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是第一次玩空氣槍,阿龍卻像個老練的高手,每一發都能命中目標,打了半天打不到幾個目標的,小禹和Kuma在一旁看著阿龍表演,則是驚呼連連。
 

最終戰績,阿龍打到一隻喬巴娃娃,當然是送給最愛航海王的小禹,另一把水槍,則給了Kuma。

回家的路上,小禹一直瘋狂稱讚阿龍很厲害,還一直問他怎麼打才能命中目標。

阿龍都重複說好多次了,小禹還是問個不停。

好不容易回到家裡,阿龍總算可以鬆一口氣。眾人上樓,歐俊翔已經收完店坐在客廳看電視。

歐俊翔看到眾人中有Kuma,對他說:「唷,Kuma你也來了。」
「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Kuma對歐俊翔來了個日式的九十度鞠躬,他是個很有禮貌的孩子,和小禹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李老師今天怎麼沒來?」
「李老師這個週末要上課。」
出聲答話的是阿雯。
「好吧,你們就開心在這裡住下囉~阿龍,要好好招待人家,懂嗎?」
阿龍只「喔」一聲回答媽媽的話。

歐俊翔又對小禹說:「之前李老師住的那間房間,我整理過了,之後就是你的房間了。」
「那他來要睡哪?」
「跟你一起睡囉。」

小禹所說的「他」是指敬禹。

沒想到歐俊翔也懂得抓住小禹的心思,講他愛聽的話讓他聽。

小禹笑了。

歐俊翔接著說:「那間房間有雙人床,你愛叫誰陪你睡覺都可以喔。」
「阿龍也可以嗎?」

(怎麼又cue我啦?)

阿龍快受不了小禹了。

「我…有自己的房間。」阿龍說。
「對啊,你有Kuma陪你喔。」歐俊翔也在一旁幫腔,又接著說:「時候不早了,你們快去洗澡休息吧~」

小禹的注意力被轉移開了,沒再繞著睡覺的話題打轉。

大家各自進了房間,阿龍把房門鎖上,躺上床,心想總算可以暫時不用再看到小禹。

只是才過沒多久,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阿龍只得起身開門。

站在門口的是小禹和Kuma。

阿龍一臉陰沈,問小禹說:「有什麼事嗎?」

「你要一起洗澡嗎?」

(那麼愛跟人一起睡覺、一起洗澡,你有毛病嗎?)

「我很累。」
「我們要玩水槍喔。」
「我感冒剛好不能玩水。」
「你可以泡在水裡看我們玩。」
「我真的沒興趣,不好意思。」

Kuma看出阿龍的不悅,便對小禹說:「阿龍哥哥不想玩的話,就不要勉強他了。」

小禹才不管Kuma呢,硬是握著阿龍的手,想把他拉出門外。

阿龍簡直無奈到了極點,卻又不敢用強烈的手段拒絕小禹。之前家裡才鬧過一場大革命,大家都累了,也不想再起紛爭。

「好啦好啦,我拿衣服。」

阿龍回房裡拿了要穿的衣服,跟在小禹、Kuma身後進了浴室。

雖然阿龍家的浴室不算小,但一次擠進三個男孩,卻也顯得有些狹窄。

常一起洗澡的小禹和Kuma根本不管阿龍在旁邊,自顧自的脫起衣服。

Kuma是日本小孩,與他人共浴是自然的事情。至於小禹,他是那種根本不在乎旁人眼光的少年。 

阿龍沒與他人一起赤身露體的經驗,站在一旁十分尷尬,不知如何是好。

小禹從Kuma手中拿過水槍跑去裝水,裝滿了就直接往Kuma身上噴。

「啊…」猝不及防被噴了一身的Kuma,連忙跳到防水拉簾後方,也拿起蓮蓬頭打開水反擊。這下換小禹來不及防備,也被噴了一整身,因為是水量全開,一旁阿龍的衣服也被波及到。

「啊!阿龍哥哥對不起……」Kuma不斷向阿龍致歉。

阿龍搖搖頭,說了聲「沒關係」。

小禹回過頭來,對阿龍說:「你不一起來玩嗎?」

這時阿龍看到了小禹正面裸身,那是一具與阿龍年齡相仿的青春肉體。這具身體猶如正在破繭而出的蝴蝶一般,已非毛蟲的樣貌,卻又不是成熟的翩然蝴蝶。它瘦瘦長長,沒有肌肉,卻也沒贅肉,毛髮也不甚茂盛。唯一吸引阿龍目光的是──雙腿之間,那根懸著的、半軟不硬的少男生殖器。

(這小鬼是吃什麼東西長大的,那話兒真不小……)

小禹見阿龍瞅著自己發楞,「嘩」的一下,把水槍往阿龍身上噴射。

阿龍脖子以下瞬間挨了好幾發水炮,衣服濕的更透了。

「一起來玩啊!」

小禹說話的同時,背上也被Kuma用蓮蓬頭噴濕了。

小禹轉身回擊Kuma。

(可惡的小鬼……)

既然衣服濕了,還矜持什麼呢?不過是兩個屁孩罷了。阿龍脫去全身衣服,
赤裸著身體,衝向前去,一把抱住小禹的身體,將他按倒在地,對Kuma說:「快!用水淋他!!!」

小禹拚命掙扎,但阿龍有體型上的優勢。Kuma無情的蓮蓬頭水柱,不斷沖著小禹的頭髮、臉還有胸膛。

這算是「肌膚之親」嗎?赤裸的阿龍壓在同樣赤裸的小禹身上,阿龍的陰莖也難以避免地在小禹身上磨蹭。

這種感覺,既詭異,又奇妙。

(小禹是男的啊……)

阿龍剛才失去的理智總算回來了,他怕如此的磨蹭會使自己勃起。阿龍不願意在兩個國中生面前失態,便鬆開緊抱小禹身體的雙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