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許久,孜薇總算到了。
 

小禹和阿龍都很喜歡這個姐姐,看到孜薇臉上同時都露出笑容。

「不好意思,路上耽擱了。」孜薇不斷向眾人說抱歉。

「沒關係,我把時間抓早就是可以有些緩衝時間。走吧,去Check-in吧。」

一行人便上了飛機。

四個人的位置剛好位於前後兩排,敬禹與孜薇坐一塊,兩個男孩則坐前排。

身為澎湖人,搭飛機澎湖、臺灣兩地來回是家常便飯,不過兩個男孩卻是第一次搭飛機。

從臺灣搭飛機到澎湖很近,航程頂多四十分鐘,一路上小禹雖然話不多,但所有人都可以發現他心中的興奮;倒是阿龍,臉色發白,一臉緊張的樣子。

敬禹拍了拍阿龍的肩膀,問道:「阿龍,你還好嗎?」
「還…我還好……」
「怎麼了?不舒服嗎?」
「不是……」

「他怕坐飛機啦~」在一旁的小禹插嘴答腔。
「怕坐飛機?你怎麼知道?」
「我猜的。」小禹說。
「別亂猜好嗎?阿龍,是真的嗎?」敬禹問。

阿龍覺得有些尷尬,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臭小鬼,還給你猜中了。」敬禹輕輕敲了小禹的頭,對阿龍說:「你不用擔心啦,飛機是一種很安全的交通載具,比一般車輛都還要安全很多喔~」

「嗯…我知道……」
「如果覺得有些害怕,就在起降的時候閉上眼睛,儘量放鬆,這樣就比較不會害怕了。」
「你也可以握住我的手喔~」小禹又插嘴說。

敬禹又敲了一下小禹的腦袋,說:「曾光禹,我不是叫你別亂說話?」

飛機起飛了,敬禹和孜薇小聲地聊著天,前座的兩個男孩則沒什麼對話,阿龍神經一直很緊繃,小禹卻睡著了,直到空姐來送餐盒跟水,小禹才悠悠醒來。

這種短程航班,連吃餐盒的時間都沒有,就準備降落了。

飛機順利降落在馬公機場,這是敬禹和孜薇的故鄉,雖然他們到臺灣本島打拼,卻始終不忘記自己是一個澎湖遊子。

敬禹的父親開著車來接一行人,他是個退休的高職老師,有著一頭梳得整整齊齊的白髮,還有老一輩人少有的180公分的高大身材,不過就是略微偏瘦。敬禹能有182公分的體格,應該就是遺傳到爸爸的。

孜薇也不是第一次見到敬禹父親,李、夏兩家算是有些交情,在上一代有生意上的往來,李爸爸也認識孜薇。不過現在孜薇的身分不同了,以前她是敬禹的同學或同儕,現在則是女朋友了。

「孜薇,妳要順路先回妳家嗎?」李爸爸問孜薇。

李、夏兩家都在馬公市的南側,距離並不遠。

孜薇被李爸爸這麼一問,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敬禹連忙說:「爸,今天你就當孜薇是我從臺灣來的朋友,別把她當在地的吧。」

李爸爸一聽,哈哈一笑,說:「好吧,這是你們年輕人的假期,我們老人配合就好。」

到了敬禹家,敬禹媽媽已煮好一桌道地的澎湖料理在等待眾人,大家都餓了,不多寒暄就圍著桌子坐下開動。

一頭棕色捲髮的敬禹媽媽還在上班,是位縣政府的職員,她與敬禹爸爸不同,身高只有150公分,微胖的身形,讓她與丈夫在一起時,有種奇特的反差感。
雖是如此,她很熱情地招呼客人,而敬禹或許就是遺傳到她的熱心,熱心到有時過度雞婆。

畢竟還是屬於比較保守的家庭,敬禹媽媽覺得敬禹和孜薇需要分房睡,所以就幫孜薇另外安排了一個房間,敬禹和孜薇知道老人家的想法,也沒多說什麼,倒是敬禹聽到小禹偷偷地問阿龍說:「他怎麼沒跟姐姐一間房間?」

阿龍沒答話,小禹也就不再問下去。

「那兩位小朋友要住同一間房還是分房睡呢?」敬禹媽媽問。

「同住一間!」「分房!」

小禹與阿龍同時說出相反的答案,敬禹媽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敬禹跳出來,對媽媽說:「我看他們還是分房睡吧。」

敬禹怕阿龍就算勉強答應和小禹同房,若是到了大半夜又一言不合起了爭執,那就真的麻煩死了。

阿龍看起來似乎鬆了一口氣,小禹則是嘟起嘴,不發一語。

「呵呵,還好我們家房間夠多,夠你們一個人一間房。」敬禹媽媽說。

敬禹看大家提著行李,站在走廊上的尷尬模樣,也開口說:「時候不早了,你們都快點進房間,拿好衣服去把澡洗了,準備睡覺,明天還有活動呢。」

兩個男孩各自進了房間,站在敬禹身前的孜薇轉頭對他說:「小禹看起來好可憐喔~」
「誰叫他要惹阿龍,自己做的要自己負責。」
「你不做點機會給他們嗎?」
「『呷緊撞破碗』啊~才第一個晚上,就讓他們慢慢來吧。」
「慢慢來?難道……」孜薇的神情裡帶著慧黠的微笑。
「難道什麼?」
「難道你也贊成龍禹戀嗎?」
「啥鬼龍禹戀?兩個屁孩談什麼戀愛?」
「李敬禹,你的腦袋真的很頑固耶,你也不想想你國中時談了多少場戀愛?」
「哪有『多少場』?妳可別亂講啊~」
「你要不要把畢業紀念冊拿出來?我一個一個指出你的緋聞對象,喚醒你早衰的記憶力。」

敬禹摟著孜薇的頸子,微微彎下身子,將頭靠在她肩上,往耳畔吹氣,小聲地說:「別這樣啦,至少現在妳是我的唯一啊~」

孜薇轉過頭來,用明澈的大眼睛看著敬禹,說:「真的嗎?看著我回答。」

「真的……」

敬禹輕輕吻了孜薇一下,兩個人分別回到自己的房間。

至於兩個男孩,先後進了浴室洗完了澡,阿龍回房沒多久,就關燈睡了,倒是小禹房裡的燈卻一直亮著。

孜薇洗好澡經過小禹的房間,發現燈還亮著,就走到敬禹的房間前,敲了敲房門。

敬禹正在房裡吹著頭髮,開門見到孜薇,便笑著說:「妳那麼猴急啊?」

孜薇輕輕推了敬禹一把,閃身進到房間裡。

「猴什麼急,別亂說。」
「那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小禹還沒睡耶。」
「妳怎麼知道?」
「我發現他房間燈沒關。」
「說不定他忘了關,這傢伙常常這樣。」
「也有可能心情不好,在生悶氣。」
「要生悶氣就讓他生悶氣。這個愛生氣的小鬼。」
「不能這樣說,總是要開導一下吧。」
「好啦,我吹完頭髮就去看看。」

「不。」孜薇握起敬禹的手,說:「讓我去看看吧。」

「唷~夏孜薇姐姐,妳今天怎麼那麼貼心,肯幫我去應付小鬼?」
「我本來就很貼心了好嗎?」
「是是是,那愛鬧彆扭的曾光禹小朋友就麻煩妳了。」
「好啦~你早點睡吧,我會搞定他的。」
「搞定自然是好事,搞不定就看著辦吧。」
「相信我。」孜薇豪氣地拍了拍胸口。

出了敬禹房間,孜薇走到小禹房前,輕輕敲了敲門。

門裡沒回應,但卻聽到細微的沙沙聲。

孜薇靠在門邊,對裡頭說:「小禹,你睡了嗎?我是姐姐。」

門打開了,一臉落寞的小禹就站在裡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