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光禹,你為什麼麼把KUMA留在浴室裡自己跑走?」敬禹問小禹道。
「我不喜歡他。」
「你們本來不是很要好嗎?」
「我不喜歡他問我的問題。」
「他是問你什麼問題?」
 

小禹不說話。

敬禹很不喜歡小禹對不想回答或不會回答的問題的處理方式,若是發生這種情況,敬禹總會一直強迫小禹去表達內心的想法。

「他問你問題你不開心,你要跟他說嘛。你就對KUMA說:『你的問題,我不喜歡,以後可以請你不要這樣問嗎?』這樣說就好了啊~」

小禹還是不說話。

「他到底問你什麼,你試著跟我說好嗎?」敬禹繼續問下去。

小禹想了一下,總算開了金口,說:「他問我喜歡誰?」

敬禹忍住笑,舔了舔嘴唇,對小禹說:「所以對你而言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小禹點頭。

「你覺得這個問題不好回答,那就直接跟對方說啊!你這樣不發一語就跑掉,KUMA簡直都快哭出來了。你喜歡他吧?他是你的好朋友吧?把他弄哭這樣好嗎?」
「我現在不喜歡他了。」
「那你會因為我罵你或是要求你而不喜歡我嗎?」
「不會。」
「那就對啦!要比起討厭的程度,我比KUMA更惹你討厭得多,但是你卻不討厭我,反而討厭KUMA,這樣對KUMA很不公平吧?」

小禹沉默。

「你要不要打個電話跟KUMA說聲對不起?」

小禹「嗯」了一聲,音量簡直比蚊子嗡嗡聲還小。

於是敬禹拿了電話打到KUMA家,原本KUMA還不太想來聽,經過KUMA媽媽的三催四請才心不甘情不願接過電話。敬禹對KUMA說了一些話後,將電話遞給小禹。

小禹將電話貼在耳際,許久不說話。

「你不用多說什麼,就跟他說對不起就是了。」敬禹在小禹耳邊說。

小禹抿了抿嘴,非常勉強地吐出:





說完,小禹立刻將電話還給敬禹。

「哎呀,你知道嘛!小禹就是這種個性,你就原諒他吧。」
沒想到,電話那頭的KUMA卻啜泣起來,對敬禹說:「我…我只有他一個朋友,我怕他生氣,也怕他不跟我交朋友…。」
「不會啦,他都向你道歉了,表示他還是會跟你和好的。」
「真的嗎?」
「對啊…小禹你說是不是?」
沒聽到小禹回話,敬禹轉頭一看,小禹竟然躲到房間裡去了。
敬禹只好編了個善意的謊言,對KUMA說:「對啊,小禹點頭了喔。」
「這樣太好了…謝謝老師。」
「你也別哭了,下次我再帶你們去打球或釣魚。」
「好!」

敬禹掛掉電話,整個人癱倒在沙發上,自己重感冒卻還得處理這兩個13歲男孩的心結,真是累死了!

─────

幾天過去,小禹和KUMA的感情也恢復正常,兩個人還是話不多,但又開始出雙入對了。

這種缺乏言語溝通,只靠表情與肢體互動的「好朋友」,敬禹也是第一次看到。而補習班裡那群多嘴的國中生,看到小禹和KUMA這般如膠似漆,卻也開始說起閒話來。

「他們連上廁所都要一起去,會不會連拉屎都要同一間啊?」
「小笠原熊太在曾光禹身邊,真像他女朋友,他們兩個是不是Gay啊?」
「我同學說曾經看過他們兩個人在廁所接吻。」
「真的喔。曾光禹真厲害,平常都不講話,竟然可以把到KUMA。」
「聽說曾光禹晚上都跟李老師一起洗澡。」

早熟的台北小孩,說出來的話,一點都不「單純」。

敬禹很討厭這些沒根據,專憑幻想製造的閒言閒語,而且被謠傳的對象又是不會為自己辯駁的小禹和KUMA。敬禹曾經問過小禹對這些閒話的看法,但小禹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至於KUMA則是維持日本人的禮貌,認為這些話聽聽就好,不用太當真。

但敬禹覺得,這些話多少還是會影響小禹和KUMA的內心。

只是,除了關心小禹外,敬禹自己也有一些事情得處理。

透過國中同學的社團,敬禹和他的國中同學夏孜薇互加了社群網站好友。夏孜薇是敬禹國中時期喜歡的對象,而女方對敬禹也有些好感。但在曖昧尚未增溫之前,敬禹就到高雄讀高中了,而孜薇則是留在澎湖升學,感情也就此結束。大學時期,兩人都知道對方在台北,但因為各自都有交往的對象,也只有在同學會時碰過幾次面,並沒有太多交集。就在大學畢業四年之後,敬禹和孜薇再次搭上線。孜薇現在在一間老闆也是澎湖人的貿易公司裡當職員,住的地方離敬禹家不遠。而兩個人目前都是單身的狀態。

「週末有空嗎?一起去吃個飯吧。」敬禹丟訊息給孜薇。
「好啊!我禮拜六晚上有空,要去哪裡吃呢?」
「記得妳喜歡吃義大利麵吧,我家附近有間義大利餐廳蠻好吃的。」
「虧你還記得我喜歡吃義大利麵。」
「當然囉,美女喜歡吃的東西都要用心筆記起來。」
「你這傢伙,嘴巴還真甜。」

敬禹和孜薇的約會就這麼敲定了。

禮拜五晚上,敬禹對小禹說:「我明天晚上要跟朋友去吃個飯,你可以自己去吃嗎?」

這是小禹到台北兩個月來,敬禹頭一次不與他一起吃晚餐。
「跟誰吃飯?」小禹問。
「就跟一個澎湖來的國中同學囉。」
「我也要去!」
「人家跟你不熟,我們的話題你也不懂,帶你去一定會覺得很無聊。」
「我要去!」
「乖,你就給老師一些空間嘛。你明天晚上不是要補習,你可以跟KUMA去吃你們想吃的東西。」

敬禹拿出五百塊,放在桌上。
「我要去!」
「這次真的沒辦法,你長大了,要學習獨立囉。」

小禹不再說話,整個晚上,小禹和敬禹沒再說過一句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