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分,日正當中,敬禹和阿龍跑到岸邊的涼亭裡躲避毒辣的澎湖陽光,不久孜薇也上岸了,只剩下有用不完精力的小禹,繼續在海中與浪濤搏鬥著。
 

「你們肚子都餓了吧?」敬禹說。
「我快餓死了!」孜薇說。
「那你要去西嶼還是回白沙吃?」
「西嶼吧,可以順便帶他們去燈塔那裡喔~」

敬禹站起身來,呼叫海中的小禹:「曾光禹,你該上岸了!」

小禹似乎回頭往涼亭望了一下,但他沒有往回游,反而潛入水中。

「這傢伙,玩到樂不思蜀啊~」敬禹說。
「誰叫你都不帶他去玩水?換個人叫他說不定會有用。」孜薇說。
「誰啊?」

孜薇往阿龍的方向看去,面露微笑。

阿龍發現孜薇在看他,指著自己的下巴,說:「姐姐妳說我嗎?」
「是啊,你試試看,說不定很有效喔。」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很簡單啊,你就大喊:『小禹,上岸啦!』」
「他應該不會理我。」
「試試無妨啊,如果他不上來,我再游過去找他。」

於是,阿龍站到涼亭邊上,往海中大喊:「小禹,上岸啦!」

「太小聲了,他怎麼聽得到?大聲點!」孜薇說。

阿龍鼓足了氣,又喊了一聲:「小禹,上岸啦!」

小禹還是沒回應。

「用盡你最大的聲音嘶吼,讓他聽到你的呼喚!」

「小禹!上岸啦!!!」阿龍吼到最後一個字都破音了。

小禹終於轉頭往涼亭看。

從海中隱約傳來一句回答:「好!」

「看吧,換個人喊就有效了。」孜薇說。

阿龍有些害羞地笑了。

等到小禹終於上岸,眾人整理過後上車,往西嶼的方向而去。

「才游一下下,不過癮。」小禹說。
「游了快兩個小時了,不算一下下吧?而且這裡是澎湖,有的是游泳的機會,我們之後還會去隘門、山水、嵵裡這些沙灘喔。」敬禹對小禹說。
「澎湖那麼多沙灘喔。」
「當然啊,你沒聽過《外婆的澎湖灣》嗎?陽光、沙灘、仙人掌,是我們澎湖的特產呢~」
坐在副駕駛座的孜薇也說:「而且你剛剛都只顧著游泳,都沒教敬禹老師呢。」
「也可以教我嗎?」阿龍忽然開口。

看樣子,阿龍總算解開心結了。

「好喔!我一起教你們啊~」小禹臉上漾起得意的笑容。

回到澎湖本島,已是傍晚時分,一路上夕陽晚霞伴隨眾人的腳步,美得讓人窒息。

「好久沒有好好看看我們澎湖的夕陽了,真的好美。」敬禹說。
「真的,連我都想搬回澎湖了。」孜薇也說。
「以後一定是要落葉歸根的啊。」
「以後,不知道多久呢,再說吧。」
「沒錯,再說、再說。」

不久,敬禹家到了,敬禹媽媽出外串門子,家裡只剩敬禹爸爸。敬禹爸爸端了一些澎湖名產黑糖糕、冰心糕、鹹餅之類的來給眾人打牙祭,男孩們明顯都餓了,狼吞虎嚥地吃著點心。

晒了一天太陽,原本皮膚白皙的阿龍,整個人紅得像煮熟的紅蟳一般,孜薇把自己的蘆薈凝膠拿給阿龍擦,至於本來就是黑肉底的小禹,對陽光雖有抵抗力,卻也晒出一身健康古銅色。

「李敬禹,趁這個機會,你騎車載我回家一趟吧。」孜薇對敬禹說。
「那他們兩個呢?」
「讓他們在家休息看電視吧,看他們都有點累了。」
「好。」

孜薇整理了一會兒才和敬禹一起出門,這時小禹已經靠著沙發陷入昏睡,阿龍眼睛雖然盯著電視,但整個人卻處於放空狀態。

孜薇小聲地跟阿龍說:「阿龍,我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

阿龍點了點頭,閉上眼睛。

兩人匆匆回到孜薇家,孜薇讀高中的妹妹心薇看到敬禹,說沒兩句話就問姐姐什麼時候要結婚,倒是孜薇的媽媽卻覺得女兒還太年輕,兩個人再交往一陣子再說。敬禹心裡明白,其實孜薇媽媽顧慮的是敬禹的工作收入,不放心把女兒交給他。

對於工作問題,敬禹心裡已經有了盤算,打算回臺灣後再找時間跟孜薇討論。

回到敬禹家時天已完全黑了,客廳的情景讓敬禹和孜薇又一次覺得意外,小禹竟然靠在阿龍身邊,一起看著阿龍的平板電腦,討論晚上要去馬公哪裡逛。

敬禹附在孜薇耳邊,小聲地說:「唷,進展不錯喔。」

吃完晚餐,敬禹帶著一行人去逛馬公市區,一路上兩個男孩彼此說了不少話,主要圍繞在學校生活。

脫離臺灣擁擠的大都市,兩個男孩來到島嶼澎湖,心胸開闊不少,彼此之間原有的距離,似乎也拉近了不少。

「我以後也想要讀你讀的那種科。」小禹指的是阿龍就讀的高職餐飲科。
「為什麼想讀餐飲?」
「我不喜歡讀書,對工科、商業也沒什麼興趣。」
「那你喜歡煮菜嗎?」
「我不會煮,只會吃。」
「讀餐飲若是對煮菜和餐廳經營服務沒興趣的話,你會讀得很辛苦呢~」
「我讀餐飲的話,可以去你媽媽那裡實習,跟你一起工作。」
「那你要常下來幫忙啊,我看你都在樓上玩。」
「你要教我做菜嗎?」
「先從端盤子洗碗做起吧,你做得來我再教你其他的,做菜的話,你就要請教我媽媽了,她是個超強的創意料理廚師。」
「好像很困難。」

敬禹轉過頭來插嘴說:「天下沒有簡單就學會的事,你想學就要好好學,不要再惹阿龍哥哥生氣了。」

「唉唷,你很囉嗦呢~我會好好學啦~」

一行人一路吃了阿龍和小禹上網研究出來的眾家宵夜,雖然有的不錯,有的還是有些雷。

孜薇對小禹說:「你再多來幾次,就變成澎湖美食達人啦。」
「你們來斗南啦,那裡才是我管的。」小禹說。
「斗南喔,還真的好久沒回去了呢。」敬禹說。
「那下禮拜我們一起回斗南,我當你們的導遊。」
「不行啦,我一直休假,你們小茜老師會剝了我的皮。」

說到這裡,大家都笑了。

大家同時一起歡笑,這還真是難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