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行人往島嶼南側前進,走訪了風櫃尾、仙人掌公園、日軍登陸紀念碑、嵵裡沙灘、山水沙灘等景點,日漸熟稔的兩個男孩也玩得不亦樂乎。
雖然小禹有時還是會講一些令人無言以對的話,但阿龍好像已經找到應對的方式了,對小禹這些無心之言,總置之一笑,過了也就沒事了。

 

傍晚時分,車行來到澎湖最著名的隘門沙灘,那是一條長長的海灘,這是來澎湖的遊客必到的景點之一。敬禹「小時候」偶爾會趁著假期偷跑到這裡,就坐在一旁公園的樹下,偷窺沙灘上一個個的泳裝辣妹。沒想到現在小禹和阿龍也跟敬禹一樣,遠遠地望著沙灘上的人們,不過小禹評論的對象,是男人的身材。

「那個救生員的身材真好。」
「穿藍色泳褲的很帥。」
「那兩個男的很親密,是一對嗎?」

(時代真的不同了。)

不過這些評論都出自小禹之口,阿龍則是坐在一旁沒說話。

「欸,妳仔細聽一下小禹和阿龍的對話。」敬禹對孜薇說。

孜薇豎起耳朵聽了一下,蹙著眉頭反問敬禹道:「他們不就是純粹聊天嗎,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啊?」
「妳沒注意聽嗎?他們是在討論帥哥耶。」
「討論帥哥不行嗎?我也會和朋友討論帥哥啊。」
「哎呀,小禹喜歡男生,討論帥哥是沒什麼關係,只是阿龍……。」
「阿龍又怎樣,說不定他也想和小禹討論啊。」
「妳不覺得阿龍都不吭聲嗎?說不定他很討厭這個話題。」
「李敬禹」,孜薇舉起拳頭,做出要打敬禹的樣子,說:「你不要把每個人都想得和你一樣老古板好嗎?我覺得阿龍那麼帥,很有潛力啊。」
「什麼潛力?」
「你說呢?」
「人家可是他媽媽的獨生子,妳要他當同志,他媽媽豈不傷心死了?」
「他媽媽自己也愛女生,才不像你這麼保守咧。」
「不行啦,我需要終結他們的話題。」

敬禹倏然起身,對兩個男孩說:「在一旁看人家游泳哪有意思,你們也下去玩水啊。」

「好啊!」小禹自然而然拉起一旁阿龍的手,就要衝向海灘,阿龍被小禹吃了豆腐,覺得尷尬,立刻輕輕甩開小禹的手,就只跟在他身後,奔往海灘。

小禹踏入浪中,轉頭向敬禹呼喊:「你不來嗎?」

旱鴨子敬禹覺得今天的浪好大,有點害怕,便對小禹說:「你們游就好了。」

「這怎麼行?」一旁的孜薇也站了起來,拉起敬禹的手,連拖帶拉,走向兩個男孩。

「今天浪好大,我不想玩水啦。」敬禹哭喪著臉,對孜薇哀求道。
「這浪哪裡大了?而且你不是跟小禹約好要他教你游泳的嗎?」
「我…我沒帶泳褲。」
「穿海灘褲下去游就好了,所有人都這樣啊。」

孜薇將敬禹拉到兩個男孩中間,說:「這傢伙說好要學游泳的,你們要好好教他,可別讓他跑掉。」

小禹和阿龍都笑了,一人抓住敬禹一隻手,就往海裡推。敬禹一個踉蹌跌坐到海裡,身體立刻全都濕了。忽然,瞬間一陣大浪襲來,把敬禹整個人都淹沒過去。只見敬禹在水裡不斷揮動四肢,嘴裡咕嚕咕嚕嗆著水,似乎在喊救命。

浪潮沒幾秒就退去了,敬禹像狗一樣趴在沙上,張著嘴喘氣。

小禹和阿龍合力把敬禹拉到浪打不到的地方,孜薇則是拿了罐水讓他喝。

「差點就淹死了……。」敬禹口中嘟囔著。
「這樣不會淹死好嗎?」孜薇說。
「妳好無情……。」
一旁的阿龍說:「我覺得要按部就班教敬禹老師游泳,直接推他下水反而會讓老師更怕水。」
「沒錯沒錯。」孜薇也在一旁附和。
「好吧」,小禹站了起來,拉著驚魂甫定的敬禹,又要往海裡去。

「救命啊!」敬禹大喊。
「放心啦,我跟阿龍哥哥會好好保護你的,對吧?」小禹說。
「對!」阿龍跟著高聲回答。

兩個男孩一前一後將敬禹帶走了,他們有耐心地引導敬禹走向水深之處,然後教導他如何潛水、憋氣,最後敬禹總算可以搭在阿龍身上浮起來。孜薇向商家借了一塊浮板來,小禹扶著敬禹,讓他在海面上踢水。敬禹總算不再怕水,還能夠放開小禹的手臂,獨自在海面上划行一段距離。

天色漸暗,華燈初上,孜薇這才發現時間晚了,急忙對海裡的三個人喊著:「天黑了,快上岸吧!晚上還要去夜釣耶!」三個人這才急急忙忙上岸來。

一行人回到敬禹家,簡單用過餐後,就出發前往碼頭,夜釣船已經停泊在碼頭邊等待客人了。夜釣活動是敬禹特別為愛釣魚的小禹所安排的行程,只是沒想到,船才出發沒多久,小禹就暈船了,吐得一塌糊塗。

第一次搭船的阿龍也有些暈船,不過情況沒小禹嚴重,至於敬禹和孜薇則是談笑風生,這點風浪對澎湖人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

不過,倔強的小禹最後還是爬了起來,挺著虛弱的身體,說什麼也要下竿釣小管。

近年來澎湖的漁產數量大減,想釣小管,運氣差一些的人多半都會空手而回。

敬禹等人運氣還不錯,第一個釣中小管的是阿龍,接下來孜薇、敬禹也紛紛中獎,反而是釣魚高手小禹釣了許久,卻半隻小管都沒釣到。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要返航囉。」船長向眾人說。

小禹看著空空如也的桶中,抿著嘴,像是快哭出來了。

忽然有人拍了拍小禹的肩膀,小禹轉過頭一看,那人是阿龍。

「給你一隻吧。」阿龍從桶子裡他所釣到的兩隻小管中,拎出一隻,放進小禹的桶子裡。

小禹因為暈船而蒼白的臉上終於露出笑容。

「好啦,把戰利品都拿過來,船長要煮小管麵線給大家吃。」敬禹吆喝著。
「不要!我不想要煮牠。」小禹說。
「釣到就是要吃啊。」
「不要!我要把它帶回去。」
「好吧,你開心就好。」

對小禹而言,桶子裡的這尾小管,可是阿龍送給他的第一個禮物,當然要好好珍惜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