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回到家,敬禹一晚睡得香甜,直到母親來叫他,才悠悠轉醒。
 

敬禹略事梳洗,換好出門的衣服下樓,這時孜薇、小禹和阿龍已在飯廳裡吃早餐了。小禹和阿龍坐在相鄰的位置上,卻都臭著臉,互不搭理。

敬禹往孜薇旁的空位一坐,對眾人說:「大家昨晚睡得好嗎?」

先回答的是孜薇,她說:「還不錯,也是睡了個好覺。」

阿龍也點了點頭,小禹還是一聲不吭。

敬禹悄聲問孜薇:「妳昨晚的開導還好嗎?」
「很好啊。」
「那他怎麼還臭著臉呢?」
「應該是起床氣吧。」

敬禹不再多說。

吃完早餐,眾人搭上敬禹爸爸的車,由敬禹負責開車,展開澎湖之旅。

車子向北離開馬公市,往白沙鄉的方向前進。孜薇坐在副駕駛座,阿龍和小禹則坐在後座,小禹一上車就低著頭玩手機,阿龍則是看著窗外風景,兩個人一句話也沒說。

敬禹從後照鏡看了一下小禹,對他說:「曾光禹,你怎麼還在玩手機,難得來澎湖,多看點風景嘛。」
「風景又不好看。」
「哪會不好看,這種海天一色的風景,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呢。」

小禹不答話,又開始玩著他的手機。

孜薇出言替小禹緩頰,說:「別唸他啦。我們不就是出來度假嗎?偶爾讓他自由一下囉。」

敬禹不再多講,繼續專心開車。

車行到連接白沙和西嶼兩鄉的跨海大橋,這座橋是澎湖最知名的景點之一。敬禹將車停在路旁,讓所有人下車看看澎湖的地標。

孜薇對小禹和阿龍說:「你們兩個,去照張相留念吧。」

阿龍走往孜薇指示的地方,反倒是小禹像是沒聽見似的,只顧著看橋下湍急的海流。

「曾光禹,姊姊說要幫你跟阿龍拍照,你沒聽到嗎?」敬禹說。

小禹還是一動也不動。

孜薇走到小禹身邊,對他說:「還在鬧彆扭嗎?」

小禹「嗯」了一聲。

「你不是說沒事了嗎?」
「不是完全沒事。」
「那還有什麼事呢?」
「我不知道。」

無論孜薇怎麼說,小禹就是不願意與阿龍合照,倒是阿龍覺得尷尬,便說:「如果小禹覺得不舒服,那就不要勉強他了。」

敬禹望著孜薇,搖了搖頭,苦笑著。

阿龍和小禹最終還是沒拍照,眾人回到車上,開車通過這條臺灣最長的公路橋樑。

「接下來我們要到的是我私人推薦的秘密沙灘。你們兩個人會游泳嗎?」敬禹問兩個男孩說。
「我會。」阿龍回答道。
「我也會。」孜薇說。

小禹還是不講話。

孜薇說:「跟你們講一個秘密喔,你們親愛的敬禹老師,他雖然是澎湖長大的孩子,但他是個旱鴨子喔!」
「夏孜薇,妳幹嘛洩我的底?」敬禹回嘴說。
「這哪算什麼洩底?反正再過幾分鐘,到了海邊就見真章了,你還不是會被他們發現不會游泳的事實嗎?」
「但是我需要心理準備啊,妳在我還沒準備好時就說出來,這就是洩我的底,害我在他們兩個面前沒尊嚴。」
「李敬禹,你的說詞也太誇張了些吧。」

這些話其實是敬禹刻意為了緩解氣氛而說的,他從後照鏡看兩個男孩,阿龍正在笑,小禹低著頭,好像也在竊笑。

「所以小禹你會游泳嗎?」敬禹問小禹。
「當然會!才不像你咧!」
「你這小子,總算開口說話了。」敬禹又說:「曾光禹同學可是個游泳高手呢,而且他的游泳是無師自通,之前學校運動會他參加游泳比賽,還拿下獎牌呢。」
「幹嘛跟別人講這個?」
「讓大家知道你是游泳高手啊。」
「小禹你那麼會游泳,怎麼沒教一下敬禹老師?」孜薇說。
「他又沒問我。」
「唷,李敬禹,這就是你的不對囉,身為老師,有不會的就要不恥下問,好好向小禹請教一番。」
「好好好,親愛的小禹,待會兒到達沙灘,一定要好好教我游泳喔。」
「好!」小禹總算被逗樂了。

車過了一個小漁村後向右轉,就在通往海岸的小路上停了下來。

「接下來沒路了,大家下車囉,路的盡頭就是海灘了。」

眾人下車。小路的盡頭是一段階梯,階梯的底部通向海邊,有個新月狀的海灣就在下方,海與岩壁交界之處,是鵝黃色的沙灘。沙灘空無一人,除了遠方的防波堤上有正在收網的漁夫以外,簡直就是個遺世獨立的秘密沙灘。

「這裡可不是每天都會出現的,就算出現,因為潮汐的關係,時間也很短暫,所以很多遊客不知道有這樣的沙灘……。」

孜薇不等敬禹講完,拔腿就往海中跑去。

「好舒服!」

海中的孜薇轉頭呼喚兩個男孩,說:「你們也快過來吧,別再謹慎了!」

小禹被孜薇這麼一呼喚,點燃了他心中對水的喜愛,也往水深之處跑去。小禹很愛游泳,當年他帶敬禹去釣魚的圳溝,就是他最愛的游泳地點之一,上了臺北之後,除了學校的游泳課以外,小禹沒有機會接觸到水,有時也覺得些許落寞。

忽然,一陣不小的浪襲來,小禹的身體隱沒在浪花之中,敬禹在岸邊著實心驚了一下。可是這點浪怎麼可能沖走小禹呢?就在沒入水中幾秒鐘後,小禹如海豚般躍出在水面上,用優美的自由式,往更遠的海面游去。

旱鴨子敬禹只敢在膝蓋高的水深處活動,他看著小禹越游越遠,還是有些擔心,便大聲呼喊著:「曾光禹,小心點,別游太遠啊!」

小禹根本沒聽到敬禹的呼喊。

「老師,沒關係,小禹應該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及。」說話的是阿龍。

阿龍一直站在離敬禹不遠的地方,遠望著湛藍的大海,享受島嶼的海、風和陽光。

「大海可不比游泳池啊。」

正當敬禹回答的同時,小禹掉頭游向孜薇的方向。

「他游回來了。」阿龍說。
「還真被你說對了。」敬禹接著問阿龍:「你不跟他們一起游嗎?」
阿龍似乎有些害羞,回答敬禹道:「我游泳沒有很厲害,還是在岸邊踏水就好了。」
「那我們就一起踏水吧。」

敬禹抓到難得跟阿龍獨處的機會,問阿龍說:「澎湖好玩嗎?」
「很好玩。」
「開心嗎?」
「很開心。」
「不過,我覺得你沒有很開心呢~」
「咦,老師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
「因為你還是不太搭理小禹,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你的表情看起來都很沈重。」
「就…還是覺得有點尷尬,所以才……。」
敬禹哈哈一笑,對阿龍說:「這是正常的,要是我也會覺得尷尬。」

「不好意思,我辜負了老師和姐姐的好意。」阿龍說。
「這哪算是什麼好意,只是帶你們來我的故鄉看看走走,讓你們有不同於本島的感受。至於你跟小禹之間要怎麼相處,還是老話一句,得看你們的智慧了。不過我是有個建議,若是你覺得他還算能相處的話,可以稍微主動一些,主動出擊比較可以控制他,不然讓他自己處理,一定又會講錯話或是惹出不必要的事情。」

阿龍只是輕輕「嗯」了一聲,沒多說話。

敬禹覺得,聰明的阿龍應該是有所領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