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間,有個壯碩的身影從茜宜和Kuma身邊竄出,衝進人群中抓住正在奔跑的小禹。
 

「幹嘛!!!」小禹大叫,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跑過去的人是歐俊翔。

騷動暴露了小禹的方位,茜宜和Kuma也追了過去。

敬禹距離現場實在太遙遠,只看到小禹似乎在大吵大鬧,這也驚動了導護老師和警衛上前關切。

鬧了約莫十分鐘,小禹總算在眾人的陪同下走向車子,這時的敬禹,早已嚇出一身冷汗,癱坐在副駕駛座上。

茜宜、Kuma和心不甘情不願的小禹上了車,敬禹轉過頭去問後座的臭臉小禹說:「到底是怎麼了?」

小禹不說話。

敬禹只好問茜宜:「所以他願意去了?」
「嗯…不過他要Kuma也一起去。」
「Kuma……」

敬禹壓低音量說:「Kuma也去的話,阿雯發飆怎麼辦,豈不家醜外揚,讓Kuma知道了?」
「剛才他在校門口演那齣已經夠醜了,阿雯發飆應該也還好而已。」
「總是要Kuma家人同意吧。」
「等一下打去他家問看看。」

敬禹轉頭問Kuma:「你要去嗎?」

Kuma點了點頭。

(這日本小孩,還真講義氣。)

回到敬禹家,歐俊翔沒上樓,開車到附近閒逛,茜宜則是晚上有課,也先走了。

敬禹先撥了電話到Kuma家裡,是Kuma爸爸接的電話,他只聽到是老師要帶Kuma去外頭住,沒問什麼就答應了。Kuma聽到這消息,顯得很高興,不過一旁的小禹,卻依舊沒什麼笑容。

「開心一點啊,所有人都去陪你耶。」敬禹對小禹說。
「我不喜歡去那裡。」
「沒辦法呀,還是要去,不然你媽媽會發飆。你喜歡她發飆嗎?」
「不喜歡。」
「什麼是『發飆』?」Kuma在一旁問。
「『發飆』啊…就是生氣。」
「會生氣那我也不想去了。」
「不可以不去啊,老師會努力讓她不發飆。她不發飆的時候,很溫柔喔。」

其實敬禹根本沒看過阿雯溫柔的樣子。

「好啦,小禹你快去整理行李,Kuma你幫老師拿衣服。」
「好!」Kuma說。
「我也要幫。」小禹說。
「我們分頭進行,這樣比較有效率。」

小禹沒回話,只自行打開了敬禹的衣櫃,拿出衣服。
「這件?」小禹問敬禹。

(真是有夠固執。)
(多拖延幾分鐘又能怎樣呢?)

敬禹只好讓小禹參與整理行李的工作。

三個人花了半小時才整理好行李,沒時間帶Kuma回去,這兩天就先穿小禹的衣服吧。至於歐俊翔,已經在社區門口等待了。

阿雯住的地方離敬禹家約半小時車程。在路上。歐俊翔對敬禹說:「我有先跟阿雯溝通過了,她雖然還是有些不理性,不過已經好一些了。她真的不是壞人,只是比較固執,需要多一些時間開導。」

(真是母子一個樣啊……)

車子到了阿雯家,是個轉角的店面,規模比想像中的大,也不只是純粹的咖啡店,而是兼賣義大利麵、牛排之類的餐廳。晚上用餐時間,店裡坐滿了客人,同時還有好幾組人在店外候著。歐俊翔帶敬禹等三人走廚房的樓梯上樓,一上樓就是客廳,擺設頗具品味,有點維多利亞時期華麗的風格。阿雯坐在沙發上,原本一臉陰沈,看到小禹上樓立刻就笑了,站起身來,也不向其他人打招呼,只對小禹說:「兒子,你來啦,給媽媽抱一下。」

小禹站在樓梯口,完全不看阿雯。

「來呀,給媽媽抱一下。」

小禹還是不動。

阿雯的面容立刻垮了下來,看樣子要發飆了。

敬禹只好出來打圓場,對小禹說:「去摟你媽媽一下嘛。」

小禹不講話。

敬禹只好尷尬地笑了笑,對阿雯說:「小禹媽媽,他真的不習慣跟人有太親密的身體接觸,可以慢慢讓他習慣嗎?」
「是這個樣子嗎?那天在醫院我看到的可不是這樣,他可是抱你抱得緊緊呢。」
這下換歐俊翔出來緩和氣氛,說:「哎呀,人家李老師帶光禹那麼久了,感情好是應該的,妳們母子分開也好幾年了,總要給光禹一些時間適應嘛。」
「歐少麗,連你也在替他們說話?我兒子小時候才不是這個樣子,是被他爸、他阿嬤,還有這些外行的老師教成這樣的。」
「賴伊雯,我何必要替他們說話?誰不想要妳跟妳兒子和好?人家為了妳兒子,差點沒被車撞死,妳講話可以留點餘地嗎?用不著這麼刻薄!」
「是他自己闖紅燈的,干我什麼事?」
「我不想跟妳吵架。我們費了千辛萬苦才把妳兒子帶來這裡,妳就好好對待妳兒子和客人好不好?」
「隨便你!!!」

阿雯說完,轉頭就走進房間裡頭,「碰」的一聲,把門甩上。

歐俊翔尷尬地看著敬禹等三人,說:「時候也不早了,你們應該很餓了吧。請先坐一下,我叫樓下送菜單上來。」

過了一會兒,一個瘦高清秀的男孩上樓來,將菜單遞給敬禹等三人。

「你們看一下,想吃什麼我隨即吩咐廚房做。」歐俊翔說。

「你該不會又想吃牛排吧?」敬禹指著菜單上最貴的牛排套餐,對小禹說。

小禹搖頭。

(還在嘔氣。)

敬禹不想理小禹,轉問Kuma說:「你想吃什麼?」
Kuma看了一下,指了一道雞肉焗烤說:「這個。」
「那我要點牛排。」

在敬禹三人點餐的同時,歐俊翔去敲了阿雯的房門,大概也是在問她想吃什麼,但阿雯沒有回應。

(都任性不吃飯,母子就是母子。)

「點好了嗎?」歐俊翔走回客廳。
「一客雞肉焗烤通心麵,一客沙朗厚片牛排。」
「還有一客呢?」
「曾光禹說他不吃。」
歐俊翔看著小禹,說:「你上次明明就有吃牛排,怎麼這次不吃呢?」

小禹不答話。

「他在耍任性,晚點應該會好一些。」
「好吧……」
歐俊翔苦笑了一下,便下樓去了。

今天的晚餐是歐俊翔親手料理,他還為敬禹準備了一杯手沖咖啡,Kuma的飲料則是特調的冰奶茶。歐俊翔不愧是指導他人廚藝的高手,料理做得真是好吃。小禹雖然表現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不過還是被敬禹瞄到小禹直盯著牛排,偷偷嚥口水的模樣。

到了九點,歐俊翔說要下樓收店,便讓敬禹三人在樓上看電視。

「你真的不餓嗎?」敬禹問小禹。

小禹仍舊搖頭。

「我可以偷偷拿東西來給你吃,你躲到後面吃,不要讓他們看到就好了。」
「對啊,不吃肚子會餓,晚上會睡不著呢。」Kuma也在一旁敲邊鼓。

小禹不再搖頭。

敬禹知道,小禹不搖頭就表示「勉強答應」。

於是敬禹附在Kuma耳際,小聲地說:「你去跟剛剛那個『叔叔』說小禹想吃東西,請他弄一些東西讓你端上來,不過要請他等小禹吃完再上樓喔。」

Kuma聽完吩咐,便跑跑跳跳地下樓了。

過了十多分鐘,Kuma上樓,身後跟著方才拿菜單上樓的男孩,男孩手上端了一客牛排,放在小禹面前,沒說什麼就轉身下樓了。

敬禹總覺得這個男孩很面熟,不知道在哪裡見過……

「趁他們還沒上來,快點吃吧。」敬禹說。

小禹的確是餓壞了,拿起刀叉便狼吞虎嚥起來。

小禹吃完牛排後不久,歐俊翔上樓了,若無其事地對三人說:「我帶你們去房間吧。」歐俊翔安排敬禹住客房,小禹和Kuma則睡樓上的閣樓。

客房有整理過,雖然空間不大,也還算清爽。勞累一下午的敬禹坐在床邊,看著窗外的燈火發呆。

忽然有人敲門,敬禹請他進來。

敲門的是小禹和Kuma,手上都拎著換洗的衣物。

「怎麼了?」敬禹問。
「洗澡。」小禹說。
「又洗澡?我今天沒流汗。」
「不洗很髒。」
「那おがさわら(小笠原)先生,你也跟著做什麼?」
「他叫我一起洗。」小禹說。
「為什麼要這麼多人一起洗?」
「這樣洗比較快。」

(根本就不是這樣吧……)

敬禹無奈地看著小禹,又看看Kum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