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要一起洗嗎?」敬禹說。
「為什麼?」小禹問。
「我一個大男人跟你們兩個小朋友一起洗,會尷尬。」
「我爸爸都跟我們一起洗呢。」Kuma說。
「你們是日本人啊。」
「所以台灣人跟日本人不一樣嗎?」
「也不是啦……」
 

敬禹竟然被這兩個男孩搞得支吾其詞,不知如何是好。

小禹跑到敬禹身後,拼命推著他上半身,要敬禹站起來。

「浴室怎麼擠得下三個人?」敬禹半推半就地說。
「他家浴室很大。」小禹說。

敬禹嘴上推辭不了,身上的傷也讓他逃脫不掉,只能像傀儡一樣被這兩個小鬼頭擺佈。

走到門外,歐俊翔拿著拖把在拖地,看到拿著換洗衣服的敬禹三人,笑著說:「你們要一起去洗澡嗎?」
被歐俊翔這麼一說,敬禹覺得有些害羞,但小禹與Kuma根本沒注意到這個,扶著敬禹,就往浴室而去。

阿雯家的浴室不小,而且有整修過,小禹進來就如法炮製,把衣服脫到只剩內褲,倒是Kuma,竟然連內褲都脫掉了。

「小笠原同學,你為什麼把衣服都脫光?」敬禹不好意思正眼看Kuma的身體,側著頭問。

(Kuma長大了,也長毛了……)

「洗澡為什麼要穿衣服?」Kuma反而不解敬禹的用意。

小禹不理敬禹與Kuma的對話,走了過去就要幫敬禹脫衣服。

「啊…今天可以不要脫褲子嗎?」敬禹對小禹說。
「那裡不洗會髒。」

小禹的回應跟昨天一模一樣。

「Kuma,有小禹幫我擦澡就好了,你可以先去放浴缸的水,你們要泡澡吧?」

Kuma開心地跑到浴缸邊放起水來,小禹則在脫完敬禹上衣後,開始脫褲子。

不意外的,小禹內褲裡的小小禹又硬了。

(這小鬼,到底有多愛我的身體?看來要找個時間幫他性教育了。)

小禹脫去敬禹的內褲,開始幫敬禹擦拭身體。

敬禹對小禹說:「今天就擦快點吧?」
「為什麼?」
「就擦快點……」
「這樣擦不乾淨。」

正當敬禹和小禹對話的同時,Kuma回過頭來說:「要熱一點好,還是涼一點……」

Kuma看到全身赤裸的敬禹,竟說不出話來。

「你看,我們脫光光,人家Kuma也覺得害羞。」
「不脫衣服怎麼擦?」小禹一邊說,一邊毫不忌諱地擦著敬禹的重要部位。

「水放好了。」Kuma說。
「你先下去泡吧。」敬禹說。
Kuma二話不說就跳了下去。

小禹倒還是很認真地在幫敬禹擦拭,敬禹真恨不得他快點擦完,去跟Kuma一起泡澡,好讓自己快點逃離這個尷尬的場景。

好不容易等到小禹把所有步驟進行完畢,敬禹穿上衣服,準備一瘸一瘸地走出浴室。

小禹也不等敬禹轉身,就直接脫了內褲,完全不避諱將勃起的小小禹展現在敬禹面前。

小禹的少年陽具已經很有大人的樣子了,該長的都長了,勃起時包皮也可以順利地退到龜頭之後。

小禹沒注意敬禹正無奈地注視著他,只是自顧自地轉向Kuma,跨入浴缸,坐了下去。


(真不知道Kuma有什麼感覺?現在的國中生都這麼自然嗎?)

敬禹緩緩地走出浴室,關上門不久,浴室裡就傳來小禹和Kuma的笑鬧聲,應該是打起水仗來了吧。

(算了,小禹開心就好。)

敬禹慢慢挪動身體到客房門口,眼角餘光看到客廳的椅子上坐著一個人,他原本以為是歐俊翔,但是定睛一看,那男的竟是之前那個送菜單和餐點上樓的男孩。

男孩發現敬禹在看他,就將目光往敬禹身上打量。敬禹不知道對方的來歷,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覺得奇怪:在樓下打工的年輕人,怎麼會跑上樓來大剌剌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或許是歐俊翔的親戚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