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宜這話讓敬禹大感意外。
 

「他怎麼知道阿龍在補習班裡?」
「我打電話告訴他們的。」
「啥?我有叫妳打電話嗎?」
「我自作主張打的。這是為了你好,也是為了他好。」
「什麼?」
「李敬禹,你要干涉幾家人的家務事才夠?『清官難斷家務事』,而且你根本稱不上是清官,你沒有能力也沒有時間處理這些事。
阿龍還未成年,他的事就由他的監護人去處理。」
「那我怎麼對阿龍交代?我跟他說不會打給他媽媽。」
「那是你自己跟他承諾的,我怎麼知道?」
「我好不容易跟他有一些共識,妳現在叫他媽媽來帶走他,叫我以後怎麼做人?」
「這我就不知道了~」

看到茜宜的態度,敬禹怒火中燒起來,雙拳緊握,只差沒給她一巴掌。

(不行!)

敬禹立刻轉身開門,對阿龍說:「快從後門跑,妳媽在前門!!!」

阿龍嚇了一大跳,抓起背包,隨即起身。

「喂喂!你們要去哪裡?」

敬禹一把將茜宜推開,帶著阿龍下樓。

「李敬禹,你竟敢推我!」茜宜在樓上大叫。

敬禹和阿龍下到一樓,歐俊翔跟阿雯就在坐在櫃臺,還好櫃檯與後面教室隔著一片玻璃,教室沒開燈,歐俊翔和阿雯沒看到敬禹和阿龍下樓。

「快,這裡。」敬禹引阿龍來到補習班後方,繞過一堆雜物,開了後門。

「你有紙筆嗎?」敬禹問阿龍。
「有!」阿龍從背包裡掏出紙筆。
敬禹在紙上寫下潦草的電話號碼,然後從口袋裡將所有散鈔和零錢全給了阿龍。
「這我電話,你就在外面待到十點後再打給我,這些錢應該夠你吃東西。」
「謝謝。」
「快走吧!免得被你媽媽發現。」

阿龍拔腿就跑,但跑沒幾步,回過頭來問敬禹:「為什麼他們知道我在這裡?」
「哎呀,這太複雜,請相信我是保護你的就好了!快走!!!」

阿龍離開了,敬禹這才鬆了一口氣,轉身打算回補習班。

一轉身,茜宜悶聲不吭地站在門口,冷笑道:「李敬禹,你讓他走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面對他們。」

敬禹也不回話,直接走進補習班,走到櫃檯。

歐俊翔看到敬禹,倒是滿臉笑容地說:「李老師,你傷好啦,看來健步如飛呢。」
「是啊,託大家的福,差不多都好了。」
「那…阿龍呢?」
「他現在還不適合跟你見面。」

歐俊翔一聽,笑臉立刻垮了下來。

「李老師,你在說什麼?阿龍不是在樓上嗎?」
「他從後門走了。」
「幹!你怎麼沒去追他。」
「我讓他走的。」

「幹你娘咧!」髒話從歐俊翔口中飆出的同時,一個巴掌也重重打在敬禹臉上。

歐俊翔衝了過來,抓住敬禹的衣領,嘴裡大聲質問說:「你是什麼人!?竟然唆使我兒子跑掉!?」

阿雯從歐俊翔身後抱住他,茜宜也跑到他跟敬禹中間,試圖勸架。

「幹你祖嬤咧!你憑什麼管我家的事?你說啊!?我駛你老母咧!」歐俊翔罵著罵著,又衝了過來。

「好啦!好啦!聽他解釋啦!」阿雯死命抱著歐俊翔,不讓他衝向敬禹。

敬禹臉上又熱又辣,滿腹全是委屈,眼淚差點就沒彈出來。

(李敬禹,堅強一點,只有你才能解決這些紛爭。)

「我只能說,求你們相信我。我一定、一定讓阿龍回家!」

「你老母咧!你讓他走,又說可以讓他回家,你把恁爸裝孝維嗎?」

「我並沒有!我跟阿龍談過了,他願意跟我談,也願意改變自己,請你給我一些時間好嗎?」

「對啦!對啦!李老師剛剛還把自己的便當給阿龍吃,他很有心想要調解你們的問題啦!」茜宜也出來替緊張的局面緩頰。

「好!你說的!你聽好!如果明天晚上十點我還看不到我兒子,我絕對會讓你很難看!!!」

歐俊翔撂下這話,頭也不回地走了。

「歹勢,歹勢。」阿雯拼命向敬禹和茜宜道歉,也跟著歐俊翔上車走了。

敬禹看到歐俊翔的車開走,頭腦一陣暈眩,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喂!你還好吧。」
「還好…頭有點暈。」
「我倒杯水給你喝。」

茜宜倒了杯溫水,讓敬禹喝下。

「還可以嗎?」
「好多了。剛剛太緊張,大概血糖過低吧。」
「唉,搞成這樣。都我的錯。」茜宜突然自責了起來。
「妳這樣做也是為我好啦。總之,就希望阿龍晚上會打電話給我了。」
「你覺得他還會相信你嗎?」
「我怎麼知道?他如果不相信我,我差不多也毀了。」

敬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忽然,他發現嘴裡有股甜甜的血腥味,便往茜宜拿來的杯子裡吐了一口痰。果不其然,痰裡摻雜著血絲。

歐俊翔這巴掌打得還真用力,都把敬禹的嘴給打破了。

如果阿龍沒回來,事情就不只是這樣一巴掌可以了結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