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課時間,阿雯開著歐俊翔的車等在校門旁,敬禹也同時出現了,他帶了小禹和Kuma的換洗衣物要給他們,重點是確認小禹最後有上阿雯的車。
 

走出校門的小禹和Kuma倒是乖乖走到車邊,敬禹笑著將包包分別塞入兩個人懷中,對他們說:「裡頭有換洗的衣服,還有一份題目,你們週末不要只顧著玩,題目一定要寫完,我禮拜一會檢查。沒寫完你就試試看!」

小禹雙手一鬆,讓包包掉在地上,抱著胸對敬禹說:「厚,你很愛騙人。」
「我哪裡騙人?」
「你要我們寫作業啊~」
「這哪是騙人?讓你們的學業成績保持在一定水準,是我身為老師的責任。」
「講那麼多……」

敬禹不理會小禹的討價還價,彎下腰拾起包包,塞回給小禹,扳起臉,嚴肅地說:「別囉嗦了,快點上車吧。」

小禹這種個性偶爾還是要兇一點,才治得了他的任性。

阿雯也從車裡探出頭,臉上滿是笑容,對小禹說:「光禹快點上車吧,今天我帶你們去吃好吃的。」

(阿雯這媽媽當得還真輕鬆,專門討好小孩就好了。)

敬禹真想快點把小禹「還給」阿雯。最近面對與小禹相關的各種事情,連擁有鐵人般意志的敬禹,都已經感到疲憊不堪,體力和精神也面臨崩潰邊緣。

(真想找孜薇回澎湖渡個假啊~)

小禹不甘不願地上了車,車門打開的同時,敬禹才看到有個人坐在前座。

是阿龍。

敬禹本想跟阿龍說些話,但阿雯等人在場,也就只能對他點點頭,目送一行人離去。

「祝你好運。」

這句祝福,敬禹除了想對阿龍說,也想對小禹說。

這天阿雯帶著三個男孩去吃日本料理,一到餐廳,阿龍和小禹便一前一後往洗手間去。

上完廁所的阿龍,出來就遇到在洗手臺洗手的小禹。

阿龍不想跟小禹說話,沒想到小禹先開口對阿龍說:
「你有被你媽媽打嗎?」

(靠!他說這什麼話啊?)

小禹一句話就觸怒了阿龍,但是敬禹所說「小禹是個善良的男孩」的話,在阿龍耳邊迴響起來,阿龍只能耐住性子回答小禹說:「沒有。」

「他那麼生氣,都打老師了,沒打你?」

當下阿龍也想打人,他想痛打這個出言不遜的小鬼。

「我媽媽沒打我。」
「你們有吵架嗎?」
「沒有。」
「我覺得你騙我。」

(搞什麼東西?我幹嘛騙你?)

阿龍不想再理小禹,衝到他旁邊,把手伸到沒關的水龍頭下方,迅速搓洗之後,就把手上的水往地上一甩,轉身離開洗手間。

小禹從後方追了過來,直接把手搭上阿龍的肩膀,阿龍回過頭來,惡狠狠地瞪著小禹。

「我想逃走。」小禹說。

(逃走???)

阿龍聽過小禹離家出走的故事,所以「逃走」從他嘴裡說出,阿龍著實嚇了一跳,只好沉住氣問小禹道:「你為什麼要逃走?」
「你家在吵架。」
「就說沒有了啊~」
「你們都在騙我。」
「沒騙你好嗎?」

小禹對人的信任程度很低,就算是敬禹,也常被小禹認為是在欺騙他。阿龍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小禹信任呢?

忽然小禹主動伸出右手,對阿龍說:「那我們打勾勾。」
「打勾勾?」
「證明你沒騙我。」

阿龍看著小禹稚氣的臉,壓抑住心裡突然想笑的衝動,也伸出手來跟小禹「打勾勾」。

兩個人先是勾住小拇指,然後大拇指轉向相碰,完成了一場幼稚的儀式。

(咦,為什麼會起雞皮疙瘩?)

阿龍看著雙手皮膚上一顆顆的凸起,心裡納悶。

兩個人一前一後回到座位上,滿桌好菜已擺滿桌面。

「這蝦子很好吃喔,吃一點吧。」

阿雯一直想向兒子示好。

「我不想剝。」小禹回答的很直接。
「那媽媽幫你剝。」
「我要阿龍幫我剝。」

(什麼?)

「媽媽幫你剝就好了。」
「不要。」
「你這孩子……」
阿雯一臉尷尬,她這種表情阿龍並不常見,以往在家裡,阿雯總擺出一副「我是你媽媽的女朋友」的姿態,高高在上。
總覺得小禹的出現與阿龍的離家出走,影響了阿雯的態度。

(說不定媽媽有罵她?)

想到媽媽對阿雯訓話的模樣,阿龍心情突然好了不少。

「阿龍,你可以幫他剝嗎?」
阿雯看著阿龍,竟然低聲下氣地求他幫忙。

雖然心裡百般不願,但敬禹那誠懇的臉突然又浮現在阿龍眼前,阿龍只好悶著頭幫小禹剝了三尾蝦子,丟進他的碗裡。

「阿龍,謝謝你。」阿雯對阿龍說。
「不會啦~」

其實阿龍明明就很在意。

小禹一下子就把三尾蝦子全吃下肚子,開口說:「還要。」

阿龍只好再幫他剝。

這吃了又剝、剝了又吃,就剝完了半盤蝦子,阿龍自己則是半尾都沒吃到。

阿龍越剝,心裡越按捺不住,真想拿起桌上的蝦殼往小禹身上丟。

阿龍當然不至於這麼衝動。

好不容易吃完晚餐,阿雯又說要帶小鬼們去逛夜市。

阿龍很想對阿雯說他自己搭公車回去,但想到敬禹,他又忍了下來。

小禹和Kuma兩個國中生在夜市裡東玩西玩,開心的很,阿龍則是扳著臉孔走在他們後頭。

忽然阿雯拍拍阿龍的肩膀,對他說:「阿龍對不起,光禹實在太任性了。」
「不會啦……」
阿龍也只能這樣回答。
「光禹真的替很多人添了麻煩……」

「就是妳沒盡到當媽媽的責任,所以這個小鬼才替我和老師增添這麼多麻煩!」
阿龍其實很想這麼對阿雯說。

但阿龍還是說了:「不會……」
這句答覆在嘈雜的夜市裡,小聲到簡直聽不見。
「以後光禹可能會常來家裡住,還需要你對他多多包容。」阿雯說。

(妳不好好教他,我們總有一天都會忍不下去!)

阿龍勉強擠出微笑,向阿雯點了點頭。

此時小禹跑了過來,一把拉住阿龍的手,笑著說:「我們去玩槍。」

「槍我不會啊……」

小禹沒說話,只是緊緊拉著阿龍往前跑。

一種莫名的、觸電的感覺竄遍阿龍全身,阿龍無意識地跟著小禹跑著,手臂上全發滿了雞皮疙瘩。

(這簡直是莫名其妙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