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不只是敬禹,連茜宜都很訝異。

「我跟他不會和好了,你們不用麻煩了。」

敬禹說:「為什麼不會和好?他就是想跟你和好才答應跟我們一起去澎湖玩啊~」
「這次和好,下次還是會吵架。」
「那你就努力不要跟阿龍吵架啊~」
「我做什麼他都會生氣。」
「那就是你努力不夠。」
「我有努力!」
「不然就是你的努力方向錯誤。」
「我怎麼知道哪裡是正確的?」

在旁邊聽敬禹和小禹抬槓的茜宜看不下去,插嘴說:「別吵了!曾光禹你就去啊!人家又給你一次機會,你不好好把握,耍什麼傲嬌?我要去洗澡休息了,限你們兩個人在一分鐘內離開我家,要吵回自己狗窩去吵。」

看到敬禹和小禹仍然站在原地,茜宜拉高聲量,說:「還楞在那裡幹嘛?要我拿掃把把你們掃地出門嗎?」

茜宜的樣子看起來並不是在開玩笑,敬禹急忙拿起椅子上小禹的書包,塞到他懷裡,說:「走啦!回去再講吧。」

兩個男人走出補習班大門,茜宜立刻按下鐵門遙控器,並且關上大燈。

黑暗中,敬禹對小禹說:「回去吧,我載你。」
「我用走的。」
「還在鬧彆扭啊?不要我載就算了。」

敬禹跨上機車,頭也不回騎走了。

回到家中,敬禹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小禹回來。

原本五分鐘不到的路程,小禹走了十五分鐘才開門進來。

小禹看到坐在客廳的敬禹,一句話也沒說,就想往房間裡走。

敬禹出聲叫住他,說:「幹嘛?又要逃避?」

小禹停下腳步,回嘴道:「哪有?」

對這個年紀的青少年,激將法是最好的招數之一。

「你慢慢走回來,有想通了嗎?」
「沒有。」
「還是不想去嗎?」
「不想。」

「這樣啊……」敬禹摸著下巴,對小禹說:「你不去也可以啦,我和姐姐、阿龍就一起去囉。不過這樣家裡就沒人了,你媽媽不放心,所以叫你這幾天要過去那裡住。」

「不要!」小禹大叫。

「不要也沒辦法啊~我們禮拜五傍晚就走了,禮拜一才回來,所以你得在媽媽那裡過三個晚上,就請你們好好相處囉~」

「不要!」

「你不要去媽媽那兒,那就是要跟我們去澎湖嗎?」

「不要……」小禹的聲音明顯小了下來。

「你是不要去媽媽那裡,還是不要去澎湖呢?」

「我……」

「好好考慮考慮吧,明天再跟我說。我先去洗澡了,累死了~」

敬禹起身返回房間,只留小禹在客廳裡。

敬禹拿了衣服打算去洗澡,再踏出房門時,客廳已經沒了小禹的人影。

(躲回房裡了吧。)

敬禹進了浴室,脫去衣物,轉開水龍頭,開始洗澡。

才剛洗好頭,浴室門碰碰地敲了起來。

「誰啊?」

門外的人沒出聲,繼續碰碰地敲門。

敬禹拉高嗓門:「是誰啦!」

其實這也是白問,敲門的人一定是那個沒禮貌的小鬼。

敬禹把身體簡單擦乾,走到門邊,將門打開一道縫隙,往外一看,小禹果然站在門外。

「我決定了,跟你一起去澎湖吧。」
「你確定嗎?我可是要去買機票了。」
「確定。」
「那打勾勾。」

敬禹將手伸到門縫外,邀請小禹與他勾手指,這是小禹常用的約定方式。

「不要。」
「為什麼?」
「這種幼稚的舉動是代表不了什麼的。」

(幼稚舉動?這到底是誰發明的啊?)

「我不管,一定要打勾勾。」
「你好幼稚。」
「就讓我幼稚一次吧。」

小禹有些不甘願地伸出手,勾住敬禹的小指,轉了一圈,按上大拇指。

「打過勾勾了,不可以變掛喔。」

小禹沒回答,直接甩開敬禹的手,躲回房裡去了。

雖然小禹看起來不太甘願,但隔天他就開始乖乖整理行李。

敬禹看著在房裡忙著的小禹,驚訝地說:「兩個行李箱?你也太誇張了吧?」

小禹幾乎把半個房間的東西都給塞進行李箱了。

「才去幾天而已,不用帶這麼多吧?帶換洗的衣物就好了,一個手提袋就可以上路了。」
「有需要的東西,澎湖買不到怎麼辦?」
「你是以為澎湖多偏僻啊?該有的都有好嗎?」

小禹「喔」了一聲,蹲下來把行李箱的東西又拿出來,光他帶的衣服就快十件。

(出國也用不著那麼多吧?)

到了星期五,眾人約在機場碰頭。敬禹和小禹抵達的時候,歐俊翔已經跟阿龍坐在大廳了。

「阿龍媽媽,妳不用張羅店裡的事嗎?」敬禹對歐俊翔說。
「兒子難得出遠門,我就暫時離開一下送他來機場。」歐俊翔轉頭對阿龍說:「既然老師跟光禹來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沒別的事吧?」
「沒有,媽你先回去吧。」
「好,那我走了,你們就好好玩吧~」
「再見。」

歐俊翔走了,倒是孜薇似乎遲到了。

敬禹打了電話給她,孜薇說她出門晚了,還在路上,大概會晚十分鐘。

打完電話,敬禹發現身後兩個男孩坐得遠遠地,搖了搖頭,對他們說:「孜薇姐姐說會晚點到。你們兩個怎麼離那麼遠,坐近一點啊。」

小禹別過頭去,一動也不動,阿龍則是看著敬禹,臉上浮現尷尬的表情。

「沒有人要動?」

沒人回答敬禹的話。

「曾光禹,你坐過來吧?」

小禹悶不吭聲,敬禹只好走了過去,輕輕拉起他的手,像哄小孩一般,慢慢把小禹從椅子上拉起來,走到阿龍身邊,坐了下來。

「都要一起出去玩了,你們就和好吧。」敬禹說。

兩個人還是都不吭聲。

敬禹轉向阿龍,說:「阿龍,你是哥哥,可以原諒這個有些不可愛的弟弟嗎?」

阿龍看著敬禹,又偷偷看了一眼小禹,對敬禹說:「我沒生氣了。」
「那就好。」敬禹又轉向小禹,說:「哥哥說不生氣了,你可以跟他和好嗎?」

小禹抿著嘴不說話。

「我們都給你機會囉,好好把握~我再問你一次,你要跟哥哥和好嗎?」

一直看著地板的小禹,將僵硬的下顎,用力點了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賈彝倫 的頭像
賈彝倫

彝倫的假言假語

賈彝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