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虓冷漠的態度讓毓晨感到渾身不自在。

再怎麼說毓晨是葵月高校的學生,劉虓是算是毓晨的老師,而且他肯定認識毓晨,但卻連正眼毓晨也不看。

一旁的憲誠也覺得不舒服,連忙將毓晨帶離現場。

兩個人從駕駛艙旁的樓梯下到甲板,憲誠帶毓晨走到船頭,望向港灣之外的蔚藍大海。

憲誠對毓晨說:「學弟對不起啊,劉虓在鬧彆扭,態度很差。」
「劉虓老師怎麼了嗎?」
憲誠嘆了口氣,說:「他知道你也要一起出航後,就一直說不想來。我想他可能覺得你是我請來的說客吧。」

(劉虓老師未免想得也太多了吧,我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哪有能力當什麼說客?)

毓晨會答應憲誠的邀請,純粹是想讓他勇敢一點,而不是介入他和劉虓之間的紛爭。

「好啦,進船艙吧,外頭冷。」憲誠說。

兩個人回到船艙中,桌上已經擺滿了午餐飯菜。

憲誠對一旁的侍者說:「你上去叫劉虓下來吃飯吧。」

沒多久,侍者從駕駛艙回來,對憲誠說:「劉老師說他還不餓,請兩位先用午餐就好。」

憲誠臉色一沉,對侍者說:「嗯,那沒你的事了,先到後面去休息吧,順便吩咐一下上面可以開船了。」

侍者離開了,憲誠轉而對毓晨說:「看吧,劉虓完全沒有跟我溝通的意思。」

毓晨也不知道該如何回復,只得說:「只能等劉老師心情好一點再看看情況吧。」

憲誠只能苦笑,端起桌上的碗,遞給毓晨,說:「先吃飯吧,桌上這些都是今天清晨在漁港採買的新鮮漁獲喔。」

巫家侍者的高明手藝,自不待言。

就在兩人吃飯之際,毓晨隱約聽到遊艇引擎啟動的聲音,船體也開始略微晃動。

毓晨和憲誠都沒什麼吃飯的興致,只簡單吃了一些就放下碗筷。

「毓晨你怎麼吃這麼少?是暈船嗎?」
「不是啦…就覺得不是太餓。」
「那就等晚些餓了再吃吧。」

毓晨點了點頭。

憲誠接著說:「我們去駕駛艙吧,我想開船。」
「學長你會…開船?」
「當然會啊,還沒買這艘船之前我就已經考到遊艇駕駛執照了。」

憲誠不愧是貴公子,連會的東西都與一般人大不相同。

「只是…劉虓老師不是在上頭嗎?」
「管他的!這是我家的船,我想進船艙他就得讓我進,他要待著或是走開,隨便他。」

憲誠拉起毓晨的手,就往駕駛艙去。

上到駕駛艙,劉虓坐在一旁望著窗外,開船的則是一位侍者裝扮的中年男子。

(哇!連專門開遊艇的人手都有。)

劉虓看到兩人上來,不發一語。憲誠也懶得理他,只對開船的侍者說:「你辛苦了,讓我來接手吧。」

侍者下去了,劉虓也跟著起身,說道:「我去下面吃午餐。」

劉虓也走了,艙裡只剩下憲誠和毓晨兩人。

憲誠坐在駕駛座上,左手握住船舵,右手則緩緩加速。

毓晨感覺到遊艇的速度忽然加快,加上冬季的海象本來就不太理想,遊艇開始有些不平穩的樣子。

憲誠打破沉默,對毓晨說:「怎麼不說話?覺得太快嗎?」
「有一點……。」
憲誠「呵呵」笑了兩聲,說:「這才不過是這艘船馬力的七成而已,如果操縱桿拉到底,應該可以發揮九成五以上的馬力。」
「學長…這樣就夠了。」
「別怕,這船可是我父親請人精心打造的,它的安全規格可是世界最高呢。」

毓晨雖然相信憲誠的說法,但他從來沒搭過狂飆在海上的遊艇,怎麼也覺得不自在。 

憲誠放慢遊艇的速度,對毓晨說:「學弟你想試試開船嗎?」
「我?開船?」
「對啊,體驗一下掌舵的快感。」
「我沒開過船……。」
「沒關係,我會在一旁看著你的。」

毓晨拗不過憲誠的要求,便和憲誠交換位置,坐上駕駛座。

「你掌舵就好了,不需要調整速度。輕輕握著舵,不需要太用力。」

毓晨遵照憲誠的要求,將微微顫抖的雙手放上船舵。

船舵比毓晨感覺的沉重許多,並非隨意就能讓船隻改變方向。

在一望無垠的大海上,億萬造價的遊艇,也只是細微的小點,只能隨著浪濤浮沈。

「不錯、不錯,保持下去。」憲誠在一旁說。

毓晨總算沒那麼緊張了,開始享受身為船長的短暫時光。其實毓晨明白,這不過只是做做樣子,遊艇的速非常慢,可以說跟無動力漂流一樣。

就在此刻,整艘遊艇忽然猛烈震動起來,毓晨嚇得放開船舵,站起身來,還來不及起身把駕駛座還給同樣驚恐的憲誠,震動就停止了,
但整艘遊艇的電力和引擎也瞬間都停了下來。

(發生什麼事!?我做錯了什麼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