注意力全都放在瑣碎的表面上,忘了設身處地去思考事物的本質。
過往的事實讓阿雯和小禹都傷痕累累,他們不能只回頭舔舐傷口,而是要攜手往前走。敬禹覺得,自己最近對小禹的要求,似乎太過本末倒置了。

敬禹有些自責,他嘆了口氣對小禹說:「我知道,我不問了。」

「那換我問。」

小禹把房門打開,他已經換上睡衣。

「要問什麼?」
「我去阿龍家的時候,你有跟姐姐去約會厚?」

(他也太厲害,連這都猜得到。)

「哪有,都在忙教課啊~」

敬禹說謊了。

「你說我長大了,不要再把我當小孩騙喔。」
「就沒有啊~」

敬禹繼續說謊。

「談戀愛本來就要約會,不約會很奇怪呢~」
「嗯…所以你對我去約會沒有不開心?」
「你開心,我就開心了。」

敬禹回想起之前小禹的破壞行為,心裡納悶──這小子怎麼突然那麼放得開?難道是愛上別人了?

這年紀的青少年,見一個愛一個是常有的事,只是小禹愛上誰呢?

Kuma?

敬禹無法想像小禹和Kuma成為一對情侶的情況。

(Kuma傻傻的,哪懂什麼戀愛啊。)

敬禹腦海裡又浮現出幾個小禹班上或補習班裡同齡孩子的臉龐。

國中一年級,太早談戀愛了啦!

敬禹早忘了他小學六年級就跟某個愛慕他的女孩子牽過手的事。

「你在發呆什麼?」

小禹一問,敬禹這才回過神來,連忙說:「沒啦,想事情一時恍神。」

「你是太久沒看到我在想我嗎?」

敬禹伸手推了小禹一把,給了小禹一個白眼,說:「臭小鬼,少那裡油嘴滑舌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