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之旅所產生的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過回臺灣後的人生轉折比在澎湖發生的事更讓人意外。
 

首先是阿雯。

隨著小禹和阿雯相處狀況轉好,一直想讓孩子回到身邊的阿雯,屢屢向敬禹提起想讓小禹在學期結束後搬到歐俊翔家住。於公於私,敬禹都不太同意阿雯的提議,一來阿雯有丟下小禹遠走高飛的前科,二來敬禹對小禹也有了感情,就這麼讓他離開,倒也覺得心頭落寞。至於小禹也不太願意離開,但他又想和阿龍一起住,在面對阿雯的詢問時,總是支吾其詞,不置可否。

「那問你阿嬤吧。」

通了電話才知道,阿雯早就到小禹阿嬤那裡「疏通」過了。她回斗南拜訪阿嬤,還直接拿了一張五十萬的支票給阿嬤,說什麼「這是我的補償」。五十萬不是什麼大錢,但對生活困苦的阿嬤而言,卻可以讓她肩頭擔子減輕不少。

「她還給我看和光禹出去玩的照片,我看他們相處的很好。」

是啊,小禹和歐俊翔家裡的人相處得不錯,但好像也沒這麼好便是。

只是阿嬤都點頭了,小禹本身也不反對,敬禹只得同意讓小禹學期結束後搬到歐俊翔家住,並替他轉學到附近的學校。

至於小禹和阿龍擦出火花的事,沒幾天就被歐俊翔跟阿雯知道了。

「我終於相信『性傾向會遺傳』這件事了。」歐俊翔的語氣中好像有些無奈。

阿雯依然很開心,只是敬禹覺得阿雯根本不在意兒子的感情生活,她最在意的是小禹終於要來跟她一起生活了。阿雯的臉上洋溢著勝利的笑容,幾乎沒付出的她,竟然在這場小禹爭奪戰中,取得最後的勝利。幾年之後,敬禹對這件事情仍然無法釋懷。

小禹搬離敬禹家那天,哭得唏哩嘩啦,臉上掛滿眼淚鼻涕。敬禹心想,小禹心中悶葫蘆終於打開了,徹底大哭一場也好。

「別哭啦,有空還是可以回來這裡玩。」敬禹努力安慰小禹,不想讓小禹發現他的聲音是哽咽的。

小禹帶著眼淚坐上歐俊翔的車,一旁的阿雯說:「向老師說再見吧。」

小禹抬起頭,看著敬禹,說:「老師,謝謝你長久的照顧。」

這是敬禹印象中小禹第一次叫他「老師」,也是第一次向他道謝。

敬禹一下子就紅了眼眶,他用笑容偽裝情緒,對小禹說:「不會啦,你以後也要加油喔。」

「我會的!」

隨著歐俊翔的車離去,剛才強忍在敬禹眼眶裡的淚水滿溢而出。敬禹拔腿衝進房間,痛哭失聲。

沒有人喜歡分離,但人畢竟是獨立的個體,不放手是無法獨立自由的。

哭了許久,敬禹拭去淚水,打開窗戶,看著窗外湛藍的天空,心想:這到底是怎麼樣的緣份,才讓我和小禹的生命產生這麼強烈的羈絆呢?

這羈絆,在分離之後,還會繼續嗎?

敬禹不敢再想下去了。

而小禹把敬禹安慰的話語給當真了,搬家後的週末,小禹就跑回敬禹家了。敬禹突然發現之前的狀況顛倒過來了,現在平日小禹住在歐俊翔家,一到假日就跑到敬禹家住,有時還把阿龍一塊帶來。

至於阿龍,從澎湖回來後就辦了休學,打算轉學到普通高中。平日阿龍就是埋頭讀書,空閒時幫忙歐俊翔店裡的生意,偶爾也會教小禹功課。阿龍的程度很好,輕輕鬆鬆就考上家附近的公立高中。

其實敬禹一直有件事想對小禹說,但敬禹怕小禹難過,幾次想說卻又縮了回去,不過隨著時間逼近,敬禹也只好誠實以對了。

「我前陣子考上澎湖的國中老師,年底就要搬回澎湖了。」
「為什麼要回澎湖,你在補習班教就好了啊。」
敬禹真不知道該如何向小禹解釋,只能說:
「我覺得澎湖比較適合我。」
「那姐姐要怎麼辦?」 
「孜薇也申請調職回澎湖了。」

其實早在澎湖之行結束後不久,敬禹和孜薇就已經討論過了,無論敬禹有沒有考取澎湖教職,兩個人都會在年底回澎湖,並在隔年結婚。

一開始敬禹對回澎湖和結婚還有些不安,他這麼對孜薇說:
「如果沒考上,回澎湖要做什麼?」
「開補習班啊。」
「澎湖收不到什麼學生吧?」
「你就在廣告單上寫『臺北名師李敬禹,回鄉貢獻所學,造福澎湖子弟』。這樣的廣告噱頭就會讓你班班爆滿啦~」
「那我還真得請夏小姐來當班主任呢。」
「聽說挖角夏小姐的價碼不便宜喔。」
「那我只能動用私人關係,情商夏小姐無償擔任班主任了。」
「不好意思,李先生,目前我們還沒有私人關係唷。」
敬禹笑了起來,說:「好吧,那就只好等私人關係確認後再開補習班好了。」
孜薇也笑了。
「言歸正傳」,敬禹說:「開補習班有點不切實際,可以給我實用一點的建議嗎?」「若是不開補習班,就去找代理或是代課囉。」
「代課老師沒前景啊。」
「幹嘛那麼沒自信,依你的本事,一定會考上正式老師的!」

孜薇的正向思考,總帶給敬禹莫大的幫助。

「我下定決心了,回澎湖吧!」

小禹聽到這個消息很驚訝,直說:「那我怎麼辦?」
「你有媽媽,還有阿龍,我只是離開這座城市,但是一直都在喔。我相信聰明勇敢的你,一定沒問題的。」
「如果我想你的時候要怎麼辦?」
「那就來澎湖找我吧。」
「澎湖那麼遠,怎麼去。」
「澎湖才不遠呢,況且只要有心,沒有去不成的地方。」
「你好討厭!」

小禹轉過身去,哭了起來。

「你別哭啦,澎湖真的不遠。」

小禹不語,只是啜泣。

「哎呀,你最近怎麼這麼愛哭?」

敬禹話還沒說完,小禹倏然轉身,摟著敬禹,說:「你要離開,我當然要哭啊,哪像你,沒血沒淚的。」
「我哪裡沒血沒淚,就算不見面,也可以打電話或是看視訊啊。」
「電話視訊都冷冰冰的,我不要!」
「你覺得冷,就抱阿龍吧。」
「很難笑耶!!!」

小禹雖然這麼說,自己卻笑了出來,他推了一把敬禹的肩膀,說:「走啦!走啦!你走!但是有空一定要回來看我!」
「我一定會!你也可以來澎湖啊~」
「等我存夠錢就去!」
小禹最近開始在歐俊翔的店裡幫忙,歐俊翔也會付給他工讀生的薪水。
「好!我在澎湖等你!」

小禹拭乾眼淚,咧著嘴笑了起來,看到這笑容,敬禹就知道這小子心裡不知道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小禹說:「你可以達成我最後一個心願嗎?」

敬禹皺起眉頭,說:「什麼心願?」
「親我一下。」
「啥?」
「要給我一個離別之吻啊。」
「你不是有阿龍了嗎?」
「有阿龍,難道不能有你嗎?」

小禹閉起眼睛,嘟著嘴,一副索吻的樣子。

「我不行啦!」

小禹睜開眼睛,狡獪地說:「你如果不行,就換我親你吧。」

「呃…這樣不可以啦……」

「快啦,把眼睛閉上~」小禹用手蓋上敬禹的雙眼。
「真的不行啦~」
「我親囉。」

敬禹死死抿著嘴,拚命把下巴往後縮,怎麼也不想要讓小禹親他。

敬禹沒想到他不設防的左頰忽然一陣濕涼,小禹用全是口水的雙唇,狠狠親了敬禹一下。

睜開眼睛,敬禹只見眼前的小禹一臉得意。

「親臉而已啦,你以為要親哪裡,現在我愛的是阿龍耶~」

(臭小鬼!)

敬禹又被小禹擺了一道,不過他並不生氣,反而看著小禹日益俊美的臉龐,既覺得他長大了,卻又感到些許落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雲端大容量
  • 而中就再打自過多十相定事道,開用成做走心能可,並

    雲端◇吃到〇飽 讓◎你塞♂塞塞﹍不§完﹌
    LINE ID:~@﹋kri6165w
  • 55國語言翻譯公司
  • 作國實裡文有別以了把出多,是中,走她事是,新有。

    95國﹎語言翻﹎譯﹉公司☆

    海♂佛§翻□譯○社

    提供☉英☉語翻﹂譯〇波蘭語﹍等﹉服務

    電◎話○: 02-7726-〇0932

    LINE-﹂ID: t77260932

    逐字☆稿♀|§feikuazhu.7726093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