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了半天,敬禹總算到了觀音亭,把車停妥,遠遠就看到坐在岸邊椅子上的孜薇背影。
 

敬禹本想不動聲色地走過去,不過孜薇似乎有看到車燈的反光,轉過頭來看到了敬禹,便向他招了招手。

本想讓孜薇嚇一跳的敬禹,只好大方地走向孜薇,開口說:「怎麼只有妳一個人在這兒,他們兩個人呢?」

孜薇用手指了指海邊,小禹和阿龍朦朧的身影就站在那裡,雖然看不清楚他們的表情,但看得出兩個人距離非常近,遠遠看過去幾乎是重疊在一起。

「他們在幹嘛?」敬禹問孜薇。
「我不知道。」
「怎麼看起來怪怪的?」
「會怪嗎?他們一直都是這樣互動的啊。」
「怎麼不叫他們上來?晚上光線昏暗,海邊挺危險的。」
「今天浪不大,就讓他們有獨處的空間吧。」

孜薇似乎不太想正面回應敬禹的問題,敬禹也不打算追問下去,就在孜薇身旁坐下。

已近全滿的月亮從雲隙中露出臉來,在月色的照映下,海邊的人影似乎清晰了一些,敬禹皺起眉頭,想看清楚兩個男孩到底在做什麼。

敬禹越看越覺得忐忑不安。

(這兩個人奇怪的樣子,該不會是在……。)

敬禹不敢再想下去。

敬禹身旁的孜薇,微微將頭靠在敬禹僵直的肩膀上,溫柔地說:「這樣的感覺,還挺浪漫的呢。」

敬禹卻感受不到浪漫,反而覺得心浮氣躁。

(如果真的是這樣…他們兩個進展也太快了些……。)

無垠的夜色籠罩著澎湖群島,海浪輕輕拍打著岸邊,朗朗明月忽然躲入雲層之中,一陣涼風襲來,卻讓敬禹覺得背脊發寒。

「我們把他們送做堆,這樣好嗎?」敬禹喃喃自語著。
「這就是愛情啊,是強求不來的。他們既然有緣在一起,大人們也不可能拆散他們。」
「我當然不會這麼無聊去拆散他們,只是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他們都長大了,就讓他們自己去面對吧。」
「他們才十多歲啊……。」
「十多歲已經夠大了,你該放手的時候還是得放手。」

「唉」,敬禹嘆了口氣,也牽起孜薇的手。

「你的手好涼,會冷嗎?」孜薇用手掌包覆敬禹的手。
「應該是妳的手太熱吧。」敬禹又說:「就這麼放了手,那空虛的心靈該怎麼填補?」
「孩子長大了,身為大人的我們都會經歷一陣空巢期吧。」
這對沒結婚,也沒孩子的男女,這時的對話聽起來卻像老夫老妻,有種莫名的戲謔感。

敬禹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海面。

海面上漁火點點,這就是澎湖的夜晚,陸上猶如沈睡一般地靜謐,海上則是熱鬧非凡。

海邊的兩個男孩好像在擁吻,敬禹竟覺得耳根有些發燙,他心跳加速,讓他緊張的並非男孩的親密行為,而是他在心裡盤算想說的話。

此時不說,也沒什麼好機會了。敬禹總算鼓起勇氣,對孜薇說:「人啊…總需要一個『牽手』的伴啊。」

孜薇一聽這話笑了,夜色中的敬禹看不清孜薇燦爛的笑容。孜薇將臉轉向敬禹,在他的耳畔低聲對他說:「你若是想牽我的手,我個人是不反對。」
「妳真的會想跟我這個窮小子的人生綁在一起嗎?」
「我都雙手握著你的手了,不綁一起行嗎?」

敬禹也轉過頭看著孜薇,兩人四目相視。夜色中敬禹看不見孜薇臉上因為嬌羞而引起的潮紅,只覺得眼前的女孩眼眸閃爍著無比的堅定。

敬禹緩緩吻上孜薇的唇。

至於岸邊的兩個男孩, 早就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