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禹的口氣聽來自信,但一掛上電話後,這自信瞬間消失。
敬禹不知道該怎麼去對快嘴如劍般鋒利的茜宜講這件事,也不知道會不會被阿龍和小禹打槍,就算順利成行了,敬禹又該如何應付不時就吵架的兩個男孩。

 

掛上電話,敬禹先到補習班辦公室去找茜宜,鼓足勇氣,將剛剛的想法告訴她。

「幹嘛帶他們一起去?你不就只想兩人世界嗎?」

茜宜的話好直接。

「重點不是我們,是他們兩個人。」敬禹說。
「是這樣嗎?」茜宜嘴邊掛著古怪的笑意,接著說:「我才不管你的重點到底是誰,反正我的建議你也沒多愛聽,不是嗎?不過我還是要說啦~我若是你,才不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蠢事。」
「都蠢了一年了,還差這次嗎?這次如果失敗,我再也不管他們了。」
「就是整整蠢了一年,我才覺得你還是會繼續蠢下去。總之我們反對,你就一定會拿跟阿嬤的約定來說嘴,不過,跟阿嬤的約定並不包括保證曾光禹可以談戀愛吧?」
「不能這樣說啊~戀愛也是成為正常男人的階段之一啊~」
「正常男人?連毛都沒長齊的國中屁孩談啥戀愛?」

敬禹癟著嘴,不知該如何回應。

茜宜又說:「我不可能擋住你這個固執的人啦~反正你工作也很認真,該有的休假當然不能苛扣;不過我還是要再勸你一次──你千萬、千萬、千萬不要帶他們去。」

「謝謝妳,老闆大人。妳說的話我會好好考慮。」敬禹說。

其實茜宜根本不相信敬禹會考慮她說的話。

茜宜方面過關了,接下來是更難說服的阿龍和小禹。敬禹經過反覆權衡之後,選擇從最困難的阿龍下手,他心想,若是阿龍答應了,小禹自然也會想一起去。

該怎麼說服阿龍呢?他現在應該對小禹非常感冒吧~只得學劉皇叔三顧茅廬,直接去找阿龍用最大的誠意去打動他了。

晚上九點,敬禹教完課,對小禹說:「你先回家,我有事出門一趟。」
「什麼事?」
「就處理一下私事,家裡冰箱裡頭有東西,你可以拿出來吃。」
「你要去找姐姐約會嗎?」
「不是。」
「不是那是要去哪裡?」
「這是我的私事,不能告訴你。」
「我跟你一起去。」
「你先回去。」
「我要一起去!」

此時小禹身後傳來聲音,說:「敬禹老師有事情啦~不然你在我家玩遊戲機等他。」

小禹轉過頭去,開口的人是茜宜。

「你們一定有事情瞞著我。」小禹說。
「肯定不會是壞事啦~」茜宜接著說:「你到底要不要玩?這種機會可是不多的喔~」

小禹嘟著嘴,看著茜宜,又轉頭瞅著敬禹瞧。

「走啦~」茜宜直接拉起小禹的手,連拉帶哄地將他帶上樓去了。

茜宜真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雖然平時對敬禹又酸又罵的,但真正需要她的時候,第一個跳出來解圍的總是她。

敬禹跳上摩托車,直奔阿龍家而去。

到阿龍家門口時,餐廳裡剛送走最後一組客人準備打烊。

敬禹走進店裡,工讀生認得他,就去向櫃檯的歐俊翔報告。

「李老師您怎麼來了?是來用餐的嗎?」迎面而來的歐俊翔說話還是這麼客套。
敬禹搖著手,對歐俊翔說:「不不,我早就吃飽了。我是來找阿龍的。」
「阿龍?您怎麼會來找他?」
「我有點事想跟他談談……」
「難道又是小禹的事嗎?」
敬禹點了點頭,對歐俊翔說:「麻煩您了……」

歐俊翔沒多說什麼,走進廚房喚阿龍出來。

阿龍穿著白色的廚師服,怯怯地走了出來,低著頭不願正眼看敬禹。

歐俊翔似乎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勁,便對兩人說:「我不打擾你們,先去忙了。」

看到歐俊翔走回廚房,敬禹才開口對阿龍說:「不好意思,我又來打擾你了。」

阿龍沒說話。

敬禹應付彆扭小孩的經驗很豐富,他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樣的場合,便對阿龍說:「我們去旁邊的座位坐著聊吧。那裡應該可以暫時坐一下吧?」

「可以……」阿龍總算開口說話了。

兩人走到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

餐館的大燈已經關上,僅有鵝黃色的路燈光線透過窗戶,灑落在淺棕色的桌面上。阿龍的半張臉隱沒在黑暗之中,這反而使另半張臉顯得立體,更加凸顯這男孩的俊美。

敬禹不得不承認阿龍是個帥哥胚子,難怪小禹會這麼迷戀他。

「我知道現在不適合來找你,只是這週末剛好是國中期中考結束,我們都有些空檔,所以冒昧跑來你家。」

敬禹接著把他的澎湖旅遊計畫告訴阿龍。

敬禹說完,阿龍沉默了許久。敬禹心中雖有些焦急,卻也沒催促阿龍做出回應。

(這時太過緊迫逼人,會產生反效果的。)

敬禹耐著性子,又等了一會兒,阿龍總算開了金口,說:「老師,真的很謝謝您的好意。只是,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想問您。」
「請儘量問,不用客氣。」
「老師您這麼積極,是想要我跟小禹當情侶嗎?」

湊合阿龍跟小禹成為情侶,這事敬禹壓根也沒想過,他連忙否認:「不不不,我是老師,不是媒人婆啊~我會有這個提議,只是想要你們化解心結,透過旅遊增加彼此的理解,畢竟你們今後不知道還要同住一個屋簷下多久。」

阿龍又問道:「老師,那你覺得我和小禹真的可以相安無事嗎?」

「坦白告訴你,我真的不知道。你們上次吵架,我本來是不想介入的,但我完全沒想到小禹竟然會說是我要他向你道歉。而且你也看在我的面子上和小禹和好。這一次又介入你們兩個之間的事,而且狀況比之前更複雜,對我而言也是吃力不討好。我大可以就讓你們兩個去吵得你死我活,但我又捨不得你和小禹。你是個好男孩,而小禹的本性也不壞,又剛好有可以去澎湖的機會,所以我想把你們倆一起帶上。」

「如果我們又吵架呢?」
「我想有我和孜薇在你們身邊,狀況應該…會好一些。」
「我真的沒把握能跟他相安無事,小禹一直踩到我的底線。」
「我明白。今天來就是求你給他最後一個機會,這次如果失敗,我再也不會介入你們的事情。」

阿龍笑了,這是如釋重負的笑容。

「如果是跟敬禹老師一起去,我想應該可以安心不少。」阿龍說。
「你這麼說,是指…?」
阿龍點了點頭,笑著說:「如果我媽媽同意的話,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澎湖。我從來沒去過臺灣島以外的地方,而且我喜歡大海,有在地人可以帶我們遊澎湖,應該可以玩到很多私房景點。」

敬禹沒想到阿龍會這麼爽快答應,有點喜出望外。

「那我去跟你媽媽談談看。」
「好。」

敬禹等到歐俊翔收完店後,跟著阿龍一起上樓,對歐俊翔和阿雯說明帶兩個男孩去澎湖玩的事。

「你們情侶兩個人去就好了,何必還帶孩子們?」

連阿雯和孜薇、茜宜都說一樣的話。

「如果是要讓阿龍跟光禹能夠彼此熟悉,好好相處,我是贊成啦。」阿雯說。
「只是…這樣會很麻煩老師。」歐俊翔說。
「不會啦,我個人是一回事,重要的是他們兩個是否能有所成長,尤其是小禹。」敬禹說。
「老師既然都這樣說了,我就讓阿龍去吧。」
「謝謝你。」

全都搞定!接下來就是小禹了。鬆了一口氣的敬禹看看時間,竟然都快十二點了。拿出手機,裡頭有茜宜傳來幾則訊息,說什麼小禹一直在她家裡等敬禹,怎麼都不肯回家。

(又來了……)

敬禹看完訊息,急忙向阿龍等人說聲再見,騎上機車,飆回茜宜家。

敬禹氣喘吁吁地爬上樓,小禹就坐在客廳沙發上,面無表情地看著電視,茜宜則坐在一邊,滿臉倦怠。

「我回來啦~」

小禹沒說話,倒是茜宜開口說:「你也去太久了吧,我快累死了。」
「不好意思啦~花了些時間說服阿龍和他家人,都搞定了。」

聽到阿龍的名字,小禹抬起眼皮看了敬禹一眼,隨即又將目光轉向電視螢幕。

「我們週末回澎湖度假吧~阿龍也會一起去喔~」

小禹漠然地轉頭,冷冷說了一句:「我不想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