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禹根本不可能誠實告訴阿雯小禹喜歡阿龍的事,雖然阿雯是蕾絲邊,但可不見得能接受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還喜歡上自己另一半歐俊翔的獨生子。敬禹只得編造了另一個故事,對阿雯說小禹和阿龍在釣魚的時候一言不和,吵起架來,阿龍一氣之下走了,而小禹也不願意回阿雯那裡。
 

「真糟糕,這兩個孩子好像相處不來。」電話那頭的阿雯說。

阿雯似乎沒對敬禹粗糙的謊話感到疑惑,這對敬禹而言是個天大的好消息,他連忙回答道:「小禹是個特別的孩子,跟阿龍的相處,真的需要更多時間磨合。」
「那就只能請李老師您多多幫忙了。」

阿雯這話在敬禹耳裡聽來,就是她又再推卸責任了,她只想要「溫馨友善」的母子關係,至於小禹所製造的麻煩事,敬禹能處理就處理,千萬別去麻煩她。

「光禹媽媽妳放心吧,我會開導他的。」
「那就拜託您了,阿龍這邊我也會找他談談的。」

敬禹並不相信阿雯的話,她一直以來都不是個負責任的媽媽。

擺平了阿雯後,迎來的是小禹的考試週。

整個禮拜裡,小禹一直悶悶不樂,敬禹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敬禹想起自己高中時的往事,當時他向班上的女同學告白被狠狠打槍後,也是好一陣子茶不思飯不想。

(失戀是男孩成為男人必經之途啊!)

不過該問的問題還是得問,敬禹鼓起勇氣問小禹說:「考完試了,週末你要去媽媽那裡嗎?」

「不要!」小禹回答地斬釘截鐵。

(不要就算了。)

小禹上課去了。整個上午,該不該當和事佬這件事盤旋在敬禹心中。敬禹突然覺得自己好幼稚,怎麼會介入小孩間的吵架?只是,從事實來看,敬禹早在他們上一次吵架時就已經介入了。既然已經介入了,現在到底是要袖手旁觀,讓孩子們自己解決,還是好人當到底幫他們最後一次呢?

苦惱之餘,敬禹打了電話給孜薇。
「我在上班耶。」
「對不起,我知道妳們老闆人很好,可以給我一些時間嗎?我有煩心的事想跟你說。」

敬禹和孜薇交往後才知道孜薇的澎湖人老闆,是敬禹母親的表哥,小時候一起在村子裡長大。老闆本來就很器重孜薇,加上這層關係後,簡直就把孜薇當女兒看待。

「我這個外甥很不錯啦,你們可以考慮看看。如果你們成了,我包六萬六給妳!」老闆對孜薇這麼說。

敬禹等了一會兒,電話那頭的孜薇說:「你舅舅說我可以休息一下。有什麼事,長話短說吧。」

敬禹將小禹跟阿龍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孜薇。

「他們怎麼又吵架了?」孜薇說。
「曾光禹這樣的個性很難不惹火別人吧。」
「不過,阿龍也太把他的話當真了,好好拒絕不就好了嗎?」
「聽說是曾光禹硬要去抱他,阿龍大概覺得噁心或尷尬,一怒之下就跑了。」
「這倒也是太突兀…一般人對同性之間的情感表達還是不太會處理。」
「曾光禹這樣亂表白,實在很麻煩。」
「這就是你的責任囉。你真該好好開導開導他。」
「妳以為我沒『開導』過嗎?」
「我覺得你沒有。」
「為什麼?」
「你根本不敢跟他討論感情或性方面的事吧,任誰都看得出你在逃避這些敏感議題。」

孜薇的話真是一針見血,講得敬禹百口莫辯,只好另起話題。

「我會找時間『開導』他啦。先別說這個,那妳覺得我該介入他們吵架這件事嗎?」
「你不是介入過了嗎?再介入一次也不為過吧。」
「上次是曾光禹把我當擋箭牌才迫使我介入的,我原先沒這麼想。」
「那這次呢?你怎麼打算?」
「現在是我在問妳,怎麼變成妳在反問我?」
「我又不是你,這件事情最後還是得由你自己做決定。」
「那給我點建議總可以吧。」

電話那頭孜薇的聲音停了一會兒,接著說:「李敬禹,你不是想回澎湖走走嗎?」
「是啊,這跟他們兩個人有什麼關係?」
「把他們帶著一起去,說不定他們可以在旅行中更了解彼此。」
「呃…妳在開玩笑嗎?帶兩個愛吵架的小鬼回澎湖,若是他們又吵起來,是要叫他們游回臺灣嗎?」
「你要我給建議,這就是我的建議囉~你要不要採納,或是要怎麼做,最終的決定權在你身上。」

孜薇會對敬禹這麼說,是因為最近敬禹老嚷著想回澎湖渡個小假。孜薇猜測,李敬禹這傢伙很有可能是想帶她回去拜見「未來的公婆」。敬禹和孜薇年紀都還不到三十歲,對這個世代的年輕人而言,談結婚還算早了些。但從兩人交往開始,孜薇就覺得敬禹一直在釋放想成家的訊息。或許是敬禹在外飄泊久了,真心想要有個家庭吧。孜薇很喜歡敬禹,要走入婚姻她也會點頭答應,二十多歲結婚也不是啥壞事。

「讓我再想想吧,況且還得看這兩個小鬼的意願呢。」敬禹說。
「他們不想去,就我們回去啊~你不是一直很想要浪漫兩人世界嗎?」
「那他們兩個的事怎麼辦?」
「就隨他們去,閑事少管。」
「這樣不行啦~」
「看吧,李敬禹,你明明就想介入吧。」

才幾句話孜薇就把敬禹自己都不知道的真實想法給挖了出來,面對真實的自己,敬禹也不想辯駁,順著孜薇的話,對她說:「好啦,我問他們看看吧。那是要這禮拜回去嗎?」

「時間聽起來是有些急迫,不過我是可以禮拜一請休假啦,這樣可以湊個三天假期,就看你那邊的狀況囉。」

比起老是太多顧慮,遇到事情總是躊躇不定的敬禹,孜薇的個性果斷的多。

「學校剛考完試,我去跟茜宜ㄠ個休假看看好了。」
「那你得做好心理準備,我猜你會被她酸。」
「被茜宜酸是小事,我還得搞定兩個小鬼跟他們的家長啊~」
「那你加油囉,反正不行的話就是你最愛的兩人世界了。」

敬禹心中突然有句話冒出了出來:「我幹嘛淌這渾水?直接兩人世界就好啦!」

(不行不行,如果變卦一定會被孜薇嘲笑。)

「我會努力促成這次返鄉之旅的!」敬禹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