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鬼太誇張了!)
 

連個性溫和的阿龍,也被小禹過分的要求所激怒了,他拂袖而起。小禹並未察覺阿龍的情緒,反而緊緊拉住阿龍的手,想要他坐下。

阿龍用力甩開小禹的手,準備開門離開敬禹家。

小禹驚覺阿龍打算離開,連忙問:「阿龍哥哥,你要去哪裡?」
「回家!」
「你為什麼要回家?」

阿龍不理小禹,直接開門就要出去,在此同時,門外正巧也有個人,差點沒跟阿龍撞個滿懷。打算進門的不是別人,正是敬禹。

「咦,你們兩個怎麼在這裡?」敬禹一頭霧水地問。
「老師,你問他吧,我要回去了。」
「回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老師,麻煩您讓一下好嗎?」

敬禹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只得讓開身子,讓阿龍出去。

關上門,房裡陷入幽暗,敬禹站在門邊,問小禹道:「到底怎麼了?」

小禹沒回話,抿著嘴,身體微微抽搐著,猛地一顆顆豆大的淚水就從眼角滑落。

敬禹知道此時不好多說些什麼,只是靜靜走到小禹身旁坐下,拍拍他的肩膀。

小禹哭的好傷心、好傷心,就像失戀一樣。

其實對小禹而言,就是失戀了。

敬禹覺得小禹得不到阿龍「芳心」是理所當然,若是阿龍接受了他,敬禹才會大吃一驚。

「好啦,別哭了,可以跟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嗎?」

小禹擦了擦滿臉的淚水,還是緊閉著嘴不說話。

「不告訴我嗎?」

小禹搖了搖頭。

「好吧,那我拿完東西就要去補習班了。」

敬禹就要起身,小禹卻拉住他的衣角,說:「不要走。」

「你不要我走,卻又不告訴我事情始末,難道要我坐在這裡發呆嗎?」
「就陪我,不行嗎?」

(真是麻煩。)

敬禹坐回沙發上,和小禹挨著肩膀湊在一塊兒。

過了幾分鐘,敬禹放空到都覺得想打瞌睡了,這時小禹才開口說:「為什麼沒有人喜歡我?」

小禹的問句總是這麼突如其來。

「為什麼沒有人喜歡你?」敬禹反問道。
「你不喜歡我,阿龍也不喜歡我。」
「我喜歡你啊,上次不是說過了嗎?只是我的喜歡不是戀愛的喜歡。」
「我知道……」
「你媽媽也喜歡你,她跟阿嬤都很愛你。」
「我不喜歡她……」

「你到底說了什麼讓阿龍這麼生氣?」
「我想抱他,他就生氣走了……」
「你為什麼要抱他?」
「我以為他喜歡我……」

(傻瓜,你到底憑什麼讓阿龍喜歡你?)

「所以他生氣走了?」
「嗯……」
「那就跟他好好解釋吧。」
「我不會解釋。」
「你不解釋就永遠不可能跟阿龍和好。」
「我討厭他!」

這是小禹一貫幼稚的回答方式,他對身邊的人或事,要嘛就是十足熱烈的追求,要嘛就是徹底拉倒,一句「討厭」就推翻一切,沒有任何妥協空間。

「這是你的錯,怎麼能怪在阿龍身上?」
「我討厭他!」
「所以你永遠都不喜歡阿龍了嗎?」

小禹沒吭聲。

「所以我說啊,這不是喜歡或討厭的問題,是你愛面子,拉不下臉去跟阿龍道歉吧。」
「我又沒錯。」
「但是他生氣走啦。」
「要走就走!」

敬禹拍了拍小禹的肩膀,說:「你怎麼不試著像上次一樣道歉呢?」

其實上一次也不算是小禹直接向阿龍道歉,而是他把敬禹搬出來放在前頭,逼阿龍接受他的「曲線式道歉」。

「我討厭他,他很愛生氣。」
「你不是也很愛生氣嗎?」
「我哪會愛生氣?那你要我怎麼跟他道歉?」
「道歉的事等等再說,現在我要對你說的事情比較重要。」
「什麼事情?」

敬禹正經地挺起腰桿,開口說:「你覺得阿龍為什麼會生氣?」
「我不知道!」
「你一定知道。你那麼聰明,好好想一下可以嗎?」

小禹想了一下,說:「他不喜歡我抱他。」

敬禹說:「你算是接近正確答案了。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歡你抱他,但你的要求太突兀了。突兀是什麼你懂嗎?就是太突然、太直接,沒有給阿龍留空間。不僅是這次,上次你要求阿龍教你寫習題,也是一樣的問題。」
「什麼是空間?」
「就是你要給人有思考的時間,或是需要容忍他們有可能會拒絕你的要求。」

小禹歪著頭看著敬禹。

(我的這番話他到底懂多少?)

「你打個電話跟阿龍道歉吧?」敬禹說。
「你幫我打。」
「又不是我惹火他的。」
「我不知道怎麼跟他說。」
「你就說:『阿龍哥哥,對不起,以後我不會這樣衝動了。你可以原諒我嗎?』這樣就可以啦。」
「我哪有衝動?」
「為什麼不是衝動?」
「我想很久了。」

敬禹這才驚覺,小禹帶阿龍回家,是他計畫已久的「陰謀」。

(嘖嘖,帶阿龍回家偷吃他豆腐。曾光禹啊、曾光禹,你真的不單純了呢~)

「沒關係啦,你就拉下臉說你衝動吧,反正你要的是阿龍不生氣,何必這麼愛面子?」
「嗯。」小禹看來似乎是退讓了。

原先不想介入小禹和阿龍關係的敬禹,這下還是介入了。

小禹撥了電話給阿龍,連著幾通,阿龍都沒接。

「我撥給他吧。」敬禹說。

敬禹拿出手機,撥給阿龍,依舊沒接。

小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看樣子阿龍還在不開心,一時間我也沒辦法解決,你先回去你媽媽那裡好了。」
「我不知道怎麼回去。」
「我請你媽媽來接你吧。」
「不要!」
「還是你要跟我去補習班嗎?」
「不要!」
「那你到底想做什麼?」
「你就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
「你不會亂跑吧?」
「不會。」

當下敬禹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只好任憑小禹自己待在家裡,自己拿了下午上課該用的東西,就離開了。

傍晚,敬禹下了課,拿出手機,裡頭有阿龍傳來的訊息,寫著:「老師,抱歉中午沒接您電話。我知道我的行為很幼稚,但請您給我一些空間,我需要有一些思考空間,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敬禹也拿不定主意,簡單回了訊息寫道:「你別想太多,小禹是個單純孩子,我會好好跟他談的。」

既然小禹跟阿龍之間的彆扭無法解決,看樣子這禮拜小禹也不可能過去阿雯那裡了。

(這要怎麼跟阿雯解釋呢?)

敬禹越想越覺得頭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