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再想想,你該去休息了,一直看電視會近視眼。」
 

敬禹找了個藉口將小禹趕進房間,接著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孜薇。

敬禹將小禹惹惱阿龍的事告訴孜薇。

「所以你有在阿龍面前幫小禹緩頰嗎?」孜薇問敬禹。
「沒有,我不想太過介入他們之間的關係。」
「為什麼?你以前總是很雞婆呢。」
「我覺得…如果介入太多,曾光禹就永遠想依賴我,就永遠長不大。」
「你終於明白這層道理了。」
「終於明白…所以妳一直心裡有數?」
「算有吧。對於你,我也是比較偏向在一旁觀察。」
「妳也支持我不要介入嗎?」
「如果說要建議的話,我會你試著用言語教導小禹處理跟阿龍的關係,而不是直接跑去找阿龍。」

敬禹「嗯」了一聲,接著說:「我還擔心另一件事……」
「擔心什麼事?」
「我還從曾光禹的話裡聽到一個關鍵字:『喜歡』。」
「所以他喜歡阿龍?」
「他的話倒也不是這麼說的,他說的是:『我喜歡阿龍教我。』」
「這種『喜歡』跟那種『喜歡』不同吧。」
「但總是『喜歡』啊。」
「李敬禹,你這是在吃醋嗎?」
「吃醋???」
「他可以『喜歡』你,難道不能『喜歡』阿龍嗎?」
「不是這樣啊,只是他『喜歡』的都是男生……」
「男生喜歡男生有什麼不對?」
「好好好,不要再罵我古板了,男生可以喜歡男生。」
「男生可以喜歡男生,但是小禹不可以喜歡阿龍?」
「可以、可以,他可以喜歡阿龍……」

在這對話的當下,敬禹好像成了小禹的親人,他對這個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喜歡男性,竟有些無法接受。

(好奇怪的感覺…但願這種「喜歡」,不是那種「喜歡」......)

敬禹在心中這麼對自己說。

不過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隔天晚上回家後,敬禹把小禹叫到房間裡。

「你幹嘛這麼嚴肅?」

連小禹都看得出敬禹不同往常的表情。

「問你一個問題,要誠實回答我。」
「好。」
「你討厭阿龍嗎?」

敬禹不正面詢問,反倒拐了個彎問小禹。

小禹想了一下,搖了搖頭。

「你不是說他對你不好?」
「我惹了他,他才對我不好。」

沒想到小禹竟然也會自我反省。

敬禹輕輕摸了一下小禹的臉龐,說:「你會這樣想,表示你更成熟囉~」

小禹的臉雖然被太陽晒得黝黑,卻仍有小孩般的稚嫩。

「這是一定要的啊~」小禹笑著說。
「那你會想跟阿龍和好嗎?」
「想啊~但我不知道怎麼跟他和好。」
「你就去跟他說對不起,以後不要任性惹他生氣就好啦~」
「如果他還是繼續生氣呢?」
「我相信他不是這樣的人。」
「我覺得他常常生氣。」
「那是你常常惹他。」
「又不只是我惹他,他上次就氣他媽媽,所以才跑來我們家。」

其實阿龍會離家出走,有泰半原因也是小禹造成的。敬禹不想在這個時候提這件事,他對小禹說:「反正你在說話或做事之前,要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立場想一想,懂嗎?」

小禹點了點頭,和以前的態度大不相同,以往的小禹總會這麼說:「為什麼他不站在我的立場想一想?」

到底是小禹成熟了?還是他真的喜歡阿龍,所以可以改變自己呢?敬禹私心希望答案是前者。

「你就盡量配合阿龍,我想他也不會隨便就生氣的。」
「我要怎麼配合他?」
「舉例來說,像是你要請他教你之前,要說『請問你有空嗎?我這裡不會,可以教我嗎?』,不能用『教我』這種命令的口吻;而且對方如果沒空或是不開心拒絕,你也要對他說『對不起』或是問他晚點還是明天可以教我嗎?反正你不能再像以前說話這麼直接。」
「我盡量。」

敬禹不知道小禹的「盡量」是能夠多「盡量」,他也不看好阿龍夠全盤接受這小鬼,反正他們可以在同一個屋簷下相安無事,這就萬幸了。

其實下週小禹學校要段考,敬禹本想讓他在家專心讀書,不去阿雯那裡。不過想想小禹和阿龍的衝突還是得做個了結,就依照慣例請阿雯來接他。

因為要考試,敬禹不但強迫小禹要帶講義去看,還比平常多出了一份習題給他。

雖然教的是補習班,但敬禹並不是升學主義者,也覺得小禹並不適合往讀書這方面發展。敬禹給小禹的知識是在國中階段該具備的基本知識,對讀書再沒興趣,這些東西還是小禹該吸收的。

小禹拿著習題,嘴裡嚷著:「好多喔~」
「你可以問阿龍。」敬禹說。
「他不教我怎麼辦?」
「你就像上次一樣自己寫啊。」
「錯很多怎麼辦?」
「我們回來再檢討囉~」

小禹收起雨傘,坐進阿雯車中,滿臉自信地透過車窗,對站在車外的敬禹說:「我會讓他教我的!」

大雨不斷落下,穿著雨衣的敬禹苦笑著,目送阿雯的車離去。

他總覺得小禹的自信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兩碼子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