嘈雜的鳥鳴將毓晨從夢境中喚醒,他睜開雙眼,發現身旁氣氛不太對勁,倏然起身望著四周陌生的環境,一時間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直到一個侍者匆匆走到他身邊,毓晨才想起自己是在憲誠家的竹林別館。

 

毓晨發現身旁原本該是四個人睡一塊兒的通舖,不只是憲誠,連子綱和光侃都不見人影,他們的被舖也都收走了。

「馬同學,您要用早餐嗎?」侍者親切地問毓晨。
「請問一下,昨天跟我睡一起的大家,他們都去哪裡了呢?」
「馬同學不好意思,因為家裡有客人來訪,所以少爺和老爺一起去陪客人了;至於另外兩位客人,他們去泳池那裡了。
您肚子餓了嗎?我把早餐送過來,您就在這裡隨意享用就好了。」

毓晨看了看手錶,已經過了上午十點,一個人待在這裡好像有點奇怪,但他的肚子卻也很餓,毓晨只好先麻煩侍者送早餐過來。
早餐一會兒就送來了,當然又是屬於豪門等級的豐盛早餐。

簡單吃完早餐,憲誠還是沒出現,子綱和光侃大概也玩得不亦樂乎,沒有回來。毓晨不想再待在這個尷尬的地方,就對侍者說想去泳池那裡找子綱和光侃。

於是侍者領著毓晨離開竹林別館,穿過昨天的小徑,轉了個小彎,泳池的側門就出現在眼前。
忽然間,有個人影從牆邊跑了過來,毓晨定睛一看,跑來的是個染著棕色短髮,穿著黃色T恤和熱褲的女孩子。

侍者看到女孩,立刻向她鞠了個躬,大喊:「小姐早!」

眉清目秀的女孩立刻把手橫在嘴前,低聲說:「噓!小聲一點啦!」
「請問小姐您要去哪裡?」
「我要去別館。」
「您今早不是家教課嗎?」
「你很囉嗦耶,別管那麼多。我要閃了,你敢把這件事告訴我爸爸,你就死定了,15號。」

憲誠家的侍者除了管家劉增福以外,都以數字取代名字來稱呼。

女孩快速從毓晨和侍者身邊跑了過去,毓晨打算繼續往前走,身後女孩卻出聲叫住他。

「你是昨天那個背床前明月光的學長嘛?」

被不認識的女孩說起糗事,毓晨只能低著頭,不敢回答。

「學長真是太可愛了!哈哈,Bye啦~後會有期。」

女孩走了,毓晨和侍者繼續往泳池前進,這下毓晨總算想起來了,這女孩就是憲誠讀國中部的妹妹憲靜。

(真是兩個性格迥異的兄妹啊~)

毓晨跟著侍者通過側門,走到泳池邊,子綱和光侃都已經上岸了,穿著短褲,裸著上身,就在池畔的躺椅上吃著侍者端來的水果和飲料。

子綱看到毓晨走近,立刻說:「你醒啦,睡得還真久呢。」
毓晨對子綱沒什麼好印象,冷冷地說:「昨天差點在這裡淹死,要睡久一點才能回復元氣。」
子綱想出言回擊,卻被一旁的光侃拉住,對毓晨直陪笑道:「毓晨同學,對不起啦,我們昨天玩得太過火了。」
子綱也插嘴道:「對啦、對啦,不然我教你游泳向你賠罪如何?不用錢喔。」
「不用了,謝謝你。」

遭到毓晨冷淡回應而一臉尷尬的子綱只好轉頭問侍者說:「請問你們少爺什麼時候會回來啊?」
「這個我不清楚,少爺只吩咐我好好招待眾位客人。」
「只是…一直在這裡好像也有點無聊呢……。」
「我可以帶各位去參觀巫先生的公館,裡面有不少值得一看的精品。」
「只純粹參觀房子而已嗎?」
「是的。在少爺回來之前,我只能帶您們參觀公館,至於能不能進房間或使用器具,我就不能擅自作主了。」

「那就帶我們去逛逛吧!」毓晨打斷子綱的話,直接對侍者說。
「對啦,去逛逛總比待在這裡聽你抱怨好多了。」光侃也幫腔道。
「不要,要去你們自己去。」子綱任性地說。
「好喔,那我去囉。」光侃完全不跟子綱妥協。

「沒關係啦,我負責帶您們倆位去參觀,至於崔同學就讓其他同仁招待吧。」侍者說。

於是毓晨和光侃隨著侍者離開了泳池,留下嘴裡不斷嘟囔的子綱。

毓晨實在不明白,子綱子維兩兄弟的個性為什麼會差異這麼大。

毓晨看了看身旁的光侃,這位183公分的籃球隊帥哥,毓晨與他平常完全沒有交集,只會偶爾在走廊上看到,在參加昨天的宴會之前,毓晨從來沒跟光侃說過話。

(一個一百八十幾公分,另一個一百六十幾公分,這樣的戀愛組合,感覺還真有點好笑。)

侍者帶著兩個人走到校董歐式氣派豪宅的門口,進入富麗堂皇的大廳,裡頭擺著許多雕塑品,牆上則掛著一幅幅的畫作。

「這幢房子是巫先生在八年前開始興建的,您們看到的這些藝術品,都是巫先生的私人收藏,未來他會將這些收藏捐出來,在葵月高校裡設立一個博物館……。」

侍者才要開始介紹藝術品時,大廳旁的小門打開了,一個女孩衝了出來,她邊走邊喊叫著:「你們不要逼我,我才不要上這種課!」

兩個侍者從側面往前攔住女孩的去路,女孩用身體想撞開侍者,卻一點也撼動不了像兩堵牆一般高大的黑衣侍者。不久,一個氣喘吁吁的男子也追了出來。

毓晨定睛一看,奔跑的女孩就是剛才遇到的憲靜,至於那個男子,毓晨也覺得很眼熟,但一時之間卻說不出他的名字。

倒是一旁光侃訝異的自言自語,間接回答了毓晨的疑問。

「這不是…劉虓老師嗎?」

(劉虓?不就是憲誠學長喜歡的那位老師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